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生命的拷问,美国防部被曝滥用10亿美元抗疫款

美国《华盛顿邮报》22日爆料,国会今年3月援引《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拨给国防部的10亿美元抗疫援助款大部分遭防务承包商瓜分。

报道说,拨款原意是生产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以解抗疫一线燃眉之急,却被五角大楼用来“奖励”企业生产飞机发动机零部件、军服、无人机和太阳能电池,甚至出现同一家企业通过不同援助项目申领多笔钱的现象。

20万生命的拷问,美国防部被曝滥用10亿美元抗疫款

9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2万面美国国旗摆放在华盛顿纪念碑附近悼念20万新冠逝者。新华社记者 刘杰摄

挪作他用

《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规定,依据《国防生产法》划拨给五角大楼的10亿美元专用于“新冠疫情预防、预备和响应”。但国防部却把所获资金挪作他用,且大部分受惠项目与抗疫无关。

《华盛顿邮报》报道,国防部分管采购和后勤事务的副部长埃伦·洛德4月还告诉媒体记者,拨款中的四分之三将用于医疗设备生产,6月却告诉国会,国防部认为防务承包商“也有关键需求”。

国防部经由法律操作,把一笔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拨款用于医疗行业,从而把更多国防部抗疫款项留给防务承包商。按照国防部6月提交国会的方案,总计6.88亿美元拨款投入军工行业。

这其中,1.83亿美元给了罗尔斯罗伊斯和安赛乐米塔尔等企业,以支持造船业;8000万美元给了堪萨斯州一家飞机零部件制造商,以弥补波音737 MAX客机停飞和全球航空业因疫情“停摆”所致损失;7500万美元给了通用电气公司航空集团。被挪用款项中近三分之一拨给较小型企业,每笔不足500万美元。比如,制造陆军军装面料的美国毛织公司分得200万美元。

随意“撒钱”

在已知受惠于国防部抗疫款项的大约30家企业中,至少10家同时因《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另一援助项目“薪资保护计划”获益。

例如,德国奥托-福克斯公司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子公司“韦伯金属”4月经由薪资保护计划两次获救助,分别为500万和1000万美元,6月又获国防部拨款2500万美元。

位于新墨西哥州的中等规模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SolAero技术公司原有雇员约320人,3月获知没有资格申领抗疫援助,5月却获国防部拨款600万美元以扩大产能。企业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克莱文杰说,这笔钱大概能保住25名雇员的“饭碗”,但五角大楼没有为拨款附加任何保护就业岗位条件,钱怎么用“我们说了算”。

国防部发言人杰茜卡·马克斯韦尔辩称,依据《国防生产法》所设援助项目和薪资保护计划“不冲突也不重复”,前者有支持国防需要。但《华盛顿邮报》认为,国防部滥用抗疫援助凸显政府追踪资金走向、国会干预款项用途的难度。

永不嫌多

批评人士指出,美国医卫系统和多个行业亟需政府“输血”,国防部却“挥霍”指明专款专用的抗疫资金。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上周说,各州政府急待60亿美元资金到位,以便明年初向美国民众分发新冠疫苗。眼下不少美国医院N95口罩仍然紧缺。

美国2019财年的防务预算已然高达6860亿美元,五角大楼却还在向国会索要110亿美元的新一轮抗疫援助。但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军工行业似乎受新冠疫情影响不大。洛克希德-马丁、通用动力和诺思罗普-格鲁曼等大型防务承包商疫情期间的财务状况依然良好,仍有能力持续给股东分红。海洋(新华社专特稿)

观察

20万生命的拷问

美国新冠死亡病例突破20万例。这距离美国官方报告首例确诊病例8个月,距美国报告新冠死亡病例10万不到4个月。

这一数字超过越南战争中美国死亡人数的3倍。美国《时代》周刊最近以黑框封面刊发报道,称之为“一个毁灭性的标志”。

20万背后是一个个生命,也是一个个拷问。

利益优先轻生命

连日来,冠名《愤怒》的一本新书在美国引发一片哗然。

本书作者——“水门事件”主要报道者之一、《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在书中说,美国领导人亲口向他承认,早在今年二三月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危险性,但却刻意淡化,理由是“不想制造恐慌”。

