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文章来源: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城市画报(微信号:cityzine)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上周六,《乐队的夏天2》中的黑马、十强之一福禄寿FloruitShow遭遇了小小的滑铁卢。她们和李云迪合作了一曲黑暗、先锋的《没咯》,现场得票183(倒数第三),也是她们节目中的历史最低分,张亚东评价这首歌“理念晚于技术”,乐评人邓柯也认为它的中频“堆得太满”。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张亚东评价《没咯》:“有技术为基础,但创作理念需要有极大的转变。”

节目播出后,资深场外乐迷汪峰也评价“这首歌先锋感十足,但触动和动听的感受不如之前,过于追求形式的创新与实验性一定会消解掉一些对于听者的触动”。但音乐博主@耳帝 则称赞这首“简直是川井宪次+赛博祭祀的即听感”,评价福禄寿的音乐“有着超出年龄的生死观……歌曲越复杂越深沉时就越是与她们的气质浑然一体”。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没咯》现场,三位姑娘一身黑衣如同巫女,李云迪的钢琴在其中担当打击乐。

但此前,福禄寿的呼声一直很高,亮相的第一首歌《玉珍》就唱哭了刺猬的石璐,改编的《少年》PK掉了节目的“话题担当”五条人,被赞“光芒万丈”。

到底是怎样的三个女孩,怎样的音乐观念引起如此多的争议?来看城画君的独家专访!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

Floruit Show

诞生于北京冰雪之晨的三胞胎姐妹。

♬ 代表作《我用什么把你留住》《玉珍》《马》等。

☄ 2020年7月,参加原创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2》成功晋级10强。

玉 珍

福禄寿乐队第一次登上《乐队的夏天2》舞台时,主唱豆豆很紧张。当屏幕徐徐拉开,负责演奏竖琴的捏捏和担任打击乐的咪咪开始触碰《玉珍》的第一个音符,豆豆闭眼感受,仿佛回到了小学五年级放学时。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那天的阳光特别好,外婆早早等在门口,一脸慈祥地看着跑得满身汗的三姐妹。三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名侦探柯南》,桌上摆着外婆做的绿豆汤……心跳渐渐慢下来,她又回到舞台,“我们幻想外婆在那片世界里有一个花园,一些小动物陪伴着她,我们时常梦见她,她应该也会看见我们现在给她唱的这首歌。”

福禄寿的三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穿一样的衣服,梳同样的发型,有时连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都认不出她们谁是谁。孪生三姐妹的生活,让她们无时无刻都在一起,很多相同的爱好,她们喜欢游泳,每年暑假一起去游乐园坐刺激的过山车。更重要的是,她们都喜欢音乐。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我们乐队最大的优势就是终生不会解散

会拉二胡的外公爱好古典音乐,在家经常放莫扎特、肖邦的曲子,悠扬的音乐一天天滋养着三姐妹,“让人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很有尊严,在理性中感觉到温柔,很沉静的感觉。”外婆在三姐妹四岁生日时买了一架钢琴作为礼物,“DO、RE、MI”她们弹下的三个音符就成了乐队里的名字,老大“豆豆”,老二“捏捏”,老三“咪咪”。

外婆在三姐妹心中是一位公正谦和的长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外婆一出面,事情就能平息。外婆每天都会设计不同的菜谱。如果有人生病了,外婆会做一碗茉莉花茶泡饭,“非常清甜,让人感到非常幸福。”咪咪到现在都很难忘。

有天傍晚,三姐妹偶然遇到一对老夫妻坐在长椅上纳凉,忽然一阵微风拂过,老人家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去世多年的外婆,身边的空气凝住了,旋即而生的是对外婆思念的气息。她们回到家里,开始商量记录下此时的心境,捏捏用竖琴随手弹着什么,豆豆和咪咪哼着各自不同的旋律,一小节,一段,越来越连贯,旋律与讨论的歌词应和得上,《玉珍》这首以外婆名字命名的歌就跟随着流露的情绪油然而生。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玉珍》是她们写给外婆的歌

