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罗云熙、白鹿同名电视剧原著《半是蜜糖半是伤》第八弹

连载|罗云熙、白鹿同名电视剧原著《半是蜜糖半是伤》第八弹

白马时光

连载|罗云熙、白鹿同名电视剧原著《半是蜜糖半是伤》第八弹

内容介绍:

你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不论山高水远,只想和TA在一起?

袁帅暗恋江君,从“你在笑,我在闹”的青春时光,到两人步入危机四伏的商海。他如破壳的雏鸟般认定了她,费尽心思、千辛万苦地等候。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江君的记忆里有座城,城里有青梅竹马袁帅,还有一段秘而不宣的情伤。她不回头,往前走,穿过青春,走到他身边:“圆圆哥哥,你带我走吧!”

他爱她,爱得惶恐,爱得深沉:“钟江君,我爱你,从来就只爱过你一人。你说我卑鄙也好,骗子也罢,我就是爱你。这么多年了,我守在你身边,护着你,宠着你,就是等你明白这事儿。”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但只要等到你,多久都没关系。

新书亮点:

◆罗云熙、白鹿主演同名电视剧原著小说。

影视剧《半是蜜糖半是伤》一经开机,官博迅速收获粉丝近8万,热评点赞约10万。男女主人气旺,口碑好,呼声高,影视剧会带动实体书。

◆深情腹黑小哥哥VS傲娇霸气御姐,上演一场青梅竹马的齁甜暗恋!

青梅竹马一直以来都是众多读者热衷讨论的话题,这本书有特别的人设加持,男主深情腹黑,女主傲娇霸气,看袁帅如何将情感空白的江御姐追到手,漫漫追妻路,有你就足够。

◆在变数不断的投行圈里,一组强强CP披荆斩棘,最终收获甜蜜恋情,超有看点。

作者聚焦明争暗斗的商战爱情题材,有令人咋舌的狼性文化,有暗中下套的敌人对手,也有细腻感人的爱情。这是一个经历波折最终获得圆满的故事,是不容错过的经典HE。

◆随书附赠:恋爱回应卡。内含袁帅、江君甜蜜誓言,一纸为证!

跳出传统书签的设计,依照故事内容订制一张创意书签,打通现实世界与书内世界的通道,让你成为见证袁帅、江君甜蜜恋情的一员。

作者简介:

棋子

原用名棋子和松子,狮子座,80后,北京人。

梦想是霸个小岛,占个山头,带着老公,牵着狗,对月高歌,酣畅淋漓。人生不过数十载,唯愿不负华年。已出版作品:《主治医生》《最美不过初相见》

第六章

桃色新闻

袁帅去北京出差的一个半星期后,Du给江君看了份八卦杂志,杂志里一篇报道的标题醒目:GT高层与高干美女牵手拍拖,内地首家外资分行前景光明。随文附送的是袁某人和某女子进出餐厅的照片。

江君逐字阅读,心想:这世界真是疯了,连财经杂志都走狗仔路线。

“你表哥真有一套。”

江君假模假样地催促道:“那你还坐这儿干吗?赶快订机票去北京吧,晚了连高干丑女都没了。”

Du大笑:“逼自己老板去施美男计?”

江君义正词严地说:“去吧,我代表MH未来中国分行的同人感谢您,这是荣誉,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献身的。”

“敬谢不敏!好了,说正事,看来我们也要加快动作了。下周新人就进来,资料在这儿,你有时间就看看,没有的话交代Sally帮你确认。”

江君收起笑容,严肃地点点头:“OK,我知道了。”

“一起吃饭?”

“不好意思,约了人了。”开玩笑,没约也要说有约,她好歹也算有家室的人了,要守妇道。

回到家,江君把在街角买的杂志扔在地上,封面上的袁帅笑得极其恶心。她煮了碗面给自己,想想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跟袁帅说过话,不如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

江君恶毒地笑着,拨通了袁帅的私人电话。响了N声,对方才接,背景一片喧闹。

“你干吗呢?”江君不高兴了,自己在家苦守寒窑,吃面嚼菜,他倒是歌舞升平,逍遥自在。

“跟朋友聊天。”袁帅扯着嗓子嚷嚷。

“还不回来?”

袁帅似乎找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还没忙完,你过来?”

“走不开,你周末回来吗?我好买菜。”

“我尽量啊,你吃饭没?”

“没有,等你一起吃!”

“你……躲这儿跟谁甜蜜啊?”

