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休学照顾重病双亲 经济来源全断了

如果不是家庭遭遇一系列变故,刘波和爱人陈孝云还可以打工维持生计,20 岁的儿子刘雨恒现在应该坐在教室里,学习大一下学期的课程。从 2016 年到现在,病魔接连降临这个家,陈孝云现瘫痪在床,刘波患股骨头坏死,行走需要借助轮椅。这学期开学,刘雨恒提交了休学申请,留下来照顾双亲。眼下,陈孝云还要进行后续的康复治疗,但这个家早已一贫如洗,无力支撑。

谁能来帮帮他们?让这个家能撑下去,让 20 岁的大学生重返校园。

两年前遭遇变故,经济来源全断了

1996 年,刘波和爱人陈孝云从老家大庆来到大连,两个人在开发区到处打工,没有稳定的工作。后来,刘波在大孤山一家养殖场打工时,学会了潜水,当上了"海碰子",再加上老婆在超市打打零工,两口子也渐渐有了积蓄。在大连打拼这 22 年里,儿子刘雨恒出生,夫妻俩还贷款买了房。日子过得虽不富裕却也安宁。

2016 年,是这个家的一个"分水岭"。陈孝云查出患上了尿毒症,在陪护爱人在大连市内住院时,医院不允许病房内加床,刘波常常是坐在地上倚着墙角睡一宿。本来,由于常年水下作业,他的腿就不是很好,走路一瘸一拐的,陪护那段时间一折腾,加重了刘波的病情,他被诊断出股骨头坏死,并且压迫了神经,连走楼梯都成了奢侈的事,在屋子里也只能靠轮椅辅助行走。

老婆出院后需要一周进行三次透析,刘波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再打工赚钱。从 2016 年至今,家里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为了省钱,陈孝云先是把透析减少成一周两次,后来又改成一周一次。

大学生休学照顾重病双亲 经济来源全断了

母亲再度被病魔击倒,20 岁大学生休学留下来照料

2017 年,儿子刘雨恒考上了吉林一所艺术类大学,这本是一件好事,可两口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年两万多元钱的学费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还是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帮孩子交了第一学期的学费。刘雨恒在学校还申请了助学贷款,生活上口挪肚省,课余时间再帮人家送外卖贴补学费。一家人暂时这么维持着。

今年大年初二,陈孝云突发脑干出血被紧急送往医院,当时,医生说活下来的希望可能只有 20%。在重症监护室挺过了 24 小时,命救过来了,人却瘫在床上不能动了。随后,陈孝云被转院至开发区一家康复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在这期间,她每周还要到另一家医院做三次透析。"以前她还能自己走去医院,可是现在怎么办?"刘波行动不便下不了楼,只能干着急。

儿子刘雨恒懂事,开学后便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回大连照顾父母。

大学生休学照顾重病双亲 经济来源全断了

向社会求助,希望能撑过这一关

目前,他们一家三口都住在康复医院,父子俩一宿一元钱租张床陪护,吃饭就在医院食堂解决。采访当天,刘波一天三顿是 3 个馒头,就点小菜,反正什么便宜吃什么,他给老婆则要了两个半份菜并成一盘,"好歹有点营养。"刘波说。医院了解到他们家的境况,减免了部分医疗费用,即便如此,最近欠下的医疗费还是亲戚帮着借来的。

"现在,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就连老家的地也给卖了。"刘波一筹莫展,儿子的学费、老婆的医药费压得这个 46 岁的东北汉子喘不过气来。他现在不指望自己的腿能有所好转,但希望爱人陈孝云能通过康复治疗重新站起来,在他看来,只有这样,这个家才有机会重燃生活的希望,儿子才能回到学校安心读书。"帮帮我们吧,让我们这个家能撑下去。"如果不是事出无奈,刘波并不想麻烦大家,但这次,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如果您愿意奉献爱心,想帮助刘波一家度过难关,请联系 13941148093。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齐媛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大学生休学照顾重病双亲 经济来源全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