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直树》对于日本银行业,金融的启示

#半泽直树2大结局#

一.银行与市场,社会的异化

小案例:

案例一:半泽直树父亲就是因为大和田的银行家身份的专业性最终导致其破产死亡。

案例二:半泽直树看到了小型加工厂的手工工艺品特色并给与的5000万贷款。

从这里我们能够惊讶的发现,金融尤其是信贷领域的发生居然取决于日本金融银行家的个人阅历,成长环境,从而对同样的小型加工厂做出天壤之别的判断,就不得不怀疑日本金融发展到现在,真的科学?还是对于社会发展的经济规律过于陌生?

在这里,你几乎看不到真实的专业性,只有关系和各种被粉饰的账务,将银行的资金不断的套出。

电视剧中故事发生信贷业务中产生的不良贷款,基本上爆炸的都是因为假账,那么我们不得不发掘一个事实,在如今的日本金融银行领域中,银行与市场已经异化了。

相比于他们的愚蠢和盲目,作为普通观众反而比他们要更加知道,因为这是一个基本常识。

半泽直树中涉及到的不良贷款以及责任人:

第一季:

5亿(西大阪钢铁厂)/大阪分行长浅野/西大阪钢铁老板东田,

200亿(伊势岛酒店)大和田常务/伊势岛酒店羽根专务,

第二季

500亿未遂(1500亿,电脑杂技集团)总行副行长/电脑杂技集团总裁,

13笔不良贷款+101亿的利益输送/纪本常务等人/箕部干事长等人。

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造成这些不良原因的大多都是在社会上,权力上占据主流影响力的人物,而恰恰是日本这些在政治,经济上的人物对于主流社会造成的创伤才特别巨大,影响力深远。

在这些人面前,他们眼里没有法律,没有制度,有的只是为了绕开法律和常识的努力,构建其复杂可怕的利益输送链。虽然,在银行的评级中给与这些人极大的授信和便利,但是仍然满足不了这些人的饕餮之口。个个如同伊藤博文,贪婪无耻傲慢自大。

在签订《马关条约》前,李鸿章表示:“台湾已是日本口中之物,何必着急?”伊藤博文贪婪而傲慢地答道:“还没有咽下去,饿得厉害!”

金融,常常被人形象比喻为经济的血脉,在现代经济体系中被赋予了核心地位,并借由金融科技的发展和金融体系的自我完善/进化,逐渐将社会的资金进行汇集(存款)分配(贷款),从而达到多赢的局面。也就是说,金融本质上是对社会财富的一种分配,将不需要的资金的群体通过借贷方式转移给需要资金的群体,从而达到资源配置和资源整合的效果,促进社会的协同发展。

但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日本的这些案例中,金融往往没能成为这种分配的公正者,反而借由这些内外勾结,公然成为掠夺社会财富的重要工具。

其中以箕部干事长最为明显和特点,借助银行的输血,完成其政治上的原始积累和财富积累,成为党内风头无两的人物,进化为被大和田都惧怕的”怪物“。

马克思曾经有一句话说的十分清楚:“金融是对内的掠夺,战争则是对外的掠夺”。

日本金融已经异化成为时代财富大规模转移的重要工具,它隐藏在日本银行内部的腐败,资源错配造成的惊人损失/浪费与外在强调日本银行重要性形成巨大可怕的反差。

仔细看看,这几家日本企业和日本政治家,他们的办公室,那是办公室么?无一例外都是宽阔而空洞,通过一种浪费铺张的方式来展示企业的“实力”与“傲慢”。

仔细想想,这样子的环境是真的能诞生/培育出日本真正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地方么?

