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里程碑:全球新冠肺炎逝者累计逾100万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网站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9月29日下午3时23分,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超3336万例,累计死亡人数已达100万零555人。

痛苦的里程碑:全球新冠肺炎逝者累计逾100万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9月29日当天发表声明称,新冠病毒导致全球逾100万人死亡,是一个“令人痛苦的里程碑”,这些逝者是是父母、妻子、丈夫、兄弟姐妹、朋友和同事,而疾病的肆虐程度加剧了痛苦,因为感染风险使家人无法同床共枕,哀悼和庆祝也往往变得不可能。

古特雷斯说,病毒的传播以及导致的失业、教育中断和生活的剧变都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尽管如此,全球仍可以通过负责任的领导、合作,以及预防措施克服疫情。

日内瓦时间今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7个月过去了,没有迹象表明全球死亡率正在放缓。

在一些此前已被认为控制住了疫情的国家,感染率正再次上升。为了控制住第二波疫情,法国、西班牙、英国等国相继宣布多起本地封锁,并不排除在首都等地推出更严格的措施。

作为全球高等教育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英国的第二波疫情也让大批中国留学生陷入进退两难。张玮(化名)拿到了伦敦政经学院的硕士录取通知,区别于往年允许新生推迟入学的做法,他被学校要求必须在10月开学时前来报到,否则取消入学资格。

英国大学申请机构UCAS 9月28日确认,今年录取到英国大学课程的来自欧盟以外的国际本科学生人数增长了9%,显示并未受到疫情太多干扰。来自欧盟以外的外国学生的学费比英国或欧盟学生高得多,他们的学费是英国大学收入的主要来源。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希尔曼(Nick Hillman)警告说,注册数据不一定意味着所有这些人都会出现,今年的辍学率可能会上升,因为当学生进入大学时,他们体验到的经历可能不符合预期。曼彻斯特大学预测,基于旅行安全等焦虑,今年国际生退学率可能在12%到61%之间。考文垂大学数据显示,今年9月国际学生实际注册量减少了一半。

随着上周五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有1700名学生被困在公寓与外界隔离的消息传出,英国这场正在爆发的大学疫情危机让各界愕然。到目前为止,约有40所大学出现多个确诊病例,并导致数千学生被迫隔离。

英国大学联盟(UCU)致信首相,要求将大学所有教学都转移到网上,并允许学生返回家中而不受处罚。一些大学负责人承认,他们担心出现学生要求退还学费或退还住宿租金的情况。

累计死亡病例超100万

世卫组织紧急情况高级专家Mike Ryan 28日在日内瓦的疫情简报会上说,目前报告的官方数字可能低估了感染COVID-19或因COVID-19死亡的真实总数。

每一个COVID-19死亡案例能否纳入统计数据,取决于患者所在国家采取的统计政策,是否包含医院之外的社区死亡案例,或是未及检测以及检测呈阴性时病情便迅速恶化到不治的人。

一份7月发表的未经同行评审的论文显示,2月中旬至5月底,在17个国家里有20万2900例超过平均水平的额外死亡,其中大部分发生在当时疫情严重的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地。

伦敦大学学院统计与健康经济学教授贝奥(Gianluca Baio)说,在某种程度上,要寻求真正的COVID-19死亡人数是不可能的,而且恐怕也不是那么有意义,关键是必须搞清楚,有多少死于Covid-19的人,他们的生命本可延长。

目前全球感染人数已超过3300万例,Covid-19康复者中长期存在的心脏、肺部、精神等其它问题的医学证据也在增加。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追踪数据显示,截至3月初,全球每天只有不到100例Covid-19死亡。4月份,平均每天有6400人死亡;8月,平均每天死亡5652人。

公开报道中的首例Covid-19死亡案例是1月11日,一名来自武汉的61岁男子在医院不治。

2月2日,一名44岁的菲律宾男子成为在中国境外报告的第一例死亡案例。

2月15日,在欧洲出现第一例死亡,这是一名在法国的中国游客。

随后,意大利北部成为欧洲第一个爆发疫情的热点地区,疫情中心转移到欧洲。

3月11日,新冠病毒已传播至全球,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截至这一天,全球共有4611人死于Covid-19。

4月2日,死亡人数增至逾5万人。全球大约一半人口处于某种形式的封锁之下,澳大利亚等国政府向国民发出前所未有的呼吁,要求立即返回本国。

4月26日,美国成为大流行中心,确诊病例数全球最高。这一天,全球死亡人数达到21万2708。

5月26日,美国死亡人数达10万。

6月19日,46万零545人死亡。Covid-19在拉丁美洲蔓延,超过100万巴西人确诊。

7月8日,美国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死亡人数54万6257人。

8月6日,70万9787人死亡,在非洲,超过100万人感染。

9月22日,美国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

世卫组织一位高级官员日前表示,如果各国没有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来对抗新冠病毒,在有效的疫苗被广泛分发之前,全球死亡人数很可能会达到200万。