当她们把这首歌的DEMO给妈妈听,妈妈的眼泪就收不住了,甚至不敢听第二次。许久才慢慢打开心扉,平静地欣赏这首歌,妈妈说,“旋律还挺好听的,那歌词仿佛就是我对母亲的内心感受。”

在三姐妹眼里妈妈一直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从没在家人面前诉过苦。但三姐妹都知道妈妈和外婆一样承担了很多压力和痛苦,长大后她们也慢慢开始分担这些压力,“感觉这是一个轮回,生命很奇妙的地方。”于是她们写下歌词:“直到她的苦衷变成了我的,她的仁慈也变成我的了。”感动了很多人。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在《乐队的夏天2》上演唱时感动了石璐

有人在音乐平台下评论这首歌说,听完这首歌就去门外抱了抱外婆,还有人买了周末的车票去看外婆,咪咪看了也很感动,“我觉得这首歌把他们的爱意牵扯出来了,做出了实际行动,让这首歌变得不只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意义。感觉我们的歌有很强大的能量场,用音乐就能把完全没关系的人联系在一起,这件事很珍贵。”

没 咯

福禄寿创作的歌曲里像《玉珍》这样直抒情感的并不多,还有许多是很难定义的风格,有网友评价福禄寿乐队是“赛博朋克在逃电子菩萨”,捏捏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她们的歌有种在科幻世界里化作菩萨超度人的感觉。在捏捏看来,福禄寿乐队的歌分为“出世”和“入世”两种风格,像《兰若度母》《没咯》等属于“出世”的风格,它们融合了电子、古典等元素。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乐队在2020草莓音乐节·京东上演唱《兰若度母》

《没咯》歌名就像一句古老的咒语,讲述了生命某一刻猛烈地破碎、重组、升华,这也是三人追求的状态,表达了她们的人生哲学。她们迷恋歌曲里充满仪式感的念唱形式,“声音一出来就有咏唱的感觉溢出来。就像听到诵经,我们也不在乎念的是什么,但每当唱起全身都会起鸡皮疙瘩,我们自己都觉得很震撼,很着迷,有点神秘,祈祷的意味在里面。我们希望把这样具有东方元素的东西融进歌里。”

《春暖花开去见你》《玉珍》比较直白表达感情的属于“入世”的歌曲,福禄寿把这类歌叫做“奇幻民谣”。它们常常会讲述一段故事或情感,有着娓娓道来的歌词,顺畅的旋律,但是编曲比较复杂,烘托出一种气氛,透着质朴又梦幻的感觉。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乐队在网易云硬地live上演奏,她们每场演出都会带上一些“奇怪”的乐器,比如手摇铃铛、可以模拟雷

福禄寿常常会在创作的歌曲中融入多样的风格,同时也希望歌词能够贴合编曲,她们经常会找相关电影、书籍触碰灵感。在写《没咯》这首歌时,配乐已经做得很磅礴,她们找了克苏鲁神话系列,故事的核心是人类对看不见的东西未知的恐惧。在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巨大的建筑物和生物,科技感和破败感同时存在。“我们很喜欢这样美丽又诡异的世界,创作歌曲时,我们会把自己的想象带入故事里,感觉自己好像穿越了一样,整段时间都沉浸在这个世界里,歌词灵感就自然地出来了。”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歌曲《没咯》封面

对东方元素和科技感的迷恋,来源于三姐妹小时候看的赛博朋克风格的电影,和西蒙·斯塔伦海格的科幻绘本。那时三姐妹特别喜欢看日本动画片《攻壳机动队》《阿基拉》,里面东方元素与科技感的融合,让她们大开眼界。创作时她们会在音乐中加入来自东方不同民族的乐器,像南亚的塔布拉鼓、中国的月琴、日本的三味线等乐器音色,“加入了来自多民族地域的声音,为故事提升了色彩,富于古典美感。”

三 个 神 仙

表情银行乐队邀请了两位完全不了解中国乐队的德国乐迷来猜《乐队的夏天2》的排名,其中一位于理安从《玉珍》中听出了福禄寿是经过科班训练的结果。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表情银行MimikBanka的视频《德国乐迷看乐夏》

