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随笔——妈妈的高光时刻

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家文化”无疑是至关重要的部分,国是一大家,家是一小国。一个家庭对于孩子的影响既是潜移默化,又是深远流长的。而我也不例外,家庭与基因,不仅改变着我的生活态度,也塑造了我的性格。而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家谈一谈影响我最深的人——我的母亲,一位不太安分的中年妇女。

妈妈姓“智”,一个古老而又少见的姓氏,因在家排行老大的缘故,爸爸年轻时总叫她“阿智”。在刚认识我的时候,也许为了加深母子之间的羁绊,妈妈给我取名“若愚”——正与“大智”相接。不仅在我的名字里融入了家庭,也寄予了相当大的期望。因此,在知晓了其寓意后,我常为此脑洞折服,也暗自认为这是我自有印象起,妈妈的第一次“高光。”

在我小的时候,父母因工作调动来到厦门大学。进入到了更高的平台,也更加提升了妈妈上进的信念。不惑之年,她不安分的决定攻读“南方之强”的博士,彼时我老爸在菲律宾调研,而我也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妈妈一个人在国内操持着整个家庭大计,不仅要兼顾我的学习,还要抽着零碎时间完成自己的学业。她总是抱怨自己记忆力减退太快。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到了她这个时期,是否还有勇气念书呢?或许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气儿——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还要守着心底的那一份“学者的宁静”。

犹记得在博士答辩结束的那一刻,妈妈告诫我:做学问,和做人是一样的,得耐的住那份寂寞呀。而当时以呼朋引伴为荣的我对此不以为然,讥笑她“老学究”。多年以后的我才明白,“深入进去,品尝寂寞”是多么难的一件事!

拿下博士这个难题后,妈妈还是不满足。五十而知天命的她,又报名参与了中国“孔子学院外派教师”项目。以此高龄还要远渡重洋,我和爸爸都投了至关重要又毫无力量的反对票,我私下常想,一个连智能手机都捣鼓不明白的人,咋还想在异国他乡传播中华文化呢?但她说:中华上下五千年,全世界都应该来品一品我们的沉淀。妈妈坚持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我没想到在她远赴土耳其传播中华文化的这两年,对我和爸爸产生的巨大影响,是每天实在不知道吃什么。爸爸常叹道,要是你妈在家该多温馨啊!

俗语云:天道酬勤。2014年深秋的一天,我在CCTV4的国际频道上见到了妈妈的身影——身着传统旗袍的她,正在为“中土双方交流会”的两国嘉宾们介绍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那一瞬间,我还来不及惊讶,脑子浮现起深夜还在书房练习土耳其语的妈妈。电视上的妈妈嗓门不大,却掷地有声;身影单薄,却坚韧不拔。我想,这就是她所追寻的东西吧,她在代表中国的传统文化,向整个世界发声,她做到了。

没有人会永远是聚光灯下的主角,也没有人永远站在生活的顶峰,但我相信,伟大来源于生活的点点滴滴。我的妈妈是一个普通的教育从业者,至今仍会为飞速发展的电子科技感到苦恼;她也是一个普通的母亲,总是因与儿子代沟太深而沟通失败感到头疼。但在我成长的这些年里,这些平凡却闪着光的瞬间,这些不起眼却蕴藏哲理的言传与身教,总是不断警醒着我,给予着我前行的力量,引领着我人生的方向。

深夜随笔——妈妈的高光时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育儿 » 深夜随笔——妈妈的高光时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