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YongG Peng, M.D., Ph.D., FASE, FASA

Professorand Chief, Cardiothoracic Anesthesia

Universityof Florida. Gainesville FL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已经养成了习惯,今天早上也像往常一样大约5:45起床。每周的工作日除了值夜班和出差以外,6:30以前去医院已经成了常规,去听科室晨课,给住院医生讲课,参加心动超声及病例讨论,或者参加医疗质量管理相关会议——每一天无论是在手术室还是在办公室工作,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情。

虽然重复平凡,但是感觉还是挺充实的。到了下午当繁忙疲惫的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就开始思想斗争:是否还要去健身房锻炼?

几年前,总是会给自己找个借口,这一天太辛苦了还是回家放松休息吧。但是今天,还是说服了自己,坚持去健身房锻炼。

在跑步机上听着音乐,虽然开始觉得双腿沉重乏力,但是逐渐感觉一天累积的精神压力仿佛得到了极大的解脱。这也许就是自己所体验的一种特殊的调节方式:用身体的疲乏去替代身心的疲乏吧。

回忆几十年来在美国生活的奔波和努力,有时也会仔细琢磨如何调节生活节奏,延长职业生涯。

看到中国麻醉界的老前辈包括谢荣、罗爱伦、孙大金、金士蠔、曾因明等教授,他们不仅挚爱他们的职业,兢兢业业几十年,为国内麻醉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能保持健康的体魄和长久不衰的职业生涯,堪称我们年轻一代麻醉医生的楷模。

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在医疗需求不断增长、工作压力逐渐加大、生活节奏瞬息万变的当今社会,我们每一个麻醉医生都会考虑一个问题:如何合理调节我们自己的生活节奏和长久地保持我们的职业生涯?

约三十年前,我来到美国这块土地上打拼,当时的想法就是在美国进修两年,然后回国继续做内分泌科医生。但是阴差阳错的命运和努力进取的机遇,使自己有机会继续留在美国深造和工作,不仅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而且也改变了自己毕业后当内分泌科医生的初衷。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也许因为早年的年轻和无畏,当时虽然也体验到了与很多来美国求学同行相似的经历比如语言障碍和经济上的拮据等,却并未感到太多生活的艰辛。

感到非常幸运的是接受了美国教育体制下的基础科研和临床实践的系统性和规范化的严格培训。

在完成了四年麻醉住院医生规培后,又有幸接受了一年心脏麻醉专业化的教育,得益于麻醉领域心脏超声鼻祖JackShanewise, MD 的栽培。随后在佛罗里达大学心胸麻醉专业工作至今。

扎实严谨的职业医生培训和数年来知识的积累和临床经历,都无疑为我赢得同行及外科同事的信赖打下基础,并且也为自己临床实践的自信产生了持续的后期效应。

自信来自于经历、实践、交流和反馈。

医生当然希望每天的工作都是平稳和没有意外的,也希望每一个术中病例都是可以掌控的。然而临床医学和其他职业的区别在于,其他职业的错误带来的也许是时间和经济上损失,而医生职业的意外给患者及家属带来的则是金钱不能替代的痛苦和失去的生命。

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是对于自己的亲人,这是很难接受的一个事实。即使医学发展到今天,医生也不可能把所有疾病治愈,但是我们总是期望奇迹发生。我们同时也希望,患者的死亡或出现并发症不是因为医疗操作失误导致的后果。

多年前美国医学会发表了一个报告:“ToErr is Human”,其中谈到美国每年有将近九万八千患者死于医疗差错,是继心脏疾病和癌症之后死亡的第三大原因。虽然这个统计的数据有所争议,但是即便是已经通过严格培训且经验丰富的医生,在其职业生涯当中也难免会遇到几次让我们精神压抑和临床抢救失败的结局。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何调整职业医生在特殊环境下的情绪波动和缓解医疗事故给医生造成的精神压力也是不容忽视的现实。

无论是外科手术意外还是我们自己操作判断失误,所导致的并发症结局,不仅给患者及家属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痛苦,也会给我们职业医生带来内疚和负罪感。这就是文献中常常提到的“第二受害者”。

早在2000年AlbertWu医生就描述了医护人员会因为不同原因的医疗差错给他们的身心造成巨大的创伤,而且医务人员因介入事故和意外所产生的自责和精神打击往往不被同事所理解,甚至会听到同事对事件本身较为苛刻和幸灾乐祸的评判。这使得“第二受害者”更加不安,孤独,怀疑自己的能力。

这种精神上的压抑和自责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解决,将会影响到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和职业生涯。然而这种现象和文化不仅在国内、在世界各国也并不少见。