电话里忽然传出女人的声音,江君下意识地看向杂志。

“我媳妇儿,我等会儿过去。先这样,你给我好好吃饭,晚点打给你。”

江君扔了电话,端着面碗蹲在杂志边上看他们的照片。

“躲这儿跟谁甜蜜啊?”她掐着声音学着,顺手点了个油星儿在那个女人脸上,凶狠地说,“就甜,我气死你!”看着污迹逐渐渗开,胃口全无。

等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袁帅才给江君回了电话。江君也没多问,只是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家。

袁帅说:“今天晚上有安排,明天回来。”

江君翻了翻日程本:“你别太赶了,忙你的吧,我周末也加班。”

挂了电话,江君叫秘书进来帮她订机票。山不来就她,她便去就山,倒是要看看,袁帅这家伙搞什么幺蛾子。

走出机场时已近午夜,江君刚开机没多久便有电话打进来。

“你怎么回事,干吗关机?”袁帅语气不善。

江君也不说话,拉着行李排队等出租车。

“干吗呢你?那么吵,还在外面?”

江君故意气他:“跟朋友聊天。”

“你到底在哪儿?”

“师傅,朝阳公园南路。”江君坐上车对司机说。

袁帅大笑:“你个死丫头片子,快过来找我!地址是……”

江君挂了电话,低头翻看未读的短信,查岗信息足足收了十几条,看得她心花怒放。

“怎么穿这么少?”没等车子停稳袁帅便迎了上来,边掏钱包付车费边埋怨道,“这才几月份啊,晚上冷不知道啊?就知道臭美,走,赶紧进去!”

江君一进门,立刻被人认出:“Hi,Juno,好久没见了。”

江君笑意盈盈地寒暄:“是啊,你们竟然都躲这儿逍遥来了。”

袁帅带她到一个隐秘的吧台旁,不少同行都在。

“还是Zeus面子大,连Juno都能请得动。”LK银行的执行董事半醉着说。

“是你们不找我。”

“得了,介绍个朋友给你。”袁帅半揽着江君,指指旁边一姑娘说,“这是刘丹,人民银行的美女领导。”

对方娇笑着搡了下袁帅的肩膀,江君快速地打量了下刘丹。真人比杂志上好看点嘛。

“刘丹,这是江君,就是他们老提的Juno。”

“你好。”江君伸手,对方只是矜持地碰碰她的指尖,便扭过脸喝酒。

江君心想:不给我面子,我就打你心上人。她握拳重重地捶了下袁帅,不明就里的袁帅被这一拳砸得一口酒呛住,咳了半天才缓过来。江君不理他,假笑着说:“还好我来得及时,晚点连汤都没得喝了。”

大家正聊得开心,刘丹突然开口:“袁帅,再点个果盘吧。”这声音,真熟悉。

江君抿了口酒。怎么加了那么多柠檬?真酸。她心情有些黯然,找了个借口溜去洗手间抽烟。有人敲卫生间的门却又不说话,江君拉开门,袁帅冲她坏笑着,转身走进斜对门的安全通道里。

她扭着腰走过去,钩起袁帅的下巴啃了一口说:“你个大流氓!”

“你个女流氓。”袁帅吻着她,把她拖进楼梯间道,用脚踹上安全通道的门。

“想死我了。”他吸吮着江君的舌头,手往她裙下探。

爱意浓,情火高,此时一聚,魂魄飞天。

江君补好妆回来时,正听见刘丹问袁帅:“怎么老不见你太太过来?”

袁帅漫不经心地回答:“她在香港呢。”

“也不怕你跑了?就那么有自信?”刘丹似乎喝高了。

江君一脸的不可置信,走到袁帅身边:“不会吧,难道是因为他们说你俩是美女配野兽?还计较呢,都多久了。”

袁帅把手搭上江君的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斜睨着刘丹:“我不是怕带出来太打击在场女士的自信吗?”

“少来。”江君推开他,“你是怕她跑了吧。”

“她敢!”袁帅露出白白的牙齿,伸手去拿火柴,手臂重重擦过江君的胸口,又回头冲她一笑。

江君搭周一最早的一班飞机回港,提着行李直接到公司上班。衣服是袁帅给她买的淡紫色高领连衣裙,为了配裙子,江君还特意绾了个松松的发髻。早上的晨会自然又是迟到了,一进会议室她就后悔不该这么捯饬,除了Du保持一贯的淡定外,众人看她的目光或多或少有些诧异。

江君尽量大方地走到Du的旁边坐下。

“你还好吧?”Sally低声问。

“怎么了?”江君下意识去捂自己的脖子。

“你今天太风情了,昨晚上是不是很Happy?”

