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汶川15勇士上演绝地营救,今天他们再聚首,誓言“若有战 召即回”

12年前,他们惊天一跳带给灾民希望,12年后,他们再次相聚演绎战友情深。9月17日是中国空降兵70周年,“空降兵15勇士”从天南地北启程,再次汇聚到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们在黄继光铜像前庄严宣誓:若有战,召必回!

12年前汶川15勇士上演绝地营救,今天他们再聚首,誓言“若有战 召即回”

空降兵15勇士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自14时28分起,震中汶川、茂县等地就失去通信联络,几十万民众生死未卜。

空降兵奉命参加救援。

“把李振波叫来!”5月13日凌晨,空降兵部队领导直接点将。李振波时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得知灾区地理环境险恶,组织空降面临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标识、无指挥引导的“三无”不利条件,48岁的李振波主动请缨:“我是党员,我带着引导分队先跳下去,给后面的同志做好示范,把‘三无’变成‘三有’。”

5月13日清晨,运载伞降分队的伊尔-76运输机飞到了灾区上空。可是,快到目标空域时,飞机结冰了,强行打开舱门可能机毁人亡,最终只能返航。返航过程中,李振波就考虑使用圆伞换翼伞。该型翼伞的伞衣是长方形的,与圆伞的垂直降落方式不同,它更像是飞机一样滑行降落。但这种伞具对操作者技术要求较高,适合小分队执行特殊任务。而在100人的伞降队伍中,有22人跳过翼伞。

几经周折,25具翼伞于当天夜里紧急空运到位。14日凌晨,李振波和其他14名精心挑选出来的伞兵焦急地等待着天气的好转。

14日上午,雨势渐渐变小。11时30分,飞机飞临茂县上空,寻找时机。忽然,飞机进入了云缝,震后的茂县第一次出现在外界人们的视野中。情况瞬息万变,李振波抓住这一机会,回身对队员们大声喊道:“跟着我!”然后,跃出了机舱。紧接着,15个跳翼伞的小分队成员分成两批跳下,每组都有两个引导兵和两个通信兵。“如果第一组出现重大伤亡,第二组跟上,确保足够的人手去完成任务。”李振波说,那是一种“前仆后继”的安排。

最终,15人成功伞降了。地震发生46小时后,他们作为第一批救援力量跳进了“孤岛”茂县。

12年前汶川15勇士上演绝地营救,今天他们再聚首,誓言“若有战 召即回”

空降兵15勇士从震区归来后在机场的合影

最后一个跳进震中的殷远永远记住了那一刻:严寒沁入骨髓,缺氧令人眩晕,四围高耸入云的雪山“让你像是跳进了一口井里”。

在将近一刻钟的伞降过程中,他们渐渐清晰看到了陡峭的山崖、奔腾的岷江、茂密的丛林、纵横的高压电线以及被震坏的房屋……

他们都清楚,“躲不过其中任何一处,都可能丢了‘小命’”。

他们更清楚,唯有穿越这重重险阻,才能将生的希望带给绝境中的百姓。

让他们更加记忆深刻的是见到灾区群众时的情景——

不论他们降落的地点多偏僻,一落地,总有人群呼啦啦围上来。李玉山记得,当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抓住他的手喊“解放军来了”时,手一直在颤抖。

挺进汶川途中,看到带着通信设备的解放军,人们纷纷递来写有亲人电话号码的纸条,希望能代为报个平安。后来没纸了,他们就把电话号码写到迷彩服上。一件写满了电话号码的迷彩服,至今珍藏在空降兵军史馆。

“我们小分队的价值,除了侦察灾情、引导空中救援,还在于一路上给灾区群众带去了生的希望、带去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回顾那场行动,于亚宾感慨:“军人不是为了立功而战的,祖国和人民需要时必定义不容辞。”

12年前汶川15勇士上演绝地营救,今天他们再聚首,誓言“若有战 召即回”

空降兵15勇士今聚首合影

事实上,他们的功绩已经载入史册。空降震中后的7个昼夜里,他们翻越了4座海拔3000多米高的山峰,徒步220公里,在7个乡、55个村庄侦察灾情,上报重要灾情30多批次,为后续救援提供了宝贵的科学依据。

他们还在茂县、汶川沿途开辟机降场6个,引导机降、空投20多架次。其中,在汶川开辟的首个机降场,为震中地区输送了大量救援物资;在茂县牟托村开设的空投、机降点,一举解决了附近10万受灾群众和伤病员的困境。

12年后的今天,“15勇士”中已有10人退役,只有李振波、于亚宾、殷远、李玉山和向海波还在部队。其余人,有的做了警察、有的当了城管、有的在跑运输、有的开了店……

不过,历史会永远记得这些为国家、为人民搏命的勇士,人民忘不了他们。他们是:刘文辉、李玉山、王磊、赵海东、刘志保、雷志胜、殷远、赵四方、王君伟、任涛、李振波、于亚宾、郭龙帅、李亚军、向海波。(编辑:郭宇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12年前汶川15勇士上演绝地营救,今天他们再聚首,誓言“若有战 召即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