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初三男生被母亲在学校走廊上打耳光,最后跳楼自尽——这一令人心痛的惨剧,发生在湖北武汉江夏区一中初中部。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该男生在教室玩扑克牌,班主任叫家长。

这一看似很正常的教育流程,其结果是:该生母亲在五楼教室走廊扇了孩子两耳光,该生跳楼并于当晚宣告不治。

一场惨剧的发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解读,这样一个惨烈的结果,是任何一方都难以接受的。

或许,这也是该男生跳楼的因素之一:我要让你们后悔!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人没有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的,哪怕是一个九年级的孩子——之所以会跳楼,往往是因为他所承受的或者说瞬间所承受的,超过了他的临界点,才有了这样一种惨烈的爆发。

或许孩子会后悔,然而已经无可挽回——而校方、班主任必然是后悔的,更不要说这位母亲!

可以想见,这位母亲必将因为这一耳光,而生活在终生的悔恨之中。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近些年来,低年级中小学生跳楼自杀,不时见诸报端。

作为一个教育者,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将这种情况扼杀在摇篮里,或者说控制在萌芽状态。

青少年自杀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各种因素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应该特别注意,就是这种带有冲动性质的“激情”自杀。

通俗地讲,就是在某种剧烈刺激的情况之下,青少年由于控制力薄弱易于冲动的特点,在瞬间爆发出来的自杀或者自残行为。

以这件事来说,孩子确实犯了错——在教室打扑克,这在学校层面来讲,已经属于是比较严重的错误——但是这种错误顶格的处罚,也不过就是批评教育,罚站乃至停课已经是有争议的处罚方式。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诚然,我们不能确定孩子在这次错误之前的表现,也难以界定其在班主任心中是否有某种累积效应。

而学校在管理措施上,往往以量化的方式,与班主任的经济利益挂钩。

换句话说,要量化扣分,而班级量化扣分就要影响到老师的那几块钱津贴。

这固然是一种约束手段,但是也正因为这样的缘故,往往在某种程度上扭曲异化了教育的意义。

班主任老师想到的,或许就此制止学生的类似行为,而不是让学生从道理上明白,又或者已经采取过诸多措施而无效。

所以,就采取了治标不治本的方式:叫家长!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现在的教育体制下,家校配合固然是应有之义,但是叫家长这种手段,往往是学校教育失败或者推卸责任的形式。

简而言之的意思就是:你孩子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吧?

而家长羞愧之余,恼羞成怒也是人之常情,于是乎发泄在孩子身上,也是大概率的事件了。

学校习惯于叫家长,是让家长代替学校来管理孩子,而孩子怕叫家长——但是最终当叫家长的行为一旦实施之后,孩子就失去了对于叫家长的恐惧,而变得习以为常进而肆无忌惮。

所以教育的大招,在于这种威慑性而不在于它的施展。

一旦孩子对于这种教育大招所施展出来的威慑性失去敏感,这种措施就失效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孩子成长中的问题不断升级,一开始是训斥,然后是罚站,然后是体罚,然后叫家长各种手段不断升级,到最后培养起来的,却是孩子愈发的肆无忌惮。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而这种肆无忌惮没有伴随着心性的锤炼与成长——换句话说,这些行为带来的不是孩子的理解以及人生观的树立,只是一种犯错与纠正之间的斗法——最终导致孩子没有建立起一种正确的价值观。

当遇到强烈超出孩子承受临界点的时候,孩子就突然爆发了。

而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爆发,绝不会是校方班主任家长希望看到的。

我们的教育,重在学业,然而教育的意义,育人要重于教书。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小时候的防微杜渐,愈加的重要,现在在小学初中阶段无底线的追求学业成绩,进而导致管理的扭曲,价值观培养的缺失,这实际上是一种本末倒置。

逝者已矣,生者尚存,痛定思痛,当有所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被母亲打耳光,初中生跳楼自尽——教育孩子的临界点究竟在何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