福禄寿三姐妹从小在音乐附中读书,后来三人顺利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豆豆和咪咪选了作曲专业,捏捏学了最喜欢的竖琴。三姐妹读本科时,就曾以“冰雪飞”为组合名参加过一档《声动亚洲》的歌唱节目,还被当时的导师高晓松所赏识,但最终还是遗憾淘汰。后来她们还去央视参加过《星光大道》和《黄金一百秒》节目。因为之前这些活动经历,福禄寿乐队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有人认为她们参加过很多综艺节目,也出过专辑,并不是没经验的“小白”。

而福禄寿以“乐队”的形式成立于2018年,当时三人都分开工作了好几年,处于人生的迷茫期。大学毕业后,豆豆在一所音乐学院当乐理老师;捏捏考上了学校的交响乐团,经常要去外地演出;咪咪去韩国学习音乐剧监制,回来后在音乐剧剧组做音乐助理到处排练演出。那时她们很少聚在一起,失去了最亲密的陪伴,大家都很难过,她们希望能做一件让三个人聚在一起做的事情。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三姐妹在录音室里创作。她们能凑在一起时就开空想大会,“虽然当时看起来没有意义,但对我们仨来说

有次咪咪提出想办个展览,构思的画面都有了:想象自己是一个迟暮的人走进博物馆。最后一层像火车厢,车窗上的屏幕放着一个人从出生到老去的所有瞬间,像流逝的电影。但做展览会很费钱,于是她们调动多年来的音乐储备,创作出了歌曲《我用什么把你留住》。并以福禄寿的名义在音乐平台上发布,“福禄寿这个名字挺喜庆的,我们也不想给人感觉这就是一个女生组成的乐队。”

创作音乐对三个女孩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大学时,她们为参加音乐节创作了竖琴曲,她们跑遍了京城各家乐器店,买来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打击乐器,像钵、铃铛、大小薄厚不一的鼓,寻求到了想要的自然之音。当她们想在音乐中营造一种画面时就会用到这些乐器,“我们想让听众一下子就进去某种我们塑造的画面里,沉浸在他自己想象的空间里。”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演出必带的打击乐器:小锣,在戏曲里用的比较广泛。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大铜铃,发出悠扬空灵的“叮当”声。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果壳铃,来自非洲的打击乐,由一种风干果壳制成。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卡塔卡铃,声音清脆,穿透力强,发出“刷拉拉”连绵不绝的声音。

福禄寿组队不到两年,但对三姐妹来说是她们人生中做过最重要的决定。豆豆担起了主唱重任,没组乐队前她一度想过放弃创作,她自嘲爱吃,是有“福”气的象征;捏捏对应着“禄”,掌管乐队财务,当豆豆和咪咪在创作上产生分歧时,会交由捏捏决定;咪咪是三人中最瘦的,也应了“寿”(谐音),她对爱好有长久坚持,即使加入乐队,也没有放弃画画的习惯,保持想象力一直给她带来音乐灵感。福禄寿一直有着清晰的目标——保证作品质量。现阶段她们希望好好打磨积压的作品,尽快出第一张专辑。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福禄寿在2019昆明超赞草莓音乐节之后的签售环节和乐迷合影。

每年除夕夜,南方天空会出现三颗发着蓝色光芒的星,它们在猎户星座的腰部连成直线,民间将这三颗星视为福星、禄星、寿星三个神仙,象征着吉祥如意。福禄寿的音乐就像天上的这三颗星星,神秘悠远。三姐妹希望以“福禄寿”之名,借“FloruitShow”(福禄寿英文名,意为“全盛时代的演出”)把美好的祝福带给世人。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讲讲#

你怎么看三姐妹的音乐?

以上内容节选自

《城市画报》2020年9月刊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

《福禄寿Floruit Show:赛博朋克在逃电子菩萨》

内页抢先看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

✒️

文 / 赖琳琳

图 / 受访者提供

专题编辑 / 赖琳琳

专题设计 / 孔韵彤

微信编辑 / 席郁兰 溏心

实习生 / 林可依 陈泽强

更多信息及杂志购买请关注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城市画报(微信号:cityzi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淘汰五条人,把李云迪当打击乐,就这三姐妹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