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轰动一时的李心草溺亡案,以被告人罗某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当庭认罪认罚,受害人家属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而告一段落。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李心草溺亡的昆明盘龙江

此案是我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离开昆明后发生的一起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力的刑事案件。并且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此案的关键证据缺失或毁灭,能够获得这样一个结果,大量的法律工作者已经是尽心尽力了。

一、案发后的两种流言

1、下迷幻药强奸之说。李心草案刚在媒体曝光出来时,这种传闻是占据了主要舆论导向的。很多在娱乐场所工作或有夜场消费经历的人对此坚信不疑。罗某某通过李心草的女同学将其约出来喝酒,本身就有和李心草发生男女关系的倾向。在第一个酒吧喝酒消费后,李心草并没有出现醉酒状态,头脑清醒,于是罗某某又邀约其到另一酒吧喝酒。期间在李心草的酒水内下了迷幻药,可能因为李心草喝的不多,没有直接失去意识,听闻罗某某等人并没有要送其回学校,而是带她去开房,条件反射般的反抗,加上迷幻药的作用,给人感觉神志不清。也就是后来李心草家属曝光的那段罗某某等人在酒吧内扇李心草耳光的视频。作为第一次约会见面的朋友,罗某某等人要没有歹心,要么送李心草去医院,要么送李心草回学校,要么报警。这三个正常情况下都会去做的合理选择,罗某某等人一种都没有去做。李心草以超人的意志力自行出来搭乘出租车,又被罗某某等人阻挠,自我感觉难逃魔掌,万念俱灰之下才投河,导致溺水身亡。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2、吸毒过量导致精神恍惚投河自杀之说。从媒体曝光的罗某某、李心草在酒吧内的争执画面来看,确实符合吸毒过量导致精神异常的推理。但是通过李心草和罗某某等人是第一次见面约会,加上李心草已经预定了回家的车票等情况来看,又不符合年轻人到娱乐场所玩耍并吸食毒品的条件。换句话说,李心草没有吸毒史,也没有吸毒的必要性,即使案发时真的吸食了毒品,很大可能性也是被别人陷害。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以上两种猜测,现在看起来是无稽之谈,但是在媒体刚曝光该案时,嫌疑是非常大的。否则公安机关也不会重点检验罗某某、李心草当时喝酒消费时使用过的酒具,以及给李心草的胃残留物进行化验检验了。

二、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的无奈

李心草案是怎么曝光出来的,其中的经过就不赘述了,大家在网络上可以查询得到。就简单的谈一下在此案审查起诉过程中,为什么检察院会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原因推理如下:

1、一开始将该案定性为强制猥亵、侮辱罪,但是证人证言无法证实,仅仅凭借媒体曝光的那段视频要定罗某某的罪,显然证据不足,无奈只得发回补充侦查。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

2、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以后,并没有补充到新的证据足以让检察院对罗某某提起强制猥亵、侮辱罪,在经过开会讨论分析案情以后,将强制猥亵、侮辱罪否定,另外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再次将该案发回补充侦查。

三、为什么最终只以过失杀人罪起诉罗某某一人

很多网友都关心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最终只以过失杀人罪起诉罗某某一人。我分析的原因如下:

1、在李心草酒后发生精神异常,其他两位当事人曾提议将李心草送医院或回学校,被罗某某拒绝;

2、李心草在酒吧内行为异常,罗某某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比如拨打120或110求助),而是以辱骂、扇耳光的“土办法”处理,结果导致李心草最终投河溺水身亡;

3、据说李心草独自跑出酒吧搭乘出租车,也是罗某某强行将李心草拉下车,不让其离开。

综合来看,其他两位当事人在李心草出现精神异常后,是采取了一些积极的救护措施的。罗某某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阻止了多种可能挽救李心草生命的措施,导致李心草最终投河溺水身亡。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没有什么不妥。

说明:本文只是作者的个人推理分析,案件资料来源于网络媒体。如果与案件客观事实有出入,以司法机关公布的信息为准,作者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删除本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李心草案背后法律工作者的博弈,超过正常人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