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瓷砖工”跨行做鼻烟壶内画20年,曾每天坐船到历下亭作画 一片匠心在玉壶

80后“瓷砖工”跨行做鼻烟壶内画20年,曾每天坐船到历下亭作画 一片匠心在玉壶

39岁的王衍保正在鼻烟壶内壁上作画。从事内画已有20年,他打造一个精致的鼻烟壶仅需几天时间。 新时报记者孟天宇 吴圣男摄

6月30日下午,百花洲历史文化街区的传统工艺工作站内,非物质文化遗产内画鼻烟壶传承人王衍保正坐在木椅上,手持自制的“直角”画笔仔细勾勒着什么。走近一看,竟是在长度不足5厘米的鼻烟壶中描绘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黑色蛟龙。在狭窄的空间里,王衍保将龙的触须、翻腾的云描绘得极其生动,墨黑色的龙身透过水晶外壳呈现出来,颇有几分气势。“我是最近才来百花洲的。”王衍保告诉新时报记者,2013年底他来到济南,在大明湖湖心的历下亭创作,如今他已39岁,从事内画这一行业有20年。

瓶中十二生肖:通过5毫米的瓶口作画

王衍保的小小工作站内放置着多个博古架,架子上摆放的则是他这些年的作品。小巧的鼻烟壶内,有的绘着“花中富贵者”牡丹,艳丽的颜色让人过目难忘;有的则用墨色勾勒出淡淡的山水画,淡雅却不失细致。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非十二生肖莫属:在一个黄色的绸缎盒中,整齐排列着12个鼻烟壶,每个壶的内壁都绘制着不同动物,狡黠的鼠、憨厚的牛、龇牙瞪目的虎……12种属相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隔着一层玻璃也能让人感受到活力。

“内画除了人们熟知的鼻烟壶,还有其他玻璃瓶等制品。重点是要用工具把画描绘在瓶子内部,这才能叫内画。”王衍保向记者展示了他除鼻烟壶以外的内画作品,有玻璃珠、水晶球等。

鼻烟壶这样狭窄的空间内究竟是用什么工具作画的呢?王衍保介绍,工具就是毛笔,但由于空间有限,所有的笔都是“特制”的。新时报记者注意到,创作内画使用的笔均是由一根铜线作为笔杆,笔头则由动物的毛发制成,长度不过几毫米。与普通毛笔不同的是,它的笔尖与笔杆成九十度,作画时笔从壶口进入,与壶壁垂直。

“内画最难的地方在于方向感和控制力。笔进去,看到的方向与手画的方向是倒着的,所以方向感是很重要的,而控制力主要在于控制瓶内水墨的色彩。”王衍保说。从事内画已有20年的他,绘制过最细的瓶口仅有5毫米,而打造一个极为复杂、精致的鼻烟壶仅需几天时间。

十年磨一“壶”:瓷砖厂“打包工”学艺10年

“习武之人常说十年磨一剑,对我来说是十年磨一壶。”王衍保如今能拥有这般高超的技艺,与他稳扎稳打的功底脱不了关系。1981年出生的王衍保,在上学时就对绘画颇感兴趣,自学了临摹、素描,这也为将来的内画铺垫了一定的基础。“那时候就是热爱,我也没有真正去学过绘画,高中毕业就去打工了。”

毕业后的王衍保去了淄博一家瓷砖厂,年轻的他还是从力气活干起。“当时就在砖厂打包,有次跟同事去商厦里转悠,见到了内画展览。”王衍保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内画时的场景,脸上还是能浮现出欣喜,“第一次见这么精致的东西,也就在心里扎根了。”

半年后,父亲的一通电话圆了王衍保的梦。“我爸问我想不想学画,就学内画,代价是瓷砖厂的工作要辞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收入。我说工资我不要了,于是就去石家庄跟老师学习了。”然而让王衍保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内画这一学就是10年。

“别看内画简单,实际上需要学习的内容非常多。国画、素描都得精通,另外还得懂得油画的原理,将层次关系处理好。”10年的时间中,王衍保的同学换了又换,“有的学个四五年,觉得够用就走了,但我不行,我想学精通。”学习期间,几乎每天他都会画到深夜,最晚到凌晨2点。鼻烟壶绘制不满意可以擦掉重画,但内壁会留下细微的阴影,“有一年,我用一个鼻烟壶反复练习,最后内壁都成黑色了。”

推广与传承:曾每日到大明湖乘船作画

经过10年稳扎稳打的学习,王衍保离开了石家庄,开始勾勒属于自己的蓝图。不甘心只做批量式内画加工的王衍保,很快就面临着一个局面——有技术却无处可施展,没有客户。为了推广自己的内画鼻烟壶作品,他选择坐上绿皮火车,奔波于各个城市的古玩市场。性格沉稳、不善言辞的王衍保初到古玩市场时不知如何跟别人沟通,便自己默默地支起一个小摊,现场绘制鼻烟壶内画。

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超的技艺和娴熟的手法很自然就吸引到了鼻烟壶内画的行家,这些人主动上前与他进行交谈交易。几年的时间里,王衍保在北京、大连、沈阳等十几个城市的古玩市场都留下了创作的身影,结识了不少内画创作友人和收藏家。2013年底,王衍保来到了济南,每日乘船到大明湖的历下亭绘制内画。“不少外国友人被这种艺术吸引了,买回去当作纪念品,也有一些懂行的人买回去收藏。”王衍保告诉记者,目前由于历下亭调整,他暂时将工作室搬到了百花洲。

如今,王衍保也有了自己的徒弟。16岁的河北女孩小武3年前和父母来济旅游时,被王衍保的鼻烟壶深深吸引,今年夏天,小武特意来济南跟着他学习内画。

“内画不仅是一种绘画形式,更是一种文化。”王衍保表示,虽然接触内画已有20多年,自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追求更高水平的同时也会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新时报记者孟天宇 吴圣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80后“瓷砖工”跨行做鼻烟壶内画20年,曾每天坐船到历下亭作画 一片匠心在玉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