“神经,好好记录。”江君面色微红,心里思量着下班后要多买些硬朗风格的高领衫才行。

Sally提醒道:“新人全到了,在你办公室门口等着呢。”

“知道了,辛苦。”

开完例会,Du把江君叫到办公室,关上门后冲她吹了个口哨,江君配合地转了一圈,摆个Pose。

“很漂亮,不过以后别这么穿来公司,会分散我的注意力。”Du指指椅子示意她坐下,“说正事,这个你看看。”

江君接过文件快速翻阅。

“这个Jay Yin的资历不错啊。”

“我弟弟,同父异母的那种,几乎没有联系,我……”Du咳嗽了两声。

“知道了。”江君头也不抬,“肥水不流外人田。”

Du吁了口气,愉快地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你和他沟通一下,我准备让他做北京那边的事情。对了,他还是你的校友。”

“你是帮我安排相亲吗?”江君撑着下巴打断他,“你请客,‘城门外’,十二点十五分。”

既然要徇私那就大家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

午餐时间,江君因为有突发事件要处理,所以迟到了近半小时,赶到包房时Du已经开始点菜了。

她早饭就没吃,此时饿得头昏眼花,左右看看没别人,便问Du:“你的小弟弟呢?”

Du翻菜牌的手顿住,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低声笑了起来。

江君愣了一下,当下羞红了脸,转身就要走。

“好了,我不笑了。”Du拉住江君的手腕,扶住她的腰,“你自己讲话不当心,还要怪我。”

“先生,这边。”服务生拉开了门。

他们同时看向来人。江君涨热的脸瞬间冰冷,差点脱口而出:“怎么哪儿哪儿都有熟人?”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令江君同志伤心伤肺的前任男友—尹哲。尹哲还是老样子,一派正气凛凛的好少年。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尹哲皱着眉头问江君。

Du看了眼尹哲,慢条斯理地帮江君点烟,瞳孔里跳着火苗:“还用给你们介绍吗?”

“您最好给介绍一下。”江君呼出了烟,“我认识他,他不见得认得我。”

“OK. Jay,这是我最棒的搭档,Juno。”

江君手指轻轻一弹,一段烟灰断裂在烟缸里,她伸出手:“你好。”

“你好,江君,我是尹哲。”尹哲用力地回握住她,力道大得令江君皱眉。

“Juno会是你的老板。”Du看了江君一眼,“从分析员做起?”

江君不置可否地笑笑,这时候倒想起要与她商量了。

“我只缺项目经理。”

“没问题,我可以胜任。”尹哲答得坚定。

再见到尹哲,江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不怨恨也不再喜欢,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不过江君的直觉告诉她,尹哲的出现会给今后的生活带来不少麻烦,要早做安排。

饭后,Du让尹哲去公司,他老人家则毫不客气地坐上了江君车子的副驾驶位。

江君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交代:“我以前追过你弟弟,可他喜欢的是别人。话只能说到这儿,小时候犯的错我不想再提。”

Du轻笑:“明白了,可还要你来带他,我不放心别人。”

“随便你。”江君真的是无所谓。

“没问题吧?”

“你怎么会和他挂上关系?世界真小。”江君耐不住好奇心。

“三四十年前我妈妈没能跟着外祖父一起去美国,我生父当时是个小头目,暗地里救了她一条命,后来我妈就跟了他,还偷偷生下了我。后来他们结了婚,我妈再一次怀孕时发现丈夫出轨,那女人也怀了孩子。我妈素来心高气傲,打掉了肚里的孩子跟他离婚,趁着政策刚松动就带着我去了美国。我的外祖父接纳了自己的女儿,不过不是很喜欢我,我母亲一再婚便送我去读寄宿学校。”

从未听Du讲过家世,江君趁势继续打探:“听说你家很有钱很有钱,到底多有钱?”

Du笑道:“不如你跟我回美国看看?”

“算了,你又不受宠,估计没什么钱,假豪门。”

“如果我说我外祖父去世后所有的财产都归了我,你会不会立刻嫁过来?”

“你家珠宝行那么有名,起码要给我一百克拉的大钻戒我才考虑。”

“别反悔。”

江君好奇:“真的有那么大的?”

“要不要去看?我们可以周末过去,我叫那边安排一下。”Du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

“别,别,我怕我把持不住,抢劫你。”江君感叹,“你说你个大财主在外面这么拼干什么?”

“当初只是一时气盛,不想让他们瞧不起,后来发现做这行蛮有意思的。”

“说到大少爷,丁世翔前几天问我MH这边有没有合适的职位,说因为他父亲的原因弄得天汇人人都知道他是丁家大少爷。我想应该是天汇和他父亲有了进一步的合作,不如提前收网吧。”

Du说:“不急,我得到消息,丁家的生意出了些问题,我们可以一箭双雕,他家在东南亚那几块地皮还是很有赚头的。对了,丁世翔是不是在追你?”