但是他们乐意啊!相比于经营实体总是要完成没完没了的马克思所谓的商品的“惊险一跳”,通过无一例外的做假账,直接骗钱的效率显然更高,更直接。

人性的黑暗,算计在这刻被放大,进而异化成为吞噬全体日本民众财富的惊天巨兽。

诸公都笑曹爽“不失为富家翁”,你们看看这些人拼命的捞钱,哪里有为员工以及他们的妻儿老小,国民谋福祉的意思。在面对金融的利益面前,无一例外,都不是合格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借由着银行一步步吞噬社会资源,成为裹挟民众,民意的怪物,成为银行报表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成为日本企业家们的耻辱,并最终扭曲了整个日本经济和市场。把这些人称之为企业家,简直就是对日本经济和实体行业的摧毁和打击。

正是由于这些不正当交易和代表,才会使得银行的贷款标准一升再升,可他们何尝有过愧疚?只是秉承着“成王败寇”的理念,不甘心而已。

而且这种银行与市场的异化除了西大阪钢铁厂没有明确说明,浅野与东田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联手,伊势岛酒店至少从大和田专务所在分行的三任分行长均有勾结,电脑杂技集团与总行副行长三笠长期关系,纪本常务等人与箕部干事长长达数十年的利益输送,都使得日本银行的专业性上备受质疑,其风控形同虚设,检查风吹走马。

这种不正当经营和信贷构建的利益输送已经制度化,规范化,成为侵蚀日本银行,日本企业的亚文化。这种将亚文化,坏文化的企业文化的地位抬升和巩固,都成为显性的,不成文的规定的时候。也是日本银行业,日本企业界最为至暗的时代。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看看第一季的临店裁决,福山对抗半泽,刀刃总是用在解决自己人身上了,业务监管的刀刃只是成为斩下他人落马的工具而已。

日本的银行业已经堕落。回顾银行内部已经被这些蛀虫搞得千疮百孔,疯狂,无所顾忌,不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而是以关系和权力构建的银行审贷制度已经让日本金融业,银行业异化成为社会的反面,成为其内部人攻城拔寨的工具而已,最终将日本的经济和市场被这种异化的信贷搞的天翻地覆。

正是这种积重难返,才会导致第二季的惊天大反转才能获胜。

要靠着舆论的力量才能将不良贷款进行清收,这是何等的讽刺。

二.金融对于人的异化

在剧中,日本银行依靠关系和权力构建起来的银行风控体系会让我们发现一个沉重的事实:那就是相比于实体经济,虚拟经济而言,银行业是唯一一个被赋予直接经营“钱”的组织和机构,只要它愿意,剧中的东田(12亿),羽根专务(不详),电脑集团两位总裁(不详),箕部干事长(101亿)都成为了富豪,这种直接跳过被马克思誉为商品交易中“惊险一跳”的过程,就使得银行在经营中变得具有极强的魅力和影响力。

他们的疯狂来源于银行,他们的跌落来源于银行。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一点,他们才与银行上层勾结,成为金融银币的两面,一面是光鲜亮丽的富豪身份,一面则是隐藏在银行内部的巨额不良贷款。

在失去银行的扶植和输血,他们原本色厉内荏的一面迅速虚弱,变得不堪一击,成为日本银行业被出清的首要对象,而日本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则是由行长中野渡谦亲口披露出来,世人才能一窥究竟,而这些不正当贷款却成为箕部干事长,乃原正太勒索银行,敲诈银行的把柄,也是让人觉得无比嘲讽。

而半泽直树中的富翁越多,也就意味着日本银行业的不良又多了一笔。

相比于建立在坏账上的银行与富翁,在坏账中的银行人员的异化则更为让人觉得震撼和吃惊,在长期经营“钱”这一过程中,银行人员的异化堪称可怕。

行长中野渡谦则是为了报仇和行内和睦,成为了交易和隐忍的政客式人物。

常务纪本则是成为了箕部干事长等人的走狗,为箕部干事长出卖本行的利益。

大和田常务的银行专业性无可挑剔,虽然9,10集有演戏的成分,但是在威胁曾根崎也曾经说到,那就是一个黑洞(大和田,你也是被伊势岛酒店财务比喻为黑洞啊!),并在纪本,箕部干事长的打击下,基本上完成了对于“旧我的改造”,成为了符合箕部干事长利益集团的“新人”。