医院在追究责任的同时,组织机构往往缺乏对事故原因进行深入了解,不能深入认识系统误差的隐患,撇清人为误差和系统误差的区别,忽视对“第二受害者”精神上的关爱。

事实证明,只有医院成立专门的关怀和支持机构,医生做为第二受害者才有机会摆脱精神困境,避免将来犯同样的错误,从根本改善医疗管理质量。

美国医院的督查机构也鼓励医院建立相应的行政部门,关心咨询和解决“第二受害者”的精神抑郁和困惑,并建议具体解决的方法包括并不局限于:

    咨询和关爱;

    分析和了解意外的原因;

    避免隐瞒失误;

    检查系统误差的隐患;

    关心医生的身心健康;

    改变指责歧视的文化。

在我们各自不同的生活旅途当中,设定一个短期可望达到和长远积累的目标并循序渐进,这符合大多数人的人生经历。

我们从毕业那天起就渴望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期望自己收入颇丰,有了家庭后盼望我们的孩子能健康成长,期望他们在学校里成绩突出,我们也有过自己能尽早晋职掌舵的欲望,偶尔也奢望过财源突降,我们当然希望家庭和睦、朋友四方。

我们曾观望过社会的浮动和形式变迁,有时也会对社会的不平等和龌龊现象而失望,但是我们多数对于这份平凡的事业和追求从未有过绝望。

我们最终认识到,我们共同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永远有个好身体。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周末第二职业

从自己的健身锻炼中我就深刻体会到,健身锻炼和生活的目标一样既容易设置但又更容易放弃。就像一个星期至少健身三天,每次至少跑3-5英里,虽然目标不高但是非常枯燥,贵在坚持并不是所有人能够信守的诺言。

对于曾经年轻过的我们,曾经纠结烦恼过,抱怨过也徘徊过。年轻的时候我们有充实的精力、体力和动力,但是缺乏自制力。

经过工作和生活的磨练,到了中年,我们赢得了更多的智力,魄力和耐力,但我们的压力并没有减少。

看见国内同行的异常辛苦,白天在手术室不容松懈的繁忙,晚上熬夜赶科研基金或论文期限,还要抽空上网微信完成白天没有时间参与的讨论,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参加学术会议和讲座。

每天的安排都是那么充实,仿佛都非常重要而不能怠慢,日积月累被忽视和挤掉的时间就是家庭的相聚、健身锻炼和身体必要的休息。

相信大家也会思考如何调整生活节奏,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但是调整生活节奏——这个奢侈的目标往往是常被讨论却易被忽视的话题。

坚持健身和不懈的事业追求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不仅需要兴趣和利益为驱动力,也需要对意志的磨练。

年轻是我们生活最大的资本。是否健身或熬夜,短期内不会有得失。但是长期的健身和有效的作息,不仅调节我们身心和生活的节奏,也使我们更加自信、自立和自强。

有许多人认为在国外行医的医生比国内同行要幸运,繁忙的一天后可以去健身,晚上不用去交际,周末可以去打高尔夫球或与家人放松休闲, 张弛有度,生活潇洒。

然而医生职业的stress(精神压力)和burnout(心力交瘁)并不是中国医疗行业的孤立现象。我们职业的高度紧张和超负荷的工作时间都是我们心力交瘁的危险因素。

最近有文献报道医生尤其是麻醉医生感到不同程度身心疲惫症状者高达50%,这个惊人的数据也许并没有完全反映医疗行业的真实现状。

Stress(身心压力)就是不管我们如何努力都无法完成我们所设定的目标那种力不从心的感受。这种长时期、高强度、超负荷的运转,必将导致(burnout)身心疲惫。

国外和国内年轻医生猝死以及因长期精神抑郁采取极端手段结束自己生命的报道并不少见。虽然大家能认识到麻醉医生是高危职业,但是对于如何改善职业环境和降低精神压力的策略方法的讨论却远远不够深入。

而有效计划,安排各项工作的轻重缓急,寻求必要的帮助,调节生活节奏等都是避免身心疲惫的实际步骤和策略。

近年来随着国内的医疗需求不断增长,职业专科医生严重短缺。尽管医疗行业在不断发展,但是几乎所有三甲医院人力资源和医疗资源仍然无法保障社会的基本需求,医生超时工作和兼管更多的责任已经成为常规和现实。