伍德沃德的一系列独家采访,印证了美国新冠疫情愈演愈烈背后的政治因素。事实上,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疫情暴发伊始就对各国拉响了警报,但美国一些政客优先考虑的不是民众的生命健康,而是经济、选举乃至股市表现,他们公开淡化疫情,疏于检测追踪,推高了公共卫生风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3月初,白宫高官公开声称,在美国国内乘坐飞机是安全的;除了前往旅行警示中列出的地区,乘坐国际航班也是安全的。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披露,这是因为美国航空业代表此前游说白宫不要采取可能导致航空旅行减少的措施,以减缓疫情对行业的打击。

巴勒斯坦加沙乌马学院政治分析人士胡萨姆·达詹说,这场疫情中,美国政府以“经济和金钱”为优先,“保留了经济财富,却以牺牲生命为代价”。

不同群体不同命

9月11日,联合国大会以169票赞成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呼吁“加强国际合作与团结互助”应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决议。决议对疫情大流行对老年人、女性、青少年和儿童、穷人以及弱势群体的影响表示“深度关切”。

美国是反对这一决议仅有的两国之一。疫情中,美国政府几乎赤裸裸地忽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美国社会的各种不平等在疫情中暴露无遗,老年人、儿童、贫困者、少数族裔等社会群体成为政府抗疫不力的“牺牲品”。因为话语权缺失,这些群体大部分也是沉默的受害者。

美国疾控中心8月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在新冠患病率方面,美国印第安人是白人的2.8倍,非洲裔是白人的2.6倍,拉美裔是白人的2.8倍;在病亡率方面,美国印第安人是白人的1.4倍,非洲裔是白人的2.1倍。报告说,美国长期存在系统性卫生和经济社会不平等,使得少数族裔群体的新冠感染和死亡风险远高于白人。

医疗制度的不公平加剧了美国底层民众的困境。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文章说,美国有数千万人没有医疗保险,而新冠重症监护费用却高达数万美元,低收入人群患病后,“通常会拖着不看医生,不是因为不想康复,而是因为根本没钱看病”。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教授埃瓦里斯图斯·伊兰度指出,美国自诩为“西方民主的堡垒”,但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民主的内在缺陷,美国政府没有一个覆盖所有民众的强有力的社会安全网。“这是该国抗击疫情的最薄弱环节。”

无视科学害人命

9月16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宣布,分管公关事务的助理部长迈克尔·卡普托休假60天。此前,卡普托被媒体曝光企图干预美国疾控中心发表涉及疫情数据的报告,后又在社交媒体上信口开河,指责疾控中心纵容学者组建“抵抗势力”企图影响大选,结果引发抗议并被迫道歉,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随后宣布了其“休假”消息。英国《金融时报》分析,此事显示美国卫生系统内不懂科学的高官与医学专业人士之间的关系日益恶化。

对病毒危害轻描淡写,抗拒公开场合戴口罩,无视证据与专业知识,信口开河发表虚假信息,将科学问题政治化……部分美国政客在疫情中的反智表演,不仅加剧了疫情管控难度,也对美国社会的反智、反科学风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有着175年历史的《科学美国人》杂志在其10月号网络版上发表社论指出,虽然疫情会给所有国家带来压力,但白宫“拒绝接受证据和公共卫生措施的做法”在美国“是灾难性的”。白宫排斥证据和科学,“一直在严重损害美国及美国人民的利益”。

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美国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等涉及严肃科学事务的议题上的反智表现,背后充斥着赤裸裸的政治算计。然而,这种政治算计却让美国民众的生命安全暴露于危险之中。新华社记者 柳丝(据新华社北京9月23日电)

专家说法

全球大考,美国“一塌糊涂”

据新华社电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安东尼·福奇22日说,20万人病亡,这一数字“令人震惊”且“非常发人深省”。

福奇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本来有能力遏制疫情,“防止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世界各地领导人接受同一场考试,”美国贝勒医学院医学专家锡德里克·达克说,“一些人通过,一些人不及格。就我们国家而言,我们考得一塌糊涂。”

疫情发生前,“人们通常对美国怀有某种程度敬意,”达克说,“(美国)推崇科学,用科技力量登上月球”,“但现在,(疫情)暴露出我们变得有多么反科学”。

福奇同样告诫美国民众,“从科学数据和科学证据”才能获取可靠的疫情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20万生命的拷问,美国防部被曝滥用10亿美元抗疫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