旗下的下属,纷纷成为这些日本首席银行家的摇尾系统。

为了5亿的贷款通过去疏通换来一堆烂账,为了整垮伊势岛酒店,活生生将日本全资酒店变成了日美合资企业,为了电脑集团的500亿采取卑鄙的手段收购和疏通,这些人都干了什么好事,从上到下都成为了金融,欲望的奴隶,对日本的国民经济的破坏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那些金融,银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培训,检查,调研哪里还能对这些人起到任何唤醒的作用,他们哪里还有银行家的独立判断,审慎专业,造福日本的能力和素质,都成为了金钱和财富,权力的附庸,与理想主义者半泽所认为的银行家相去甚远,日本银行业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

三.余声:

日本银行业的不恰当做法,不仅使得日本经济,市场发生了异化,让这些不正当经营的企业获得了天量资金,换来一堆破铜烂铁,催生出一批批“富翁”,挤占着合法经营,老老实实的其他日本企业,加工厂,个体户的生存空间,并最终让全体日本国民为之买单。

而在日本银行业内部,为了追逐这种经营“钱”的权利,争权夺利,损公肥私,挖空心思,成为背叛日本银行业的叛徒,毫无廉耻,疯狂无所顾忌,也让日本政府一次又一次的输血和帮助,最终为之买单。

这是日本泡沫经济以来最真实的写照,也是探寻日本经济和金融行业“发展”根源最为辛辣的批判和讽刺。

在直接经营“钱”的这个问题上,监控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它总是以富翁的破产,出清以及银行人员不断“阵亡”作为代价,在告诉我们如何面对“钱”这个问题上提出尖锐的批判和警示。

在剧中,他们没有普通人的情感,也缺乏银行家专业审慎的能力,他们在金融的迷宫中,不断丧失自我,成为金融的囚徒,为其驱使,供其奴役。

但愿行长中野渡谦,常务纪本,大和田常务等人不是某一批的代价,而是成为真正银行业发展和经营中铁的教训。

同样这三个人的离去,也将为过去日本自1985年以降的泡沫经济中银行业做出最为明显的提示,他们将随着过去的疯狂一起被埋葬。

观察这些首席的日本银行家,有的时候你很难去区别他们究竟是专业胜任的银行家,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空间中存在的灰色地带,都将这些原本泾渭分明的间隔变得浑浊不堪,难以让人评价和分析。他们因为这种模糊而上位,自然也就会因为这种模糊而被吞噬。正印证了这一句古话:“宋其兴乎!禹、汤罪己,其兴也悖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 ”(《左传·庄公十一年》。)看似当时的最优选,最终也将成为埋葬这些日本首席银行家的坟墓,而在那个时候,他们也无所选择。

更为要命的是,作为日本银行家的这几位,实际上缺乏必要的市场磨练,政客式,贵族式的中野渡行长,野蛮直觉的大和田常务,深耕美国市场的纪本常务,在他们身上,你很难察觉到本土式的土色土香,他们更像是来自陌生星球的客人一般,在一旦踏入日本纷繁复杂的实体经济的局面中,他们之前构建的理论,风度,操守会与日本真实的市场产生巨大的鸿沟,进而产生严重的理论错觉,产生严重的差异,并且无时无刻不受到市场的严峻挑战和折磨,在巨大的压力(业绩)下,之前的一切都将作古,逐渐开始畏惧日本真实的市场和情况,转为向日本的权力/财富/关系靠拢,最终依托于依靠前人付出代价构建的审批制度来武装和维系自己的强大和不可战胜,以此逃避对于市场的极度不适应和自己脆弱,无知。

这些种种都已经预示着日本银行业的艰难的境地,而日本的银行业真的能诞生真正的银行家么?

《半泽直树》对于日本银行业,金融的启示

《半泽直树》对于日本银行业,金融的启示

誰が知っていますか!

是以为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半泽直树》对于日本银行业,金融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