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在愚园路的一所上世纪30年代就建成的老房子里,baby靠在沙发上回忆着儿时时光。

黑色羊毛针织衣、蓝色牛仔裤均为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小时候Angelababy住在上海的老弄堂,

乌漆色的大门,藤蔓缠绕着老虎窗。

长长的巷子由着她跑来跑去。

那里有她的童年,她的神秘小花园。

夏季清润而迷离,梧桐新叶换了老叶,树条袅袅,拧出一地清凉。敲碎的花岗岩铺成路面,自行车在上面走,发出“哐哐”的抖动声。老上海人都知道这种弹格路,走路硌着鞋底,雨天溅起一裤管的泥。

南京西路的一条老弄堂里,留存了Angelababy的童年记忆。西洋联排别墅风格,古朴的红砖墙,抬头看是小小的天井,杂乱无章的电线穿过。长竹竿依次递出窗,形成五颜六色的晾衣场。洗衣机、躺椅,各家的杂物堆在外面。不时走出趿着拖鞋、穿家常衣服的男人女人。

她还记着房子的格局,进门后有一小院落,一栋有三层,一个房间就住着一户人家,厕所、厨房、走廊都是公用的。她家的房子是个正方形,走出来是个小花园,种一点花花草草,由于挑高很高,还隔出一间小阁楼。“房子是外婆的单位分的,那时候她的工资是二十几块。”

外婆和舅舅都住在这里,一家人很热闹。厨房间里煤气灶连成了一排,是阿姨们交换家常的场所。老房子隔了门、隔了窗,却隔不了人们絮絮的说话,孩子哇哇的哭闹声、缝纫机的轧轧声、家家户户锅碗瓢盆的响声。这里没有秘密,出来进去不用锁门,荡漾着热闹的市井趣味。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Baby在衍庆里老弄堂 里骑着自行车,这里有着她幼年时十分熟悉的生活气息。

黑色棉质衬衫、黑色皮质抹胸、 黑色皮质长裤、黑色小羊皮马鞍腰带均为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小时候她最喜欢在弄堂里玩,和小伙伴一阵飞跑。爷爷给买了一辆自行车,骑上去有点大,老是摔跤。“ 出来玩的都是小男孩,我小时候是跟男孩一块玩大的。”院子里有一个金属栏杆,她那时个头还不高,像玩单杠似的骑上去,一圈一圈地转,还经常倒挂着看这个世界。

天热都在外头乘凉,老人静静地躺在竹榻上,身上涂着六神花露水。中年人以下棋打牌居多,女人们在凳子上嗑瓜子,借着傍晚的天光做活计。她家就在恒隆广场对面,当时还没盖起来,但已经有了波特曼酒店,上海展览中心。“ 我记得锦沧文华大酒店,门口有好多旗杆,人在下面乘凉。”

巷子里有个小花园,童年时觉得它可大了,像爱丽丝的森林一样神秘。她总想翻过围栏,看看里面有哪些神秘莫测的事 。“ 我觉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草,各种各样神奇的生物,它们有魔法,晚上经常梦到这里发生的故事。长大了回去一看,什么呀!是个两三步就能走完的地方。”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愚园路附近的老弄堂,绿植与晾衣架交叠出浓郁的老上海生活气息。

上小学的日子很快到来,她读的是位于徐汇区长乐路的长乐小学。那一年学校刚成立,校舍、办公楼是崭新的。七层高的教学楼,旁边是400 米标准跑道,一个排球场。这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一直读到六年级才被分到另一个校区。每周一升旗仪式必须穿校服,其他时间穿自己衣服,因为爸爸做服装生意,她穿得可时髦了。

她在年级最好的班,四年级以前成绩却总是倒数。五年级即将重新分班,为免于分到“差班”,她开始愤发图强,一举考到年级前列,还当了中队干部 。“ 当时还有一个契机,有一次我考得特别不好,老师把我妈请到学校训话。我妈生气了,当时我是扎马尾的,她拽我的辫子从学校走到家。我回到家就哭,然后想怎么能奋发图强,从写好每一个字开始,背好每一篇课文开始。学习就是得一步步走,真的没有捷径。”