“他要追也是追求你。”江君笑着把车停到车位,“下车吧,老板。”

尹哲早已在江君办公室外等候,江君让他进屋,他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像幼儿园里等待发糖的孩子。他总是表现得像个孩子。江君靠在椅背上,打量着他,想着当年到底哪根筋搭错看上了他。

“去年才知道你在这儿工作。”半晌他打破了沉默,“乔娜告诉我你在这里。”

江君不想跟他废话:“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再提也没意思。你需要记得的只有两件事:第一,我是Juno,你的上司;第二,你做得好,会有奖励和升职,如果做得不好,我会立刻让你滚蛋。明白吗?”

尹哲迟疑地看了她片刻,点点头道:“明白。”

“等一下Sally会交代你该做的事情,有问题你可以来找我,但我更希望能看到你自己解决,OK?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了。”

“你可以出去了。”

属于他们的爱情已经结束,更准确地说,那是江君一个人的爱情。

第七章

为爱勇敢

在江君十九岁那年,尹哲研究生毕业在家复习,准备ACCA的考试。江君依旧读她的本科,下课后跑去尹哲与同学合租的房子里,打扫卫生,洗衣做饭。

那年王菲已经和窦唯结婚,生了宝宝。

江君和尹哲关系纯洁,接吻都是点到为止,中规中矩。

报纸上王菲和窦唯坐在餐厅里对视,那一幕真是美好。

那时江君决定要开一家自己的餐厅,一家叫爱之城的餐厅。

尹哲的家人依然不喜欢她,觉得江君就是个长着精致脸蛋的小妖精,根本上不得档次。

尹哲对家人的态度并不在乎,他告诉江君,他爸妈逼他跟很矫情的女人吃饭,搞得他只能尿遁。

江君知道他们家的事情。尹哲的母亲是北方某市税务局局长的女儿,他的亲生父亲是当地主管经济的副市长,大他母亲十五岁,离过婚,前妻带着儿子远走他乡。在尹哲四岁的时候他的生父因经济问题被判刑,他的母亲带着所有的财产嫁给了现在这个男人,并很快又生了个女儿。

尹哲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直到老人去世,他的母亲才接他到身边,那时他已经快十六岁了。他是个极度缺乏家庭温暖的人,觉得自己没有家,没有人爱。尹哲总是对江君说,他喜欢吃她做的东西,有家的味道。

江君郑重地告诉他:“我们会有一个家,我是妈妈,你是爸爸,我们是爱人,是彼此的孩子。”

她跟奶奶说,她爱尹哲,毕业后就要嫁给他,希望奶奶见见尹哲,见见她心爱的男孩。奶奶笑着骂她不害臊,说再等等,等到毕业再看也来得及。

那一年,袁帅回国工作,江君和他家的司机去机场接他。

袁帅出闸后开心地冲她挥手,抱着她转了好几个圈。一个瘦小的女孩推着行李车走到他旁边,挽住了袁帅的胳膊,对江君说:“Hi,我是乔娜,你哥哥的女朋友。”

江君小时候每次犯错都会被爷爷关起来罚写大字,她最喜欢临摹的是书房墙壁上挂着的那句诗:任凭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江君只是略微地变了变脸色,随即恢复常态,开心地跟她打招呼,一路谈笑风生地回家。

她没有告诉尹哲乔娜回来的消息,也没有告诉袁帅尹哲和乔娜的关系。她什么都没有说,只当乔娜是个陌生人。

一切没有任何改变。上课下课,陪尹哲读书,照顾他的生活。

袁帅成为GT内地办事处的负责人,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

乔娜在她当某分行行长的父亲安排下进入某内地银行,不用做多少事却有着令人羡慕的薪水。

袁帅和乔娜的生活跟江君和尹哲的毫无交集。事情按原来的轨迹运进,没有任何偏离。

江君松了口气,谁料这只是风雨前的沉静。

王菲在北京开演唱会,她和尹哲去看了。江君亲耳听见了王菲的爱情,看见窦唯在她身后为她打鼓,他们的女儿有着窦唯的眼睛、王菲的嘴唇。偶像的爱情开了花结了果,她和尹哲的呢?

