实录:搅黄姐姐的婚礼后,我的人生翻盘了

我是汤碗(微信:tangwan567),开过店打过工,当过白领也当过老板娘,现隐居偏远小镇,一边带娃一边写字,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讲给你听,当然你也可以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我听。欢迎关注公众号:【有故事的汤碗】

实录:搅黄姐姐的婚礼后,我的人生翻盘了

文/清辰

01

姐姐蒋姗姗要跟朱少军结婚时,我非常高兴。

不仅因为朱少军是城里土著,更是因为姐姐多年夙愿终于得偿!

为了这段感情,姐姐吃了不少苦头。

姐姐跟朱少军是大学同学,她对他爱得深沉,经常到男生宿舍帮忙洗衣服和臭袜子,还偷偷买小功率电饭锅给他炖汤。

朱少军也算有良心,打算一毕业就把姐姐娶进门。然而,身为土著的朱少军家里有矿,他妈妈对外地人很排斥,特别是没有经济实力的外地人。

第一次见朱少军妈妈,姐姐就受尽侮辱,她说姐姐是小门小户的女孩,还没进门就跟男人同居,真是恬不知耻。

听说,朱少军当场发飙,说他母亲欺人太甚,还扬言这辈子非我姐姐不娶。

最终,朱妈妈妥协了,她的要求是不给彩礼,还要我们家倒贴一辆车。

我爸妈气不过,上门质问凭什么?朱妈妈趾高气扬地说,就凭他们家在城里有三套房子,还有一间川菜馆。

眼见双方家长谈不拢,姐姐拼命扯着妈妈的袖子,央求她同意。可我见到朱妈妈流露出的不屑和轻视愈加浓烈。

虽然我们家在十八线城市,家境也不富裕,可到底也把姐姐培养成大学生。爸妈咽不下这口气,饭都没吃完,扭头就走了,任凭姐姐在身后哭成狗。

没想到,朱少军居然带着姐姐“私/奔”,一走就是大半年。

直到我爸妈妥协,朱少军妈妈为了面子好看,不再要求车子,这段婚姻才得以成功。

看到姐姐在兴奋地试婚纱,满脸洋溢着幸福的样子,我为她感到高兴。

那时候,我也从烹饪学校毕业,姐姐曾经想让朱少军安排我进他家的川菜馆工作,我拒绝了。

不过,我在附近的另一家酒楼找了工作,离姐姐也近,姐弟俩还能常常见面。

02

朱家很传统,要求姐姐要按中式婚礼进门。

姐姐性子温和,加上婆婆强势,她没有犹豫便乖乖听从了,还把梦想中的婚纱换成旗袍。

第二天,我才知道为什么朱家婆婆特意强调中式婚礼,其实她是想借这个幌子,给姐姐下马威。

那天,穿着龙凤旗袍的姐姐刚从酒店被接到朱少军家,就看见一屋子大大小小的亲戚,已经在客厅等着她。

朱家婆婆绷着冰山一样的脸坐在沙发主位,像老佛爷。朱少军的姑姑凑上前拉过姐姐,笑着对她说,新嫁娘进门,要对每一个亲戚行下跪磕头礼。

姐姐方才还喜悦的脸顿时僵住,我也感觉到热血涌上大脑,连拳头都攥得紧紧的。

每一个亲戚,朱家是什么意思?

这满满一屋人少说也有二十几号,每个都要下跪磕头,那还不得把头都磕破了。

我连忙盯着朱少军看,希望他能出头帮姐姐说两句话。谁知,他为难地说,这就是他家的风俗,让姐姐好好配合。

姐姐只好强撑起笑脸,先给沙发上的婆婆下跪磕头,再递上热茶一杯。朱家婆婆扬起傲娇的嘴脸,随手伸出小红包,施舍一般甩给姐姐。姐姐还礼貌地双手接过,保持得体的笑意。

当她刚起来,大姑又把姐姐领向左侧沙发,让姐姐朝着朱少军大伯下跪斟茶。

姐姐照做了,陆陆续续跪了七八个大人后,我看到朱家婆婆向大姑使了使眼色,让她把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抱到沙发上。

我再也忍不住了,出面说到:“向长辈下跪斟茶也算符合孝道,这小娃娃凭什么要让我姐姐这么做?”

朱家婆婆轻蔑地扫了我一眼:“没规矩,一个毛头小伙也敢乱站出来说话,你也知道要向长辈下跪,这个小娃娃虽小,可辈分高,朱少军还得喊他一声表舅,你说该不该跪?”

此言一出,周围的亲戚都在偷笑。那瞬间我明白了,哪里是什么进门规矩,压根就是朱家婆婆不爽我姐姐这个寒门媳妇,故意做的局。

实录:搅黄姐姐的婚礼后,我的人生翻盘了

03

眼看我还要再说,姐姐连忙拉住我的裤腿,拼命摇头。可我哪里忍得住,从小被爸妈当做宝的姐姐,在别人家里受这种耻辱。亏姐姐还是大学生,怎么不懂得尊重自己?

