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5.7亿存货“失踪”调查

前有獐子岛“扇贝逃跑”,后有5.7亿洗涤用品“不翼而飞”,仓储合同是真是假?巨量存货是否存在?A股上市公司存货成迷

广州浪奇5.7亿存货“失踪”调查

文丨《财经》记者 王颖 冯奕莹

编辑丨陆玲

前有獐子岛“扇贝逃跑”,后有洗涤用品“不翼而飞”,A股上市公司的存货,就像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地雷,令投资者胆战心惊。

9月27日,广州浪奇(000523.SZ)发布《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无法盘点存放于瑞丽仓、辉丰仓价值5.72亿元的存货,但涉事的两家仓储公司,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随后,鸿燊公司回应称,“有签约,但货未入库”,辉丰仓公司方面表示“合同、公章都是假的,已报案”。

上市公司与仓储方各执一词,一时间,5.72亿存货陷入“罗生门”。

广州浪奇的半年报显示,其存货总价值为15.71亿元,也就是说,此次“不翼而飞”的货物价值占总存货价值的三分之一,若无法追回,公司需要对前述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将对净利润产生巨大影响。

目前,深交所已对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投资者已选择“用脚投票”。9月28日早间,广州浪奇毫无悬念一字跌停,直至收盘,广州浪奇报收于5.13元/股,跌10%,卖一位置27万手封单,现市值32亿元。

对于浪奇,价值5.7亿元的库存,会有多少呢?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浪奇是一家老牌日化企业,始建于1959年,前身为广州硬化油厂,是中国华南地区早期日化产品定点生产企业。1993年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目前主要产品为浪奇洗衣粉/洗衣液。

以浪奇的主打产品洗衣液计,根据各大电商报价,7kg洗衣液套装售约57元,那么5.7亿元能购买7万吨的洗衣液。如此货物量,以10吨容量的中型卡车运送,7000车才能拉完。

物理体积上如此庞大规模的库存,其运输、仓储过程多少会有痕迹,为何会扯皮不清?

事情后续走势如何,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宋一欣称从法律上看,行政监管机构介入、刑事报案、民事诉讼确权与保全皆有可能,关键是事件的真相。

除了存货“蒸发”,广州浪奇还面临债务逾期、资金紧张、上半年业绩亏损等问题,其财务状况令人担忧。

就上述事件,《财经》记者已向广州浪奇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巨额货物“不翼而飞”

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称,要对公司存放于瑞丽仓、辉丰仓的5.72亿存货进行盘点,而两家仓储公司否认保管此“存货”,双方各执一词。

之后,广州浪奇组织了包括律师在内的独立存货清查小组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了解情况,与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辉丰公司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两家公司依旧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宋一欣表示,广州浪奇要确认与盘点“存货”,需要其有财务凭证、仓储单等为依据,若单据遗失,也需有迹可循,毕竟存货价值巨大。

根据广州浪奇公告,公司与鸿燊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根据《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以下称为“瑞丽仓”)。

公司与辉丰公司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根据该4份仓储合同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以下称为“辉丰仓”)。

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库存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

广州浪奇表示,由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公司已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上述两家公司发函要求对方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9月16日,公司收到辉丰公司发来的《回复函》。辉丰公司表示,其从未与公司签订过《仓储合同》,公司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辉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辉丰公司从未向公司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公告中,广州浪奇称2020 年 9 月 18 日,公司聘请律师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查询辉丰公司的工商内档,但仍未能核实《2020 年 6 月辉丰盘点表》与《回复函》 上加盖的辉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对该事件,广州浪奇称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与投资者关系较大的是,广州浪奇称待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公司将根据相关证据对5.7亿元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到底谁在说谎

这一存货“罗生门”事件,也引发了监管的关注。

深交所28日发来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公司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并于10月13日前将相关核实情况书面回复。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存货“不翼而飞”,审计机构可能也有责任,因为在定期报告审计的时候,审计机构是需要实地去仓库盘点的。广州浪奇2019年财务报告的审计机构为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

对于合同及印章的真假,双方各执一词,又该如何验证?

上海申宜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龙国认为,合同到底真假其实不难验证。广州市浪奇可直接找该两家公司核实印章,或者广州浪奇从本方持有的合同倒查来源,对经办方等追溯也能初步知真假。初步判断真假后,如果涉嫌合同造假,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最终公安机关很容易查出合同的真假。

此事未来会有几种走向?不同情况下,相关方法律责任有何不同?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

如果仓储合同为真,存在货物仓储的事实。那么作为保管人的两家仓储未尽到妥善保管义务,造成货物丢失,两家仓储公司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仓储公司对存货人进行欺诈,构成犯罪的要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存货人浪奇公司单方面造假,提供假的仓储单据,未将货物入库,或者根本就不存在该笔货物。那么所谓的货物丢失与仓储公司无任何关系,也不会承担因此产生的责任。上市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投资者可通过法律途径向上市公司索赔。

最后,如果存货人浪奇公司与仓储公司合谋造假,根本没有货物入库,那么双方都应当承担责任。如果存货公司员工与仓储公司员工合谋将属于单位的存货非法倒卖,则员工作为侵权人应当向存货人承担侵权责任,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早已麻烦缠身

除了离奇失踪的存货外,广州浪奇还陷入了债务违约的窘境。

9月24日晚,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广州浪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债权人包括多家商业保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银行等。

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是因为公司与保华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与中冶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执行。

从半年报来看,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6.47亿元,而短期借款高达26.95亿,长期借款有1.80亿元。资产负债率近80%,流动比率为1.24,速动比率0.98。广州浪奇在中报中表示,公司短期借款增加,刚性债务规模增长较快,短期偿债压力有所上升。

此外,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61亿元,而2019年同期仅为-6760万元。广州浪奇称,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外部经营环境发生变化,公司销售回款减少,应收账款收款难度增大。同时公司对上游供应商按合同进度付款。

不仅是资金流紧张,2020年以来,广州浪奇的经营业绩也不容乐观。

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出现亏损,这是公司近十年来首度亏损。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实现营业总收入38.8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3.3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1.14亿元,2019年同期为2614.94万元。

对于业绩下滑,广州浪奇称主要原因系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由于整体经济受到疫情影响,民用产品市场衰退,同时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对化工原料需求大幅减少。公司对贸易业务模式进行调整,主动降低低效益的化工贸易业务规模,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的“化工贸易业务”,是公司近年来大力拓展的方向。半年报显示,广州浪奇主要进行日化产品的生产,并在此基础发展了化工原材料的生产、销售及大宗贸易业务。而从公司近期频频发布的仲裁、诉讼公告来看,部分亦与大宗贸易业务相关。

(《财经》实习生赵宇对此文亦有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广州浪奇5.7亿存货“失踪”调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