尹哲参加了ACCA培训班,认识了很多朋友,他带江君和新朋友认识,红着脸搂着她说:“这是我女朋友。”

他们去迪厅,群魔乱舞般发泄着青春的躁动,有人摸江君的屁股,江君一拳打出了色狼的鼻血。

她颇为得意地告诉袁帅这件事,可袁帅问她,为什么打人的不是尹哲?江君愣住了,也许是他没反应过来,虽然当时尹哲就在她旁边,那个流氓是他的朋友。

报纸上说王菲和窦唯吵架了,在另一个城市里,住在不同的酒店,可他仍站在王菲身后帮她打鼓。

尹哲ACCA考试还差三门就全部通过了。他越来越忙,积极地参加各种培训班,和他的朋友去酒吧,去迪厅,只是再不带江君同去。江君想去,也想有朋友。以前的她就像在玻璃罩里生活的人,鲜活的世界,看得到,听得见,却始终无法触及。如今尹哲打碎了玻璃,却又不愿带她飞翔。

她和自己的同学一起去了酒吧,去了迪厅,玩得畅快淋漓,没有色狼,没有尹哲。

系里推荐江君参加辩论大赛,她争气地拿了最佳辩手奖。同学在台下为她尖叫助威,可尹哲没好气地指责她:“你就那么爱出风头吗?”

奶奶拿给江君一份复印的文件,那是尹哲新近提交的留学申请,申请的学校是乔娜毕业的那所。

尹哲要出国,没有告诉过江君,他的计划里没有江君。

奶奶问她怎么办,江君想都没想地说:“当然要一起去!”

她装作不经意地问尹哲,有没有继续深造的计划。尹哲含糊地说:“没想好呢,再说吧。”

再说吧,和谁说?尹哲用事实告诉了江君,他只和乔娜说。

江君找到了放在尹哲卧室里的几本课程笔记,上面用中英文写着那个女人的名字。乔娜,无数次出现在尹哲日记中的名字,阴魂不散地游荡在他们的爱情里。

江君竟然天真地以为,她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一切会照旧。她对自己说:“钟江君,你根本就是个傻瓜!”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照顾尹哲,逃课跟踪他。看他眉飞色舞地与乔娜攀谈,看乔娜哀怨地倒在他怀里,看他怜惜地擦掉乔娜的眼泪,看他搞笑的鬼脸让乔娜娇笑不断。

尹哲,乔娜,分别是江君的男朋友和袁帅的女朋友。

江君忍无可忍地走到他们旁边。乔娜站起来,笑着说:“真巧。”江君不理她,只是盯着尹哲的脸,那么的神采飞扬。她想起不久前来看她的袁帅,瘦了好多,眼下泛着青黑。他说:“乔娜可能有别人了。”

江君不怒反笑,俯身趴在尹哲的肩头,调皮地拉他耳朵:“你跟我嫂子说什么呢?”

之后,她频繁地约乔娜见面,亲热地手拉着手,姐妹情深得令人恶心。她俩无所不谈,江君满足了乔娜的好奇心,也探听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她们逛街,听乔娜讲袁帅如何爱她。还真是爱啊,乔娜能眼都不眨一下地花掉寻常人大半年的收入。

“圆圆哥哥对你真好,你可真幸福!”江君总是这样说。

乔娜送她条丝巾,江君假装不认识那个牌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吊牌。

“这是戴安娜王妃最喜欢的牌子,我替你哥哥送你的。”乔娜得意扬扬地替她戴上,“真好看,你还真像个公主呢。”

江君低着头道谢,等她离开,立刻解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心想:你的东西我不要,我的你也别来抢。

袁帅来找江君,依然愁眉不展。江君知道他是为了乔娜,她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圆圆哥哥,任他低头亲自己的额头。

“你觉得高兴吗?和那小子在一起高兴吗?”袁帅问。

“你呢,圆圆哥哥,你和乔娜在一起幸福吗?”

袁帅低头苦笑:“爱情这东西,真他妈的折磨人。”

江君有些想哭:“对,真他妈的折磨人。”

她的爱情,袁帅的爱情,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乔娜。

江君和尹哲恋爱两年,第一次吵架。

尹哲质问她和袁帅的关系,他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江君难过极了,不假思索地说:“你就知道乔娜!”

尹哲怔住了,江君夺门而出,在操场上不停地奔跑,好似个陀螺,想停下来,鞭子却在别人手上。

尹哲找到她,像被冤枉的孩子,那么的无辜委屈,说:“我跟乔娜没什么。”

江君说:“袁帅是我哥哥。”

她选择相信尹哲,因为她爱这个男人,可尹哲呢?他们开始不断地争吵,为袁帅,为江君的身份。

不知道乔娜究竟跟尹哲说了什么,尹哲竟然以为江君是袁帅家的童养媳。在解放五十年后,一个参加革命多年的将门世家会养童养媳?江君哭笑不得,真想敲开尹哲的脑子看看有没有进水。

她不能容忍乔娜的挑拨离间,直截了当地告诉对方,如果还想跟袁帅好,就请她自重。

乔娜讥笑:“凭什么?”