当时同学介绍了一位特别好的补课老师,每周六她到老师家补数学,一度爱上了数学课,初二上学期期末还考了一百分。Angelababy自己都很惊讶,以前经常是六七十分、七八十分。“我最调皮的那一阵,就是老师在讲课,我看着窗外,玩一玩,课文不会背,作业不想做。”

她每天在学校吃午饭,小学生吃完饭被老师强制性午睡,中学生比较自由。她偷偷省下交给学校的饭费,自己当零花用,饿了就在校外买一点吃。当时她刚认识了一个新的好朋友,省钱就是想跟她一起玩跳舞机。不上课的周末去人民广场溜达,能看到好多年青人学跳街舞。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黑色棉质衬衫为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Angelababy记得小时候搬过一次家。当时弟弟刚出生,家里办满月酒,外婆不小心跌了一跤,摔断了肋骨,没法再照顾她了。她和爸爸妈妈搬到武定路,有时坐15路车去上学,如果出门早就走两站地。每天有一个钟点阿姨给她做饭,偶尔带点外面的糖醋排骨。老上海人爱做泡饭。隔夜的冷饭一锅煮开,几只小碟子盛着小菜,清爽利索。泡饭带有草根性,是素寒生活的写照,但小菜却是讲究的,一定又咸又鲜,荠菜、笋干、腐乳,奢侈一点的有咸蛋黄、黄泥螺。“阿姨老给做泡饭,要是简单用水一泡,我吃完闹肚子。要是热乎乎的带着咸淡味,就特别爱吃。”

这段时间她过得可自在了,每天看《灌篮高手》,写完作业就玩篮球,临睡前大人才回家。她开始收听电台里的流行音乐,磁带随时放里面,好听的歌都录下来,就这样收集了一盘又一盘磁带。当时有首歌叫《第三天》,“在你出现后的第三天,我就改变了行车的路线,不想再遇到你面对面,交错过往在一瞬间……”听完这首歌,她就在上学路上偷偷看一下别人,“看看会不会遇到谁,很浪漫”。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十几岁就遇到星探。“那天路上走着走着,被一个人抓住,问我有兴趣拍广告吗”,对方留下了电话号码。后来是妈妈带她去试的镜,细节记不清了,只记得演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那时新天地刚盖好,还没开业,就在里面拍了广告。人生的第一笔收入1000多块钱,她全给了外婆。

日子过得飞快,距离原定去香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在上海没有户口,之前是借读生,大家有的户籍的烦恼我也都有。”她特别不想去,大人骗她说“就是去过个暑假”,于是什么也没带就走了。那套好不容易集齐的《美少女战士》也留在了上海。“那些《美少女战士》很难买,书店里没有一整套的。我有的在书店买,有的在小摊上,有个阿姨用黑塑料袋装了好多漫画,最后一本一本凑齐的。在香港的时候我还打电话给外婆说,那些东西千万别丢了,全都放好,我下次回来要拿。一年多以后回上海,东西都被人扔了,有我的日记还有小说。”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在老房子的二层窗边,baby坐在地板上小小地恍神了一会儿。窗外透进来夏日末尾的淡淡日光。

黑色棉质衬衫、灰色羊毛粗呢抹胸上衣、灰色羊毛阔腿裤均来自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香港没有冬天,她却开始想念曾经最不喜欢的,上海的寒冬。南方屋里没有暖气,晚上睡觉床边放个小太阳。早上刷牙洗脸用的是冷水,上学路上被风一吹,耳朵上手上生了冻疮。在香港听到有人说上海话她都觉得亲切,“上海人说广东话也能听出来,有一个尾音,特别熟悉。”