然而医院和现代医学的发展趋势都要求实施医生规范化培训。经过多年的努力,国内医生规范化培训取得了可喜的进步,但是现实的医院规范化培训机制仍然存在不足。

很多医院为增加效益和完成指标,培训医生做为主要劳动力的一部分目的在于,让医生力求完成一天繁重的工作量,但是医院缺乏系统的培训和考核大纲,不同类型规培医生的待遇也不均等,规培医生的工作时间没有监督监管机制。规培医生有职业和事业上的压力,但是缺乏医院团队对他们的关爱。

有些医院却十分重视这方面的投入,建立了大家庭式科室文化,把麻醉技能操作和厨艺展示相结合,把知识技能考核与体能培训相结合,让规培生和进修生体验到科室的关怀,并建立一对一的导师规培生负责制,及时了解和解决规培生的烦恼及存在的问题,创造环境为科室医生提供健身机会和有效的劳逸调节等规章制度。

他们通过媒体宣传鼓励更多医院参与,在这方面做出了榜样作用。

在美国住院医生的规培也强调除了对规培生的专业培养和智力开发,也不能忽视对其情商的引导。美国住院医生规培首先要求身心全面发展(wellbeing),建立的多种相关项目,政策和条例都是致力于支持和保护规培医生的身心健康,使其体力充沛、头脑清晰。

国内不仅需要借鉴美国对住院医生知识技能的培训要求,更重要是要建立行之有效的考核和评估体制。

每个月在住院医生轮转完成后两周内对不同亚专业轮转的规培生实施六个方面的评定:患者护理、医学知识、临床实践改善、交流沟通技能、职业风貌和系统能力等全面的衡量。

美国近年来还增加了对规培生实施是否达到临床实践里程碑目标和360度评估新要求,同时也会严格监督规培生每周不超过80小时的工作时间以及每天下班后至第二天上班前至少有10小时的休息时间。

所有这些规章制度都致力于及早发现掉队规培医生存在的问题并及时采取措施给予他们弥补的机会,同时也避免产生所有医生疲劳工作的环境和文化。

研究表明,缺乏睡眠的工作或开车和酒驾没有区别,17小时以上连续没有睡觉的人的行为与血液中酒精含量在0.05-0.1%的人的表现相当。缺乏睡眠的人的认知能力和判断力都明显下降,而且容易情绪化并态度恶劣,疲劳工作对患者和对职业医务人员的危害是可想而知的。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需要自己去追求创造,首先学会如何自我保护,不仅保障身体的健康更重要的是保持身心的健康。要有坚持健身的意识和动力,努力调节生活节奏,只有体力充足、精力充沛和心态淡定才能过好平凡生活的每一天。

文献:

1)SteflME. To err is human: building a safer health system in 1999. FrontHealth Serv Manage. 2001; 18:1–2.

2)CarugnoJ and Winkel AF SurgicalCatastrophe. Supporting the Gynecologic Surgeon after an AdverseEvent Journal ofMinimally Invasive Gynecology2018 1-5

3) WuAW. Medical error: the second victim. The doctor who makes themistake needs help too. BMJ. 2000; 320:726–727.

4) RobertsonJJ and Long B SUFFERINGIN SILENCE: MEDICAL ERROR AND ITS IMPACT ON HEALTH CARE PROVIDERS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2018, 54:402–409

5) Rama-maceiras P, Jokinen J andKranke Stress and burnout in anaesthesia: A real world problem? Curr Opin Anesthesiol2015, 28:151–158

6) Van Der Wal RAB, Wallage J andBucx MJL Occupational stress, burnout and personality inanesthesiologists Curr Opin Anesthesiol 2018, 31:351–356

7) Saadat H and Kain ZN Wellness interventions for Anesthesiologists Curr Opin Anesthesiol2018, 31:375–381

8) Sanfilippo F, NOto A, ForestaG et al Incidence an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burnout inAnesthesiology: A systematic review BioMedRes. Int. 2017 Epup

9) Callahan K, Christman G andMaltby L Battling burnout Strategies for promoting physicianwellness Advancesin Pediatrics 2018; 65:1–17

10)Chakravarti A, Raazi M, O’Brien J et al Anesthesiology residentwellness program at the 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 curriculumcontent and delivery CanJ Anesth 2017 64:199–210

11)Luedi MM, Doll D, Boggs SD and Stueber F SuccessfulPersonalities in Anesthesiology and Acute Care Medicine: Are WeSelecting, Training, and Supporting the Best? AnesthAnalg. 2017; 124:359-361

12)Dawson D and Reid K Fatigue,alcohol and performance impairment Nature 1997; 388:235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声明

微信公众号所刊载原创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新青年麻醉论坛观点或立场。文中所涉及药物使用、疾病诊疗等内容仅供参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麻醉医生的生活质量 & 如何学会自我保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