江君给了她机会,是乔娜自己选择的死路。是狐狸就一定会露出尾巴,是鬼就一定怕阳光。女儿这样贪婪,有个挪用公款炒股,亏得血本无归的父亲也不奇怪。

江君带着尹哲去了袁帅家,跟袁爷爷、袁叔、阿姨一一介绍说:“这是我的男朋友。”

回来的路上,尹哲求她原谅,背着江君在马路上走了两小时。

江君催促奶奶尽快见尹哲,奶奶笑着答应安排。

有人告诉江君尹哲最近好像很缺钱,四处借款。江君知道这是尹哲在帮乔娜还债,除了对自己,他永远不会对别人说不。他帮乔娜变卖各种首饰、衣物,甚至卖掉了心爱的电脑。

江君阻止他,尹哲说:“我们就是朋友,她有求于我,我帮她是应该的。别人都可以不理解我,但你不能。乔娜为了家里的事情都快崩溃了,你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如果再不能补上口子,一旦被查出来,她父亲会坐牢的。你那个浑蛋哥哥他竟然不管不问,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江君冷冷地看着他手里的钻石吊坠,至少有两克拉大。

“你知道这玩意儿值多少钱?你又买过什么给我?为我做过什么?”

她指着那个吊坠清清楚楚地告诉尹哲:“袁帅不是浑蛋,就因为他是个好男人,所以他心甘情愿为乔娜花钱,可他没责任、没义务为她家人的贪污亏空埋单。”

好几次江君想对袁帅说明实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是怕伤害圆圆哥哥还是尹哲,她不知道,也许两者都有。

奇怪的是,袁帅应该知道是江君在后面捣鬼,虽不帮乔娜,却也疏远了江君。

江君心里很苦。她不想伤害任何人,但别无他法。她的爱情,像在打一场攻坚战,没有输赢,只有伤害。

尹哲站在他继父的公司的门口,徘徊、踌躇、挣扎在进与退的边缘。

江君攥紧了他的手求他别进去,可他还是走了进去,去求一个他鄙视了很多年的人,为了他所谓的友谊扔掉了自己坚持多年的尊严。

他说:“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是她错了吗?江君想哭,却哭不出,眼泪淤在心上,流不出,散不尽。

待尹哲垂头丧气地走出来,江君问他:“值得吗?”

尹哲说:“我看不得我的朋友受苦。”

“那我呢?我受伤、受苦就可以?”

“跟你有什么关系?”

江君笑得很难看。跟她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问得真可笑。

尹哲从来不会把幸福给她,她千方百计维护的这段感情中竟然从来就没有过她。

命中注定的荒谬,一场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闹剧。

江君恨尹哲,恨乔娜,想找圆圆哥哥说说心里话,可他的秘书却说他出国了。出国了,手机放在北京秘书这儿?

后来,尹哲高兴地告诉江君,乔娜父亲的事情有希望了,袁帅答应帮乔娜摆平。

江君冷笑,并继续给袁帅打电话,他不接便不停地打。

江君让同学帮忙查了袁帅的出入境记录,果然不出所料,最近这两个月他一直在内地。江君又向袁帅一贯搭乘的航空公司查证,得到了袁帅订票信息:他过几天要去美国,回程机票订的是一个月后。

江君在袁帅出发的前一日早晨,坐在他公司楼下的茶座里细细填写表格。在检举人一栏签字时,她犹豫起来,想听听尹哲的声音,哪怕是一句“你在哪里”都会令她放弃。她拨通电话,语音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江君举着电话耐心等待,却看见乔娜挎着皮包,讲着电话摇曳着走进大楼。

电话终于接通了,尹哲很高兴地说:“乔娜找到人帮忙解决这件事情了。”

“袁帅帮忙弄的?”

“不是你那个浑蛋哥哥,总之,她叫我不要担心,现在正准备跟那人谈。”

江君看着袁帅拉着掩面哭泣的乔娜拐进一旁的咖啡厅,觉得自己真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能爱上尹哲这么缺心眼的傻瓜。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她边说边在表格上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钟江君。

既然那么喜欢哭就哭下去吧,反正会有傻瓜心疼的。

出了写字楼,江君对司机说:“去银监会。”

袁帅出国当天,江君终于在他家里堵住了他。袁帅还是疼她的,陪着江君玩电玩玩到出发前一刻。江君送他上车,裤兜里装着和他拥抱告别时从他口袋里偷出的手机。

接着她拨通了袁叔叔的手机号,涕泪纵横地哭诉了乔娜的种种劣迹,根本不用江君添油加醋,随便摆几件事实出来袁叔叔就气得脸红脖子粗。

再后来,乔娜约她喝茶,江君不能辜负她的热情款待,也备了份大礼准备送她。乔娜向江君示好,希望她帮自己在袁帅父母面前说几句好话。江君问她:“你还爱尹哲?”