Covid时代的大学教育

李敏(化名)是剑桥大学二年级学生,今年5月第一波疫情期间,剑桥要求所有国际学生离校,并根据学生原籍国的路程远近补贴交通费用,李敏也拿到了超过1000镑的补贴,回国后继续参加网络教学。

从八月底至今,她一直在跟校方沟通,希望本学期可以留在国内,只参加网络教学,但校方坚持她应该返回学校参加学习,称学校已做好充足的Covid-19时期预案,迄今仍未松口。她的一些同学已返校,也有部分和她一样正等待学校通融。

据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统计,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中国留英学生中仅有3人感染新冠肺炎,无死亡病例,但这并不意味着第二波疫情也能确保安全。

中国留学生是英国第一大国际留学生群体,去年在英国高校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首次超过12万,占非欧盟学生总数三分之一强。目前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总人数已超过22万。

为了帮助中国留学生及时返校,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在英国高校中率先推出针对中国学生的包机服务,以616英镑的单程票价在9月19日迎来369名中国留学生。21日,又一架载有来自全国各地74名留学生的赴英复学包机从重庆飞往英国曼彻斯特,执飞的海南航空表示,到11月15日前,将有约2万名留学生将在重庆集结,分批次乘坐该公司90余个航班直飞英国。

而眼下这场大学疫情危机可能会改变观望中的留学生态度。上周五,曼彻斯特城市大学被爆出确诊127例新冠病例后,要求两个宿舍区共约1700名学生——其中许多是大一新生——进行自我隔离。

处于隔离状态的学生甚至无法前往附近的步入式新冠检测站进行测试。有大学生在社交媒体抱怨,宿舍内的食品和盥洗用品出现供应不足,还有少数学生整夜举行派对,情形彷如“监狱暴动”。

与此同时,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有172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导致600名学生自我隔离;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出现30例感染,导致100名学生自我隔离。

学校开学必然会带来校园案例激增,但学校和政府部门的应对激起了各方不满。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批评政府鼓励学生返校是在“拿学生的生命做赌注”,有律师事务所主动提出愿为希望挑战隔离措施合法性的学生提供无偿法律服务。

28日,又有三所英国大学加入限制,埃克塞特大学要求所有学生避免在两个星期内与任何家人之外的人同处一室,威尔士的阿伯里斯特威斯大学宣布将暂时停止所有面对面教学活动。

当晚,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管理人员向隔离中的学生提供租金回扣和50英镑杂货店购物券,以示安抚。

21岁的马歇尔(Hermione Marshall)是爱丁堡大学三年级学生,她说,如果她知道面对面授课的内容不会太多,她就不会在学期开始时回到大学。她抱怨学生们像机器人一样被对待,来到学校似乎就是为了被收取费用。

纽卡斯尔大学二年级学生金(Izzie King)返校后检测呈阳性并出现症状,目前正自我隔离。她和另外20万人签署了在线请愿书,要求政府强迫大学部分退还学费。在她看来,在线教学对所有人都更安全,但她不认为那会提供相同质量的教学。

英国全国学生联盟警告说,未来几周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更大的动荡,如果学生的学习受到“严重影响”,学生应该获得房租回扣并退还学费。

代表英国24所最古老大学的罗素集团表示,正在与政府合作,采取务实的方法,使校园保持开放,让学生受益于面对面和在线教学相结合的混合学习模式。

但伦敦一位罗素旗下大学讲师伊恩(化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认为,转向在线学习充其量只是部分解决方案,学生们往往不是通过课堂而是在社交联系中感染的,而与学校同伴的接触是许多年轻人上大学的原因之一,许多艺术和科学等课程也需要专业设备,并不能实现远程授课。在他看来,最大的责任在政府,政府的职责是使病毒测试与跟踪系统正常运行,从而让一切安排变得有序。

英国教育大臣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29日在下议院发表讲话时说,政府正密切监控当前局势,大学生可能会被要求在本学期结束时自我隔离,以便圣诞节可以回家过。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当天中午被问到学生是否应从大学获得学费折扣时拒绝表态,他说,这是大学和学生要解决的问题。

(作者:师琰 编辑:李艳霞)

(责任编辑:周湘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痛苦的里程碑:全球新冠肺炎逝者累计逾1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