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大学毕业的外卖小哥戴着口罩穿梭街头,他把加油写在背上,还有英文哦

重点大学毕业的外卖小哥戴着口罩穿梭街头,他把加油写在背上,还有英文哦重点大学毕业的外卖小哥戴着口罩穿梭街头,他把加油写在背上,还有英文哦

楚天都市报2月13日讯(记者周丹 李辉 通讯员王曾蓁)最近,武汉徐东商圈附近,一名衣服上写满“武汉加油”等涂鸦的外卖小哥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只见他用红色的笔,在肩头上写下了大大的“武汉加油”几个大字。衣服的背后还用英文写上了“一起共度难关”“希望医护人员平安归来”“中国加油”等话语,十分吸睛。

整个春节坚守岗位

这位外卖小哥叫刘涛,和其他骑手不同,他是一位高学历骑手——毕业于湖北大学的他,大学里学的是广告学专业。毕业后,他一直从事设计工作,在当外卖骑手前,他的月薪已达3万元。

但设计工作太累,经常要熬通宵,加上老婆怀了孕,刘涛希望能多些时间照顾家庭,于是萌生了换工作的想法。去年11月,刘涛的儿子出生,他果断辞掉了已经干了5年的设计工作,选择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我一开始就想着要当外卖骑手,因为这份工作相对自由,能照顾家庭又能挣到一份还可以的收入。”刘涛说,作为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学生,从月入3万的白领转行做外卖小哥,他并没有什么心理落差,“我心态挺好的,各行各业都能发光发热,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也很喜欢骑车在武汉街头奔跑的感觉”。

由于在武汉居住多年,加上之前从事设计工作,刘涛对武汉的大街小巷及建筑格局都很熟悉,所以他一入职就上手很快,一天跑五六十单不在话下,站里的人还一度以为他是一名“老手”。入职不久,刘涛一个月就能挣八九千,这已经比许多刚来的新手小哥高了很多,不过刘涛说,他的目标是每个月能挣1.5万元。

刘涛的老家在山西,由于孩子还小,今年春节他没打算回老家,于是跟站里报名了春节期间值班。没想到,疫情来势汹汹,妻子担心他在外面跑有感染风险,希望他回家休息。但刘涛还是希望坚守岗位,“现在餐饮商家很多都关门了,但市民采购生活物资和药品的需求还很大,这些总要有人去做。”于是,一个春节刘涛都坚守在岗位上,帮市民买生活物资、买药、买口罩。

衣服涂鸦迎来点赞

因为孩子还小,刘涛担心自己在外面跑把病毒带回家,所以一直借住在姐姐家,已经一个月没见孩子了。“小孩子这个阶段一天一个样,虽然很想他,但为了他好,我还是暂时不要回去了。”刘涛每天忙完了,就跟孩子视频,有时候忙晚了,孩子就睡了,他只能隔着屏看看孩子。

由于天天走街串巷送单,看到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压抑,一次在药店等单子时,刘涛忽然想到可以在衣服上涂鸦,写上鼓励的话语,让大家看到的时候能受到鼓舞。于是刘涛找药店借了一支笔,在衣服上即兴涂鸦起来。想到有些小区里还有外国人,他又在衣服背面写上了英文。穿上这件涂鸦衣服后,刘涛很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不少路人都对他投以微笑,有的还对他竖起大拇指。站里的同事们看到后,也纷纷请他在衣服上涂鸦。

刘涛的配送范围内有他的母校湖北大学,春节前,有些学生还没来得及回家就封城了。于是,刘涛经常为这些滞留在学校的学生们送餐、采购生活物资,但并没有告诉他们,他其实是“师兄”。

记者了解到,湖北的外卖骑手中,约4%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多数骑手最高学历为初中或高中。

有时,有少量医院的订单,他也会去送,“有些人会担心,但我觉得只要做好防护措施就还好,医生们那么辛苦,我们要尽全力支持他们。”刘涛坚信,这场抗击疫情的战役,定能很快取得胜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重点大学毕业的外卖小哥戴着口罩穿梭街头,他把加油写在背上,还有英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