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转眼,“金九银十”就要结束了。

和这十几年来经历过的每一次楼市降温期一样,秋色越浓,开发商就对自己的员工和自家的房子,下手越狠。

这不,最近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房企花样百出地逼着员工卖房,也有越来越多的新房降价,七折八折打骨折。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之前局姐反复提及的,年底刚需的捡漏窗口正在开启。

也像这十几年来,每次的楼市降温期一样,随着降价潮的出现,一大波业主打砸售楼处的大戏已然开场。

更大的一波,可能还在赶来的路上……

太阳底下,果然没有新鲜事。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在许多年前,中国压根没有房地产这个概念。住房靠单位分配,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件事情,大概率是在领导的办公室里实现的。

直到1980年的四月份,邓公提出“房子是可以卖的”,房地产作为一个行业,才真正走向台前。

比邓公的讲话更早的,是中国第一个商品房小区的亮相——这个名叫“东湖丽苑”的小区诞生于先行先试的深圳罗湖,1980年2月在港开盘,针对香港同胞卖楼花,每套五万。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但对普通群众而言,“买房”与“售楼处”这个名词最初的联系,可能还要再晚上二十年。

1998年是个多事之秋,国际上,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而国内的长江淮河,洪水滔天。也是在那一年,京西一场会议以后,国务院宣布:

取消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商品化。

在中国延续了近半世纪的福利分房制度被废止,房地产被突如其来的春风,一把推入了市场的洪流。

先富起来的大叔大妈们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底终于有了一条明路。他们走进售楼处,命运从此与中国初生的房地产市场紧紧连在一起。

然而,共富贵容易,同患难,难。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售楼处,这个极具标志性的空间,成了一个大悲大喜交替上演的舞台。房价上涨的时候,各路群众演员一片欢呼雀跃,只要房价一有下跌,骂声,板砖和白底黑字的横幅就成了标配。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砸售楼部这事儿,始作俑者,出现在2005年的深圳。

不是因为降价,而是因为“抢不到房”。

开盘当天,好几百号人冒着烈日,来到万科17英里的售楼部苦等,开发商却只放出一百套房子,还要坐地起价。没买到房的人民群众们感到上当,挥起拳头,砸毁了售楼处的设施,一片狼藉。

果然,深圳的血管里,一直流淌着先行先试的血液。

到了2008年,情况完全变了。

2007年,万科的掌门人王石收到了公司战略与投资管理部交上来的一组数据:“深圳、上海、北京、成都、武汉等大城市都出现了市场开始下行的明显信号,成交量环比下滑20%-30%……”

他得出的结论是:全局式市场调整不可避免。

基于这个判断,万科开始降价。

到了2008年,广州、上海、南京、杭州的楼盘价格相继下调。杭州白鹭郡东、白鹭郡南、魅力之城、逸品阁四大项目的折扣在两个月内由9.8折变成8.5折,一套房跌去了十多万。

杭州的苦主们不答应了。9月6日,他们闯进了售楼处,要求要么退房,要么补差价。

然后被拒绝了。

愤怒的苦主们举起“万科杀人不见血”的横幅,掀翻办公桌和沙发,砸碎玻璃,把墙上的海报和万科的logo狠狠踩在脚下……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多年以后,王石回忆起当年,说:

“我们感觉到要出事,就通知了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派了特警去,但特警站在旁边袖手旁观……很明显这就是地方政府的一个态度。”

政府更明显的态度,来自于一个月之后。调控了三年的房地产政策骤然转向,“四万亿”大放水迅速启动。转年的春天,房价应声复苏了。

当年去打砸售楼处的购房者,持仓早已翻倍,只差没去售楼处送个锦旗了。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幸福果然都是奋斗出来的。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从此以后,只要楼价稍有下跌,一二线城市的苦主们就要“奋起反抗”,上演用拳头“维权”的戏码。

