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妖股”天山生物被立案调查,20%涨跌幅下,股票被爆炒能否有解?

文/李丹

“在里面”的人慌不慌?

继8月28日首次特停(股票因被过度爆炒等特别原因停牌)后,天山生物于9月8日晚间再次被“关进小黑屋”,有股民在股吧里如是询问到。等待复牌的日子里,持股天山生物的股民们,有慌张的,有憋屈的,有怨声载道的,也有泰然处之的。

“第一妖股”天山生物被立案调查,20%涨跌幅下,股票被爆炒能否有解?

图片来源:天山生物股吧

9月21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将对“天山生物”等股票异常交易行为立案调查,以此维护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这次锤得重了,复牌估计要踩踏。”职业炒股人刘先生(化名)告诉笔者,从目前来看,天山生物前期的被爆炒“已经被定性了”。

从10%到20%,创业板涨跌幅的放开在短期内聚集起人气,流动性溢价增强,也出现了部分股票被炒的情况。证监会放开创业板涨跌幅的初衷是什么?概念股被爆炒,是否与涨跌幅调整初衷背道而驰?证监会在股票市场中,又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第一妖股”天山生物

“一直看‘天山妖股’的戏,半个月都快翻了5倍,我今早刚入手就二进宫,拜托监管层可怜可怜我这样的小韭菜吧。”

12个交易日连拉11个涨停板、8月中旬以来累计涨幅近500%,天山生物一度成为了创业板的香饽饽,也成为了悬在刚入局者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流通市值较小,叠加生物概念加身,天山生物似乎完美契合了被炒作的“必要非充分条件”。

自8月24日创业板涨跌幅放开为20%以来,4天时间,天山生物股价从7.99元/股一路疯涨至16.08元/股,随后被要求停牌核查。在独立财经撰稿人皮海洲看来,如若停牌核查未突破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层面,核查的实际效果不会特别大,对其他股票也不太会有实质性的震慑力。

事实是,9月2日复牌后,天山生物涨势更凶,直接从17.35元/股涨至34.66元/股。用刘先生的话来说,停牌只是一种手段,类似于暂停键,但股价走势不会因为停牌而发生改变。相反,停牌一举甚至有可能激起股民的购买欲望,担心“再不买就买不到了”。

不到一个月时间,天山生物涨幅近5倍,什么概念?即便对于近年来涨势大好的茅台而言,5倍涨幅,都用了3年半的时间。屡创新高的天山生物,究竟是何方神圣?

天山生物,公司全称新疆天山畜牧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天眼查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6月,2012年登陆创业板,主要从事牛、羊的品种改良业务。2014年至201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41万元、-3251万元、-1.4亿元、-60万元、-18.47亿元和-1亿元,连续6年亏损。

根据公司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为-764万元,负债7.8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5.06%。

“它(天山生物)目前现有的业务不足以支撑股价在短期内出现如此大的上涨,其上涨不是由基本面引起的。”在北京马曼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曼然看来,天山生物的此轮涨势,是典型的炒作现象。

根据深交所公布的数据,天山生物异常波动期间,持股户数大幅增加,从8月19日的1.38万户增加至9月7日的4.89万户。自9月2日复牌以来,买入方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买入金额占比超过97%。此外,从账户交易习惯来看,平均持股时间短,多为1~3天,短线交易特征明显。

“我本人对‘个人投资者占比97%以上’这一说法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刘先生告诉笔者,A股历史上一直有所谓“庄家”的说法。通常情况下,“庄家”都会使用拖拉机账户,将几亿、甚至几十亿元的资金分散在成千上万的账户里,以此躲避重点监管。

在刘先生看来,尽管深交所在全面排查天山生物等公司交易情况时给出了“新型股价操纵行为”的怀疑,但很有可能是“旧瓶装新酒”,仍然是拖拉机账户的延续。

“对于股票市场而言,妖股被爆炒,不能说完全是伤害,毕竟有赚钱效应,聚集起了人气。”刘先生告诉笔者,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创业板的赚钱效应正在“吸新三板、主板的血”,一旦创业板不再适合投机,又会是一地鸡毛。

从10%到20%,还差什么?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在天山生物二次停牌后,不少股民吐槽称,创业板大部分公司盘子小、概念多、易操纵,加之刚刚被放开20%的涨跌幅,被爆炒是“预料之中”的。

刘先生也告诉笔者,自创业板涨跌幅放开以来,不仅是天山生物,整个创业板都涨得特别凶。“创业板涨幅从10%到20%,打板的赚钱效应更高,短时间内聚集起人气,流动性溢价就会特别足。”

9月17日上午,因公司沾上“特斯拉概念”,卡倍亿盘中股价涨幅超17%。尽管公司澄清“业务占比不高”,但不到5个交易日,卡倍亿股价仍暴涨近150%。

2019年,科创板已经将涨跌幅调整至20%,但由于入场门槛为50万元,整体运营较为平稳。在刘先生看来,很多人或许不会想到,从科创板到创业板,同样的涨幅,只是因为门槛更低,结果会相差甚远。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教授王茂斌告诉笔者,股市交易的涨跌幅从本质上看属于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由于刘鹤副总理一再在中财委会议上强调“加快完善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涨跌幅放开是必然趋势。

如何衡量其利弊?在王茂斌看来,放开涨跌幅,利大于弊,“涨跌幅过窄会限制信息有效进入价格,也不利于市场的公平”。举例来说,假定公司突发重大利空,股价有可能腰斩,但碍于原本10%涨跌幅的限制,股价可能要连续下跌四五天才能重回合理的价位,“这是不利于‘价格发现’这一功能的实现的”。

此外,王茂斌还告诉笔者,也是归因于中国股市的涨跌幅限制,交易市场创造出诸如“打板战法”的交易策略,利用资金、跑道等优势将股票推至涨跌停板,再利用第二个交易日的惯性挣钱。

刘先生也向笔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涨跌停板的设置最初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出发点是好的,但被一些资金、机构利用了制度的漏洞。“如果没有限制,股民或许不会慌张,40元买不到,就50元买,不像现在,涨停板一挂,大家就会觉得买不到,会慌。”

“现在监管部门的思路是让市场更加充分地发挥市场的功能。”王茂斌告诉笔者,放开涨跌幅限制,甚至以后放得更开,他本人都是持支持态度的。而针对股民们吐槽的“查涨不查跌”,王茂斌提及,在目前中国股市的交易机制中,“空头是劣势,多头占优”,对于不明真相的散户投资者而言,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持续追高”。

而针对当前低价/概念股被爆炒的情形,刘先生告诉笔者,配套T+0交易制度或许能起到更好的缓冲作用,“对于当天买入的股民而言,涨停能获利了结,股价向上的阻力会变大。同样,股价下跌,股民能及时抽身”。

(编辑:黄玉璐 校对:翟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第一妖股”天山生物被立案调查,20%涨跌幅下,股票被爆炒能否有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