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本以为今夜又是自己孤身入睡,没想到将军竟深夜醉酒而归!

小说:本以为今夜又是自己孤身入睡,没想到将军竟深夜醉酒而归!

荣婠走后,书房内有片刻的寂静,期九染微微收了收散漫的神色:“临东上官老家,全门已灭,不留蛛丝马迹,没想到那老家伙果然心狠手辣,想让上官番全供了当年那事,恐怕有些棘手。只是日后,祁哥,你这夫人准备如何处置?”

祁殊眸子里也多了些道不明的神色,只是隐隐的一闪而过:“我自有我的打算。”

听了寒植通传,祁殊今夜还在书房,荣婠又等了半个时辰,便熄了烛火休息,剩了一盏,微微有些光亮。

荣婠好像梦到了黎国姑苏府,梦到了初及笄那日和大哥一起赶灯会,梦到了那个人,梦到了高高的阁楼下冰冷的湖水,彻骨的寒意传入四肢百骸,阿绾渐渐不能呼吸,猛的睁开眼睛,发现有一只臂膀拦在颈下。

荣婠用力的喘着气,她知道是祁殊,甚至自己都未发现她竟然已如此熟悉祁殊身上的味道,是一种淡淡的龙涎香,而此刻却隐隐飘着酒气,祁殊喝酒了?

荣婠轻轻的碰了碰祁殊,发现他闭着眼睛丝毫未动,想必是醉了,荣婠只能抬起压在她颈上的臂膀,想下床为他倒杯茶,谁知刚触到他的手臂,微微一转头便用余光对上了祁殊的眼睛,那眸子里清清明明,定定的望着她,哪有半分醉意。

她的脸“腾”的红了,这么近的对视,甚至他的鼻尖就快蹭到她的半边脸颊,荣婠匆忙躲开他的目光,有些紧张的开口:“将军今日饮了些酒,我去倒为将军杯茶,将军早些歇息吧。”

荣婠可以说是有些匆忙的挪开了祁殊的手臂下了塌,刚倒了水,回头祁殊已经从塌上坐了起来,轻靠着床栏,今日他着了一身玄衣,更显得眸色沉沉,他一直未开口,只是凝着目光看着她,烛光闪烁着,忽明忽暗。

荣婠再愚钝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手里还执着的茶杯放回了桌上,敛了眸色,柔声开口:“将军有话?”

祁殊却只是一直望着她,最终微微蹙眉,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这几日,朝中有事要忙,晚上都不必等我了。”径直没入了黑夜。

屋里的残烛摇曳着,终究燃尽熄灭。

而此时府里的另一边,祁萤被自家兄长暗暗的批评了一番后,此刻正在府里的后院,刻苦的--练剑。

只是练到一半,突然传来陌生的脚步声,祁萤剑光一转,朝身后直直刺去,却未想到来人是……?

期九染略带戏谑的开口:“一年未见,你这小丫头不露着笑脸相迎便罢了,怎的还用剑指着本王?”

祁萤也未想到是竟期九染,急忙收了剑,话里是藏不住的愉悦:“小九哥?”

“哎,哎是我。”期九染笑着伸手拧了拧祁萤脸:“将军府伙食这么好?这脸又胖了。”

祁萤:“…………”

“小九哥今日回来的了吗?怎么跑到后院来了?”

“可不是嘛?本王今日刚回来就被你那冷的掉冰碴子的二哥拉进来书房,好不容易请他喝杯我从临东带回来的好酒,他倒好,不到三杯就去找你那小嫂嫂,软玉温香去了,我多饮了几杯,出来吹吹风啊。”期九染微微扬着一双桃花眼,轻轻阖了阖,那眉目流转的样子,真让祁萤的一颗心跳了跳,谁知那厮又勾唇一笑,然后晕了……

祁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小说:本以为今夜又是自己孤身入睡,没想到将军竟深夜醉酒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