“尹哲?他是很好,就是太小,我可没兴趣养儿子,我只是追求我想要的东西而已。你也太小,不理解没关系,以后长大了自然就知道我的感受了。”

“那你为什么老招他?”

“我不去招他,他也忘不掉我的。”乔娜笑起来,“小妹妹,大部分男人都会对自己的初恋念念不忘,尹哲是个重感情的人,更是这样。”

“那我只能让你消失了。起码他不会再见到你,我心里也能痛快些。”

“妹妹,你港台剧看多了吧?”乔娜啼笑皆非地看着江君,“你想泼硫酸还是想捅我几刀?别傻了,男人爱你,你做的事再出格他们照样爱;不爱你,你为他们死了,他们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江君,别跟我闹,你才多大?见过多少人?我真挺喜欢你的,你要是把我当嫂子,我还能为难你?”

“你想当我嫂子?可袁帅爸妈是不会要你进门的。”

“你只要帮我就行!他们不是很喜欢你吗?你帮我说说,引荐一下……我怀孕了。”

江君冷笑。多老的桥段,真好意思拿出来嘚瑟:“凭什么?”

“这样,我不会再找尹哲。你们多般配,都那么可爱,其实我是想撮合你们的。”

“是吗?”江君想起尹哲看那些暧昧短信时的表情。

“真的,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晚了。”江君叹了口气。

“什么?”

“你要不要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再晚他的手机就要被没收了。”

乔娜的父亲被抓,乔娜被监管办带去协助调查。她联系不到袁帅,无法证明那些首饰、皮草、名牌衣物的来路,更得不到任何的帮助。

待袁帅回国,大局已定。

袁帅带着她签字的检举文件杀来宿舍兴师问罪,双眼血红,怒火冲天。

江君不想失去尹哲,也不想失去袁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尹哲和乔娜见面的照片、尹哲手机短信内容的照片、俩人的通话记录,还有尹哲的日记,问袁帅:“我这么做错了吗?”

爱让她变得自私、恶毒,可江君不后悔,爱情就是这样,就该这样。

看着袁帅凹陷的面颊和黯淡的双眼,江君能说的只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眼泪忽然落下来,猝不及防。

在她最不想见到尹哲的时候,他来宿舍找她。

袁帅正坐在江君的床上,他们像两只受伤的小兽依偎在一起。

尹哲转身离开,门重重地被关上。

江君没追他,满心的凄凉:“圆圆哥哥,你说不怪我,可有人会替你惩罚我的。”

她送袁帅下楼,在楼门口看见蹲在一旁的尹哲。

袁帅看了眼尹哲,揉揉她的头发,转头离开,江君似乎听见他说了句“对不起”。

尹哲垂头丧气地跟在江君身后走进宿舍,江君心想:摊牌好了,太累了,到了这一步,还能怎么样?

“你爱我吗?”尹哲问。

“爱!”

“那袁帅呢?”

“他是我哥哥,我们是亲人。”

尹哲孩子气地挠挠头发:“我们和好吧,你不理我,我难过死了。”

“你爱我吗,尹哲?”这话江君问得很无奈。

“当然爱啊。”

“你爱我什么?”

“你很聪明很独立,再有就是很克我。你有些地方特像我,我在你面前总是赤裸裸的,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你都能猜到。虽然你说的话、做的事对我来说有时很难接受,但你总是正确的。有的时候我也挺烦你的,但就是没辙,我就是爱你,跟你在一块我就是高兴。”

“那乔娜呢?”

