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感染新冠的倔“驴友”:“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

近日,在非洲旅行的“驴友”鲁某,因被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和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分别发文劝返未果,先后在非洲患上疟疾、新冠肺炎引起很多人关注,大量网友对其行为进行了批评。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此前曾经联系过鲁某,当时他正在非洲马里。近日再度联系上他时,他已在布基纳法索被隔离。他向紫牛记者讲述了患病以来的近况,并表示: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

倔的代价

“驴友”执意非洲旅行,大使馆特意发文劝返

鲁某此前就读于南京某大学,今年1月31日,他开启了环球旅行计划,先后到达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丹麦、德国、瑞士、法国、西班牙、摩洛哥等地。4月,国外疫情暴发,他滞留在非洲马里。记者4月3日联系鲁某时,他曾说,自己打算从马里“走回国”。他在微博上写了“打算从非洲徒步回国”引来关注,一度上了微博热搜。

4月13日,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发布《关于某中国公民执意前往马里中北部地区的领事提醒》。文中称,“国内来非进行穿越非洲大陆旅行的‘驴友’鲁某拟从马里首都巴马科前往马北部城市加奥,并继续前往周边国家。使馆获知该信息后,对其行为进行了多次劝阻,但鲁某仍坚持上述安排。”强烈呼吁其“重新规划旅行计划”。

在非洲感染新冠的倔“驴友”:“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

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发文劝返

鲁某并没有听从大使馆的提醒,而是选择继续留在了非洲马里。鲁某说,在马里的时候,自己大多数时间住在当地商会会长的旅馆里,在旅馆里每天都能遇到不一样的人,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他说自己在马里住了很长时间,当时说要徒步走回国,但实际上真正徒步的距离大概1000多公里——非洲距离中国最近的路线大约是8000公里。

“8月份,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开始组织实施在马里和尼日尔的特殊困难同胞搭乘商业包机回国事宜,大使馆联系我,说有一张机票,可以让我回国,但我觉得自己能走回去,所以就拒绝了。”鲁某说。

9月4日,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微信公众号发了《致勇敢的徒步旅者:快返航,你前进的方向不是家》一文劝告一鲁姓中国公民“勇敢不是鲁莽,特立独行也不是生活的全部”“等待一些时日,乘坐商业航班回国,无疑是最稳妥的方案”,请其“再次慎重考虑以后的行程”,并可协调有关方面,为其提供必要的协助。

在非洲感染新冠的倔“驴友”:“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

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发文劝返鲁某

但没过几天,事情就出现了新变化……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在布基纳法索被隔离

就在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发文劝返不久,9月11日,鲁某微博发文称自己被确诊了新冠,再度引起舆论关注。此前,据央视新闻9月9日报道,9月初,鲁某在途经布基纳法索东部城市法达恩古尔马时身患疟疾,病情严重,当地医院联系了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使馆请中国驻布医疗队为其提供了指导和协助,鲁某在当地医院接受住院治疗后,病情已得到控制。

时隔五个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再度与鲁某取得联系,此时他住在非洲布基纳法索的CMA de Pissy医院,采访间隙,他接受了一次在隔离点的常规检测。他告诉记者,被检测出新冠肺炎是9月10日,因为自己计划坐飞机去土耳其,再去埃及住一段时间,然后于11月回国,大使馆联系自己坐飞机之前要做核酸检测。

于是9月10日中午12点,他来到当地医院做核酸检测,“医生给我测了下,然后我就在医院等待结果。”鲁某告诉记者,他做的检测是现场出结果的,一个小时之后结果显示为阳性,“当时就有人打电话问我,住在哪里等等情况,我就感觉不对劲,随后医院又联系我做了第二次检测。”第二次检测出来,也为阳性。于是,鲁某被隔离。“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患上新冠肺炎。”鲁某告诉记者,在此之前,自己只是咳嗽,没有发烧。

自己怀疑可能是此前得疟疾治疗期间感染新冠

鲁某说,住在隔离点的这几天,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再出现其他不适症状。“这里没有专门的医护人员对新冠肺炎进行治疗,每天只有专门的人员给我们洗衣服、打扫卫生,除此之外,他们发了一些药片给我。”

是怎么患新冠肺炎的?鲁某回忆,应该是和前一段时间自己患了疟疾有关。他告诉记者,由于所住的城市是疟疾的疫情区,自己被蚊子咬了,咬他的蚊子带有病菌,他就因此患上了疟疾。在治疗疟疾的过程里,身体的抵抗力也变得很糟糕,并且由于当地医院的医疗条件很差,病房很脏乱,在病房里挤满了人。“也没有隔离病房,我想应该是在治疗疟疾的过程里,我被感染了。”鲁某告诉记者。

在非洲感染新冠的倔“驴友”:“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

鲁某在医院治疗疟疾

鲁某说,自己患疟疾的时候,身体确实非常不舒服,忽冷忽热很难受。从9月1日感染上疟疾开始,着实折腾了好几天。没想到,疟疾刚刚有好转,又被检测出新冠,当时的心情是很崩溃的。“隔离点只住了我一个病人,每天吃的饭要自己叫外卖,除了医护人员没有其他人, 也不能出去,只能希望在隔离点好好休养。”

偷渡时险被抢劫 “不希望有人学我”

记者注意到,这次出国旅行,不是鲁某第一次折腾,他从大一的时候就经常利用假期出去旅行。据他所言,一共去过42个国家,今年去了21个国家。“曾经干过很多刺激的事,所以这次患上新冠,父母也没有觉得太奇怪,因为之前老是刺激他们。”鲁某说。

也有很多网友提到,这次鲁某在非洲徒步,和普通的环球旅行还不一样,穿越非洲的几个国家时属于偷渡。鲁某承认:“我偷渡了四个国家。”

鲁某还坦言,从马里到布基纳法索的那一次很凶险,一个骗子想把他骗到树林里,说带他过边境。骗子是个摩托车司机,要往旁边小路开,但那条路不是去边境的路,应该是想抢劫之类的。“我意识到可能是抢劫之后马上就下车跑了,跑得很快,还好对方也没有再追我了。”

对于一个人徒步非洲这样的疯狂行为,很多网友质疑鲁某是“精准的利己主义者”“给国家添乱”“太鲁莽,不该用生命做赌注”。对于这些质疑,鲁某表示:“可能大家的想法不一样,不能说我后悔了,被滞留、生病,都是一次经历。我也不希望有人学我,经历这么一遭,我也觉得十分危险,之后如果病好了,会买机票回国。”

(紫牛新闻记者 张冰晶 受访者供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在非洲感染新冠的倔“驴友”:“不希望有人学我,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