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扎幼童背后的威创股份:旗下园虐童频发,半年营收降超五成

9月29日,呼和浩特警方通报,28日10时46分许,新城区公安分局接到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学生家长报警,称在孩子身上发现疑似针眼。经查,三名幼儿园教师涉嫌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被刑拘。

通报称,三名嫌疑人均为鼎奇幼儿园老师,年龄最小的生于1996年。29日,鼎奇教育在声明中强调,昭君幼儿园系该司加盟园。工商信息显示,上市公司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08.SZ ,下称“威创股份”) 系鼎奇幼教大股东,持股70%。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此次幼教涉嫌扎针虐童事件,并非威创股份旗下幼儿园出现的第一起。从2015年至今,威创股份旗下相继有山西、北京、天津多地幼儿园老师因虐童被开除或刑拘。

主营业务曾是可视化解决方案,2015年起入局幼教行业

工商信息显示,威创股份成立于2002年,前身为广东威创日新电子有限公司,于2009年11月在深交所上市。

官网介绍,该公司是“中国拼接显示行业的第一家上市企业,致力于成为可视化信息交流解决方案的世界级品牌。”受到行业格局变动和竞争加剧的影响,威创股份盈利能力在 2014 年出现大幅下滑。于是,威创股份在2015年开始切入幼教领域。

其后,威创股份相继收购了红缨时代、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幼教等多家知名教育品牌。威创股份还在当年年报中提出,要在2016年底争取将红缨教育和金色摇篮的加盟园所达到6000家,初步形成“千园连锁、万园联盟”的战略局面。

不过,随后出现的多起虐童事件给扩张之路蒙上阴影。

针扎幼童背后的威创股份:旗下园虐童频发,半年营收降超五成

一名身上有不明针眼的孩子的检查报告单上,可清晰看到针眼。新华网图片

多地警方通报显示,2015年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金色摇篮幼儿园的一名职工,因被家长看到有变相体罚幼儿的情形,被处以离职观察处分。作为威创旗下的另一个中低端幼儿园品牌,红缨教育也问题频发。2018年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红缨幼儿园保育员赖某某因虐待幼儿,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017年,幼教行业陆续出现幼师虐待儿童现象。由于幼儿本身自我照顾和保护能力较弱,较为容易出现运营和安全的风险。”在威创股份2017年的年报中,第一次将安全风险加入到风险提示中。

此后,威创股份旗下幼儿园仍不时发生虐童。2018年7月至10月,天津滨海新区金色摇篮幼儿园5名幼教人员在监护儿童期间,多次采用针扎等手段虐待多名儿童,最终5人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被依法批准逮捕。2018年10月20日,安徽合肥滨湖北京红缨yoju联盟园看护点曝出多名孩子被打事件,园方多名老师被民警带走。

2018年前一度持续盈利,今年上半年总营收下降超五成

威创股份因多次虐童事件受到各方关注,但在初期并未影响幼教业务持续增长并盈利。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威创股份幼教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2.4亿元,同比增长28.27%;报告期内幼教业务实现营业毛利约1.4亿元,同比增长23.33%。

不过,大肆并购的后遗症也很快来临。

2019年,威创股份业绩下滑明显。根据财报,2019年,威创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02亿元,同比下降5.79%,净利润亏损12.31亿元,同比减少876.82%。具体来看,威创股份对收购的红缨教育及其下属子公司、金色摇篮及其下属子公司、可儿教育、鼎奇幼教及其下属子公司分别计提商誉减值4.07亿元、5.53亿元、1.30亿元、0.80亿元。合计商誉减值约11.70亿元。

南都记者在2020年8月发布的半年报中注意到,威创股份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1,648万元,同比下降56.70%;营业毛利9,711万元,同比下降63.88%。

针扎幼童背后的威创股份:旗下园虐童频发,半年营收降超五成

威创股份2020半年报。

此外,威创股份2020年上半年儿童成长平台业务的相关服务、商品的销售、新业务的拓展均受到了较大冲击。

报告期内,儿童成长平台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029万元,同比下降70.28%;实现营业毛利1,777万元,同比下降84.81%。幼儿园服务业务实现收入1,234万元,同比下降86.07%。幼儿园商品销售业务实现收入3,910万元,同比下降51.25%。多元儿童成长场景业务实现收入754万元,同比下降73.28%。

出品: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南都记者 诸未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针扎幼童背后的威创股份:旗下园虐童频发,半年营收降超五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