好在新的生活接踵而来,她加入Talent Bang,还担任Viva Club Disney的主持,一边上学一边做模特。“拍杂志是600块钱一次,一周拍一两次,偶尔拍拍广告,一个月下来五六千块钱。我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也没再跟家里要过生活费。”那一年回上海的火车票,就是她用挣来的第一笔收入买的。Z100的沪九线全程二十小时,心里一直雀跃着。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黑色羊毛针织衣为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老房子已经拆了,听说是旁边盖新楼,打地基的时候,把我们那栋弄成了危楼。”整体的弄堂都还在,她回去看过好几次。入口的小卖部也有,楼看上去旧旧的,巷道窄窄破破,晾晒的衣服依然纵横交错,路人在下面进进出出。有新来的人在这租房子里,弄堂仍有它鲜活的生活底色。

很多老邻居选择回迁,她和妈妈一起看过他们,认出好多小时候带她玩过的人 。“有一个老爷爷,我小时候老去他家玩,觉得他长得好高大,现在也佝偻了。有一个叔叔,我特小特小的时候,让我站在他手上玩,他托着我保持平衡。”她回学校看过老师,路过大福里的烧卖店,“记得旁边有棵老法桐,烧卖五毛钱一个,咬一口油就溢在嘴里”。

再后来外婆去世了,她对上海的归属感少了很多。可偶尔因工作回到上海,还是觉得,“如果在上海这里再有一个家就好了”。买房的时候,她用一周的时间看了好多老洋房,却一个也没看上。“说实话,现在大家喜欢住洋房,可那时候都想搬走,下水道也不好使,厕所要排队。”待新房子终于选定,她在上海重新有了家。此时真正懂了梧桐树的浪漫,夏季枝繁叶茂,一到秋天大片的叶子“啪啪”地落在地上。“我第一次去欧洲,看到很多法桐就觉得亲切,一下想到上海。”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SISTERHOOD IS GLOCAL”

白色棉质T恤、彩色格纹羊毛半裙均Dior 2019秋冬成衣系列

上海人讲究“做人家”,说的是克己节俭,这是外婆告诉她的道理。做人家不只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更有老上海热的物尽其用和精致体面。比如买了一条青鱼,尾巴切下来红烧,鱼头做成豆腐汤,中段破开清蒸,日子过得精打细算。Angelababy有一个手机壳,贴着美少女战士,边边角角磨掉了也不换新的。逢双十一大抢购,买的都是卫生纸、桶装水,还特意用手机设好闹钟。

外婆去世之后,她对上海的归属感更多地来自父母。爸爸妈妈回到这里,过着惬意的日子。爸爸爱养猫,少说也养了十来只。家里沙发被抓得一道一道,猫尿淋了坐垫和靠背,索性扔出去。一组沙发今天少一个、明天少一个,等她拍完戏回家一看——全没了。她问妈妈:“我吃饭坐哪儿?”妈妈搬来一个高脚真皮椅子,让她对着吧台吃。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棕红色连身裙 Chloé

她对上海的熟悉度丝毫未减,亦喜欢它现代的一面。经常约闺蜜出来吃饭。去别的城市总觉得在工作,只有上海能让她放松下来。

不久前她带儿子去了热带风暴水上乐园,“是1997年开业的,我小时候就去过,现在也想带他去”。她跟爸爸妈妈还是说上海话,有时还用它读读剧本。“小海绵能听懂上海话,我老跟他说。”说到这,baby忽然转过头,用沪语问在身边的儿子:“小海绵,上海话听得懂吧?”声音里都是满满的开心。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摄影:姜南(ASTUDIO)

编辑/统筹/造型:Miya Tao

撰文:陈晶

化妆:春楠

发型:刘雪亮(MQ STUDIO)

制片:陆嘿嘿

摄影助理:李春辉,梁会会

造型助理:苏一心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

Copyright © 2019 NYTimes Travel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Angelababy走到哪儿,心里都是那个上海弄堂里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