偏偏朱少军一言不发,他姑姑还在旁边催促:“快让开,一会误了良辰吉日,你这穷小子担不起。”

到底是年少气盛,我夺过姐姐手里的茶杯,狠狠地摔到电视机前的地面,玻璃碎了。茶水溅了一地,茶叶衰败地躺在地上,一滩褐色的液体在无力地流动,像极姐姐此刻的脸色。

我扶起姐姐,刚硬地对她说:“爸妈把你养这么大,不是为了给别人下跪的。”

朱家妈妈暴怒地站了起来,狠狠甩了姐姐一巴掌:“ 我就说你们这些小门小户的没规矩,要不是你硬嫁给我儿子,他就能娶个门当户对的,你害我白白损失几百万不说,还不识抬举。”

姐姐花容失色,连连把我挡在后面,不断对朱家婆婆道歉,泪水流了一面,我看得心疼极了。

可朱少军还把我拉到一边:“快跟我妈道歉,不然你姐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我推开他:“哼,要不是你, 我姐至于受这种委屈吗?”

说罢,我拉着姐姐想走,她拼命推开:“我不走,蒋磊你快道歉。”

看着一屋子朱家亲戚鄙视的眼神,还有执迷不悟的姐姐,我转身愤然离去。

把一摊烂局,留给了身后的姐姐。

04

离开后,我回到上班酒楼的后厨。

我有点后悔在姐姐的婚礼上大闹一场,她以后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

想到这,我不由得抡起菜刀猛地切起萝卜,带我的师傅刚好进来看到:“哟,你这小伙怎么回来了,不是去喝喜酒吗?”

见我不吭声,师傅凑过来看刀下的萝卜亡魂:“你小子刀工不错,发着火也能切成这样,可见基本功挺扎实的。好好干,想过自己要的日子,专注点才能成功。”

我那时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鸡汤,心里老想着把姐姐扔在狼窝,不知怎么收场。

谁知,第二天姐姐找上门来。我把配菜的工作交给同事,带姐姐去了员工休息室。

见到她疲惫的脸,隐隐还有巴掌痕,我忍不住喝道:“谁干的?”姐姐摇头苦笑,说她不小心拍蚊子拍到的。

软糯的姐姐,连谎都不会撒,真担心她以后在“豪门”怎么活下去。但我心中有愧,便对她道歉,说我破坏了她的婚礼,害得她以后在朱家难做人。

没想到,姐姐丝毫没有责怪我,到时伸出手来抚了抚我头顶:“姐没事,你好好干,以后咱也争取开个餐厅。”

看到姐姐离去的背影那么弱小,我想起大师傅说的话,心中涌起想要成功的澎湃心情。

朱家瞧不起我们,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一个穷字,我要强大起来,变成姐姐的后盾。

打那时候起,我来得比大伙早,走得比大伙晚,还不断争着给大师傅们帮忙,想努力把他们的绝活学到手,增加经验。

等我有了足够的资金,也要开一家店,说不定就能跟开川菜馆的朱家一较高下。

05

自从姐姐嫁进朱家,真是见她一回瘦一回。

不动脚指头也能想明白,朱家那位比慈禧太后还难伺候的老巫婆,肯定给了不少苦头我姐吃。而朱少军这个没断奶的姐夫,没能力独立,自然要紧挨着她妈妈这棵大树。

每次姐姐带着朱少军来跟我见面,他都非常沉默,拿着手机玩着游戏,活在他想象的世界里厮杀不停。

跟朱少军挨着坐时,我还偷瞄到他在游戏里把陌生女人喊作:“亲爱的老婆”。我泛起恶心,以前那个喜欢我姐姐,还不惜为了她私/奔的男人去了哪里?

后来,我单独问姐姐,姐夫会不会在外头有人。我本以为试探一下,不会有实锤,谁知道姐姐竟黯然神伤。

我怒了,把拳头重重击在墙上:“不用说,朱家肯定把你当保姆一样欺负,看看你以前白白嫩嫩的手,现在比我这个天天拿刀拿锅铲的厨师还要粗。现在朱少军在外头还有了情况,你干嘛留下,不是自取其辱吗?”

姐姐哭着说:“我爱他,可他大概是爱太久了,没激情才这样。”

我真的不明白姐姐到底中了什么毒,还是说为了朱家的钱,才不肯放弃这段不平等婚姻。

没想到,姐姐突然捂着小腹:“我怀孕了,他不能碰我,难免会走错路,等孩子出世就好了。”这句话犹如天上一道响雷,劈得我脑壳都快裂开。

看样子,姐姐想要离开泥潭,真是痴人说梦了。

实录:搅黄姐姐的婚礼后,我的人生翻盘了

06

几个月后,姐姐顺利生下了一个女娃娃。

可我这个舅舅去医院看望她和外甥女时,却发现朱家人一个不在,只有剖腹产的姐姐艰难地哄着宝宝,神情痛苦。

护士见我是姐姐的亲属,埋怨道:“你们怎么当家人的,老太太一看到是女儿就甩脸走人,老公只会玩游戏,听到孩子哭了几声就嫌烦地走了。产妇难产剖腹,照顾自己都难,怎么带小孩?”