2011年11月,北京大兴领海预售价从1.8万降到1.4万,售楼处沙盘被砸。上海领海朗文世家房源大幅降价,老业主聚集售楼处维权,打砸沙盘模型。 2012年,单是发生在杭州的静坐、举横幅、砸售楼处就超过20起。 2014年,杭州香榭里开盘价从1.72万元/平狂降到1.18万元/平,北海公园从1.9万/平直降至1.58万元/平,两个盘的售楼处都被瞬间损失了50万的老业主,一拳砸了个稀巴烂。 ……

但从房价走势图来看,他们打砸的阶段,都是房价最难熬的阶段。就这么说吧,2014年的救市政策,就出现在杭州砸盘事件的三个月之后。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至少从房价走势上看,当年打砸售楼处的那群人,最后都是胜利者。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2018年下半年,楼市转凉,砸售楼处事件毫无意外地又多了起来。

再也不是深圳、杭州、上海、北京这些一二线城市的“专利”了,而是全国上下,遍地开花。

这一次,打砸起源于碧桂园。

10月4日,上饶碧桂园信州府因价格从10000降到7000,被大量业主维权,售楼部被“真刀真枪”打砸,成为2018年中国楼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砸”。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面对这一轮,老业主的磨刀霍霍,开发商的反应就比较有趣了。

2018年9月底,厦门万科白鹭郡推出107套特价房。去掉了精装修、车位以及电梯,价格相应降到275-300万——这是降价40%的大甩卖,花了500万入市的前期业主心态立马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业主们去扔鸡蛋之前,万科抢先做出了承诺——前期业主不满,可以退房!

只听过电商可以无理由退货,没想到房地产也可以。

另一则未经证实的网传的消息,就更有意思了,说是某开发商已经开始雇人,帮助业主打砸自家的售楼部了……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大概因为,在房子越来越难卖的阶段,买房人太容易在众多打折楼盘中迷失了。要怎么告诉大家,我的楼盘是才降价最多的那一个呢?最好的营销手法莫过于让一群老业主不屈不挠地闹事——这是活生生的广告啊!

但无论开发商应对手段怎么变,打砸售楼处与楼市转暖的规律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2018年底,楼市调控微放松的号角吹响,迅速在各城市之间蔓延开来(详情参见→取消限售第一枪打响!全国楼市大松绑如约而至?)。2019年初,楼市小阳春如期而至。

唯一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轮回暖,没有三年,只有短短的,三个月。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早在今年五月写《所以,今年楼市最大的一波上涨,已经过去了?》的时候,局姐就认清了一个事实——

2019年最大的一波上涨已经在小阳春消耗殆尽。今年,可能,就这样了。

寒冬果然来得无比迅速,开发商应声降价,下一波售楼处的暴力故事正在迅速酝酿。

打响全线降价第一枪的恒大,遭遇了2019年的第一波老业主维权。

在肇庆,恒大鼎湖豪庭降价50%,老业主迅速集结起来,相约冲进售楼处痛斥恒大“恶意搞价格战、谋取暴利、骗取我们血汗钱”,要求集体退房。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

然后,就在前几天,济南恒大滨河左岸的老业主忽然发现,自己楼盘当下单价只要1.4万,比上半年自己买入的时候缩水了20%以上!这群苦主们统一穿上“欺诈业主”的白背心,出手维权,售楼处一片狼藉。

其实,这些论调和场景,在房地产的发展史上,已经反反复复出现了十数年。似乎只有房价上涨才是众望所归,而降价反而是开发商“谋取暴利”,“欺诈业主”。

但是,无论重复多少次,这中间的逻辑,局姐仍然无法理解。

你可以批评砸售楼处的人没有契约精神,可以说他们无脑巨婴,可以笑他们不懂市场经济,但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更重要的事情,是在打砸的表象之外,判断何时上车,以及何时下车。

从历史上来看,售楼处被砸之日,往往就是救市酝酿之时,也是房价触底的前夜。这次,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已经“一城一策”了。大概,年底这几个月,就是考验各级地方政府定力的时候了。

地产知识局,一天一个知识点,纯干货,不逼逼。以财经视角,打造小白的购房课堂和行业的学习社群。更多内容,请关注地产知识局公众号(ID:dichanzhishiju),欢迎交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围攻售楼处:“行为艺术”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