尹哲有些犹豫:“她?她就是朋友,有些事她撑不住,求我帮忙,我能不帮吗?她跟你没法比,太脆弱,单纯得跟花骨朵一样,对谁都太好,容易被别人欺骗伤害。算了,不提她了,她够惨了。”

乔娜单纯?江君想,如果乔娜单纯的话,那这个世界真的太肮脏了。

“我以后不理乔娜了,你别不理我了。”尹哲搂住江君的腰,讨好地从口袋里拿出她最爱的巧克力。

他才是真正单纯的那个吧,这样一个男孩子要江君怎么放手?爱了那么久,江君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他。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她陷入了死循环,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

就这样,江君和尹哲吵架,和好,吵架,和好……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尹哲的父母对她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翻转,之前的冷漠和无视彻底消失。

江君知道是尹哲把她和袁帅的关系告诉了家人。她还知道乔娜父亲的下台导致尹哲继父贷款的计划全盘落空。他们以为江君能帮他们做什么,几次提出拜见她的家人。他们以为她是好运的开始,可江君知道自己只是个穷困的赌徒,唯一的筹码是家人对她的爱。

江君告诉尹哲,自己不可能为他的家人提供任何的捷径与便利。

尹哲无所谓地说:“管他们干吗?我们自己过我们的日子,又不靠他们。”

是尹哲天真,还是她想得太复杂?真能不管就太好了。

很快,所有的媒体都在热炒“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整治地产业违规操作的通知”这个新闻,一大批地产商被列入调查名单,其中就有尹哲的继父。他的母亲哭着求江君帮忙,尹哲告诉她问题出在批文上,而那个批文是乔娜帮忙弄来的。

江君不懂这些,拿着复印件去找袁帅,一定是他搭的路。

袁帅痛快地承认是他做的,可怎么会有问题?

江君跟律师研究批文的法律效力,袁帅不停打着电话探听消息。

律师告诉她只是一个很小的环节出了漏洞,如果不是刻意追究,这份批文还是有效的。

怎么会这样?她疑惑地看向袁帅。他不知道听到了什么消息,躲躲闪闪地回避她的目光。

袁帅说:“你赶紧回家吧。”

江君预感到自己的天要塌了,踉跄着走进家门,发现奶奶和妈妈已经在客厅等她。她们说,你和尹哲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分手,二是尹哲彻底脱离他的家庭。

“这件事情,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

没人回答江君。

彻底脱离?是指家破人亡?她毁了别人家,还会有幸福吗?

江君看着眼前的签证和入学通知。不是帮她选好了吗?从头到尾就只有这一条路,不是吗?怪不得从未有人阻拦过她和尹哲在一起,不是因为接受,而是知道结局。

她输了,一出生就输了,输在别人艳羡的家世,输在她以为爱她胜于一切的亲人手里。

在利益面前,亲情、爱情、梦想,没有什么是不能被牺牲的。她不想这样,只想要爱。

她跑过熟悉的院落、桥梁,看见那堵院墙离她越来越近,直到被她甩在身后。脸上是汗水还是眼泪,她分不清,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不再有高墙,不再有禁锢。

江君选择了第三条路,她自己的路—放弃自己的家庭。

北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江君看不清前方,也无法后退,只能向前跑去。她强撑着迈上尹哲家别墅前的最高一层石阶。好冷啊,走了这么远,这么久的路,只差一步了,迈过那道门,她就可以获得温暖。

尹哲扶着乔娜走出来,神情比风雪还冰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乔娜是我以前的女朋友还是因为是袁帅的未婚妻?你不但举报了她父亲,还陷害她?”

他抓住江君的肩膀歇斯底里地晃着:“你怎么那么狠?你喜欢什么就要自己霸着,对你哥这样,对我也这样,你到底想怎么样?”

漫天盖地的白雪逼得江君快要窒息了,刺骨的冰冷叫嚣着从四面八方涌进她的身体。他为什么永远只相信乔娜说的?

她还能说什么?他永远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人和事。他相信乔娜,相信乔娜说的一切事情。那么她呢?她的话呢?

“是我举报的,但我没有陷害她。”江君竟然出奇地平静,“她做的什么自己清楚,这是她自己找的。”

啪!

她被重重地打了记耳光,晕眩着从台阶上滚落。

天翻地覆,她的家庭、爱情全数倒塌,漫天的尘埃、碎屑。再也回不去了,她的亲人,她的家,她的尹哲,她的爱,江君所有的一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早知道,她就不爱了,她真的不敢再爱了。温热的液体滑过她的脸颊,她却感觉不到疼,看着尹哲,任凭血迷糊了双眼。

“君君!”有人大声叫着她的名字。

江君侧过头,看见袁帅向她跑来,还是小时候那个样子,戴着军帽,扎着武装带,神气得要命。他冲她张开双臂说:“别怕,别怕。”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江君把手伸向袁帅:“圆圆哥哥,你带我走吧!”

点击下图

一键将这本甜到内伤的恋爱指南抱回家!

• end •

排版 | 小白马

图 | 白马时光

连载|罗云熙、白鹿同名电视剧原著《半是蜜糖半是伤》第八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连载|罗云熙、白鹿同名电视剧原著《半是蜜糖半是伤》第八弹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