卑劣的朱家母子,逼得我在恩怨簿上又添一笔。

见到姐姐朝着我笑,我接过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外甥女,心头一酸,两行滚烫的泪掉了下来。

生了女儿的姐姐,在朱家的地位日益低下。好几次上门,我都听到朱家婆婆对姐姐颐指气使。她不帮姐姐带娃,还命令姐姐擦干净地板。

姐姐堂堂一个大学生,婚后竟要在别人眼皮底下受这种气,我无法理解。我劝姐姐离婚,可她不忍心,怕女儿没有爸爸以后会更艰难。

然而,现实并不像姐姐想的那么美好,以为她想留下就能留下了。不久后,朱家婆婆突然站到姐姐面前,让她腾个位置给新人。

当姐姐看到朱少军牵着穿奇装异服的女孩出现在客厅时,瞬间明白了。

这一次,姐姐没有再乞求留下,她果断提出拿走部分财产,并且要了女儿的抚养权。

朱家婆婆急于让新人上门,再加上朱少军心里头最后的一点歉意,便同意了。

姐姐离开朱家的那天,我借了朋友的车去接她。

看着车后,我这辈子最珍爱的两个女人同时失声痛哭,我下定决心要让她们后半生比现在好一百倍。

07

在我的提议下,姐姐从分手费拿出50万给我开麻辣烫馆。

感谢这些年我在厨艺上的投入,以及不断学习的心态,我很快在合适的地方租到店铺,调配出时下年轻人爱吃的口味,生意很快做了起来。

有了第一桶金,我又在网上营销,把我的麻辣烫打造成网红店,每天来打卡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外甥女上了幼儿园后,从来没有上过班的姐姐来到店里,帮我当会计兼老板娘。

忙碌让她变了许多,不再是离婚后痛苦而挫败的女人,看着蹭蹭蹭往上涨的营业额,她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那日打烊后,姐姐数着钱对我说:“这几年,我感觉自己好像大梦一场,噩梦许久,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她说大学时,她爱朱少军爱得死去活来,还经常翘课去给他做很多事情,结果感动了朱少军,也让自己在学业上荒废不少。

所以毕业后,她很慌,害怕没有朱少军这个家底还不错的富二代,她要怎么在社会立足。

没有底气的她,才想方设法嫁进朱家。幸好,如今她抽身离去,还多亏我这个得力的弟弟,她才重新找回人生的价值。

我有些内疚地看着她:“姐,其实我有件事早想跟你说了,你离婚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我!”

姐姐不解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告诉她,那个女孩,是我在调查朱少军胡乱勾搭的对象后,特意筛选出来的。

当时,那个女孩经常来我们店里吃饭,我故意接近她。得知她家境跟朱少军家旗鼓相当,而且性格好胜,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

于是,我想办法套近乎,还用激将法跟她打赌,如果她能够成功搅和朱少军的婚姻,我就给她用刀功和食材,打造一套专属她的游戏装备。

女孩对“专属”的稀罕物一向很看重,她答应我的挑战,还说走着瞧。

08

没想到她真是很有一套,不仅在游戏上拿下了朱少军,还杀上门跟朱家婆婆见面。

当朱家婆婆知道她是本地人,家境比她们还略胜一筹,这送上门的俏媳妇,哪舍得不要。

在女孩的强力攻势下,本来就不喜欢我姐的朱家婆婆,为了儿子有更好的对象,连忙把我姐轰出门。

谁知,我姐前脚刚走,那个女孩后脚就消失了。

朱家婆婆这才知道,那个女孩不过是闹着玩,破坏了朱少军的家庭不说,还狠狠地被割了一笔财产。

姐姐听完后苦笑:“其实,我早就发现朱少军在外头有不少花花草草,但是没有离开的勇气。现在有了新生,我要感谢你才对。”

我紧紧握住姐姐的手,感谢她没有责怪我。

眼见姐姐对朱家的留恋完全消失,我开始隔三差五匿名举报朱家川菜馆食材不新鲜。

作为同行,我曾好好了解过他们供应链情况,发现为了省钱,朱家婆婆选的是劣质食材招待宾客。

我又适时让派到她店里的“内应”,拍下不少有大老鼠大蟑螂的画面,上传到网上,一石激起千层浪,朱家口碑也在一夜之间坍塌。

听到这些消息时,我的心情不悲不喜,正跟姐姐商讨着在哪里开第二家分店。

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善恶有轮回,做错事就得承担责任。

见到姐姐笑靥如花,我想也该是时候,推她去相亲。

这一次,我要亲自为她把关,找个合格的好姐夫回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实录:搅黄姐姐的婚礼后,我的人生翻盘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