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温度越高,对水稻的收割越有利。

连日来的高温炙烤,阻挡了大家出门的脚步,但是南马镇西瑶自然村的田野上一片繁忙的景象。隆隆作响的收割机在稻田里穿梭,越叠越高的稻谷在阳光下金光灿灿,割稻人的汗水也在不停地流淌。

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大量汗液带走了体内的水分,割稻客一天不知道要喝多少瓶水。

双手忙操作无法擦汗

7月24日,在南马镇西瑶村的一片稻田里,来自沈阳的李健辉正和同事熟练地操作着收割机。稻谷进入滚筒之后,稻茬平平整整,只留下被粉碎的稻秆慢慢地不断延伸。滚滚稻浪和热浪交织在一起,犹如一支舞曲。收割机的操作空间没有任何降温设备,仅有操作台上一块小塑料板遮挡着毒辣的阳光。面对长驱而来的热气,李健辉双手操控着收割机,无法擦汗,只能任由脖子上挂着的毛巾吸收“刷刷”直淌的汗水……

在阳光的映照下,李健辉的肤色显得格外黝黑,黑得发亮,他戏称“可以和黑人媲美”。

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虽然脸被晒得发红,但丰收的喜悦冲淡了收割的劳累。

机械收割换人不停机

这是李健辉第二次来到东阳。去年他和同事来东收割晚稻,活儿干得好。这次,稻田的老板又邀请他们过来割稻。

李健辉从事收割仅2年时间,却已经将大江南北几乎跑了个遍。4月中旬到山东收小麦,收完回辽宁,再到江西收早稻,然后到浙江,8月底到四川,还要到内蒙古收豆子……对于每个节点的目的地,他都如数家珍,这也意味着他一年到头都在外奔波。

说起住宿问题,李健辉表现出了东北汉子的直爽,轻描淡写地说:“走哪住哪呗。”割稻客一般两人一组,车上住一人,另外一人就在路边搭个帐篷睡。在外闯荡,最宝贵的就是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李健辉他们这次总共有3辆车一起来东阳,就算有时候其中一辆收割机发生故障了,当天的报酬照样大家平分。

正值抢收的时候,加上今年早稻大丰收,割稻客们就算是中午吃饭也是“换人不停机”,吃完饭就干活。“割稻就是越热越忙,稻子也是越热越好。”李健辉说,因为早上露水重,要等露水干了才能收割,这几天炎热的天气正适合收割。

“稻子都是直立的好收,前几天的大雨把很多稻谷吹倒了。”收割倒伏的稻谷是每个农机手的“噩梦”,需要凭着高超的技艺操作收割机来回几次,才能将倒伏的稻谷收割起来,这样一来,效益减少了很多。“正常的稻谷一天能收100多亩,但是倒伏的可能只能收10亩。”

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劳作间隙擦把汗。

高温作业还要持续20天

7月24日是割稻的第4天,这样高强度的高温作业还要持续20天。“虽然连续作业时间长,但我们更喜欢这样的种粮大户,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愁没活干。”李健辉说,虽然每一分钱赚得都很辛苦,但用起来也格外踏实。他们的雇主周许舟是一个来自安徽的小伙,今年35岁的他从事种粮行业已经15年。这些天他每天早上都5点多起床,一直工作到凌晨才回家。“早上卖稻,晚上烘稻。”他说,因为南马镇没有烘干机,每天晚上收割结束,还要到横店、画水去烘稻。

面对40℃酷暑下的作业,穿着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没人发出怨言。对此,周许舟说:“只是干一行爱一行罢了。”

【原标题: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高温下的表情丨稻浪滚滚 割稻客的专属“热”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