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知乎上有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我一年只有7万的收入,老婆却想要儿子读一年5万的幼儿园,她说圈子很重要,圈子真的那么重要吗?”

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你上5万的幼儿园,要有与之匹配的配套能力。”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圈子很重要,正确的观念引导和能力匹配更重要。

18世纪,法国有个哲学家叫丹尼斯•狄德罗,他曾经戏称自己被一条睡袍威胁了。

朋友送了他一条制作精良、质地高档、图案高雅的睡袍。

他穿着睡袍站在自己的客厅里时,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针脚粗糙的地毯、陈旧黯淡的家具、没有光泽的地板、陈设凌乱的书房……

为了让周围的一切配得上身上的睡袍,心理上达到平衡状态,家里的各种东西先后更新,自己的生活却也因此变得十分吃力。

得到一件高档好物,本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儿,但是最后却成了所有烦恼的根源。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孩子的教育亦是如此。

有一个机会可以接触更好的圈子很重要。

但这是建立在自己有可以与之匹配的内在能力之上的。

否则,强融的结果是累了自己,也把孩子带上了偏颇的道路。

《亲爱的自己》中,张芝芝就是一个深陷“圈子理论”,备受负累的人。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她和老公刘洋都是工薪阶层,一个月收入加起来也就两万多一点。除去所有的房贷、车贷、生活支出,连买一件一百块的衣服都要思虑再三。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为了融入所谓的富太太圈,谎称自己老公是留学归来的精英、喝着三百多一杯的苏打水、穿着借来的高档衣服去参加聚会、心有不愿仍在豆豆小朋友的劝退书上签字……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每一次消费过后,她都会抱着手机账单心疼许久。

一次次做了有违内心的事情以后,她也会无力反思片刻。

一回回谎言出口后,虽然得到了片刻表面的认同,却也时时担心哪一天会被戳穿伪装……

为了让雨薇融入所谓的更好的圈子,她强撑着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

就像我们买了一件新裙子,就觉得需要一双新鞋匹配、有了新鞋,又觉得差了一个新配饰一样。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一开始,芝芝只是为了让女儿雨薇可以融入看似更好的圈子里。

进了圈子以后,她才发现不只是能够支付得起幼儿园的学费,还有孩子日常的穿衣吃饭、兴趣见识、包括父母的工作等,都需要与之匹配。

可实际能力有限的她既够不着圈子的日常配套,又不想就此放弃这个机会。

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伪装强撑,最终让本有意义的一件事变成了笑话。

本意是想给女儿求的一个更好的、更宽敞的未来。

可后来,在一次次低声下气中,她已然成了把女儿带向偏路的负面形象。

而一次又一次自欺欺人、诓骗他人的伪装里,自己也离正确的教育和引导越来越远。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圈子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

它的本质是让我们可以拥有更好的人生。

可如若为了够某一个圈子,背离了自己的初衷,把自己和孩子都带上了歧途,甚至赔上了家人的幸福,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在能力还撑不起梦想时,沉下心来去自我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比起圈子,孩子更需要在一个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家庭里长大,成长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从“配套效应”看张芝芝的失败,有些苦是自己求来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