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10日,特朗普又遭到一大丑闻的打击:

特朗普的一次采访的录音被曝光。他亲口承认,美国第一次出现新冠病毒病例之前,他就知道这一病毒很“致命”,但他说自己在公共场合“淡化这种病毒”。

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这让美国各界愤怒的指责,特朗普承认了自己明知新冠可怕,却故意不作为。拜登已经迅速公开炮轰特朗普,称总统“蓄意不作为”。

这一录音,来自于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的新书《愤怒》。书中写道,在录音采访之中,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承认,在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数周前,他就知道这种病毒是危险的、通过空气传播的、高度传染性的,“甚至比剧烈的流感还要致命”,而且特朗普承认自己公开淡化这种病毒。

特朗普在2月7日告诉伍德沃德:“这是致命的东西。”

在与伍德沃德的一系列采访中,特朗普透露,他对这种病毒的威胁的详细程度超出了人们此前所知的程度。特朗普对伍德沃德说:“病毒太神奇了。”他还说,新型冠状病毒的“致命性”可能是流感的5倍。

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3月19日,录音显示特朗普对伍德沃德说:“我想一直低调处理这件事。”就在几天前,特朗普刚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我还是喜欢低调一些,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美国有线新闻网在9月15日《狂怒》一书出售之前,获知了这一惊人的爆料。从2019年12月5日到2020年7月21日,特朗普对伍德沃德进行了18次内容广泛的采访。在特朗普的允许下,伍德沃德录制了采访内容,美国有线新闻网也获得了部分录音带的拷贝。

特朗普承认自己故意淡化病毒危害的这一录音,与他当时经常发表的公开言论形成鲜明对比,他多次坚称病毒“将会消失”,“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本书描述了一个背叛了公众信任和他的办公室最基本的责任的总统。特朗普在采访中说,总统的工作是“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但在2月初,特朗普在采访时告诉伍德沃德,他知道这种病毒有多致命,然后在3月,录音显示特朗普承认自己对公众隐瞒了这一点。

如果特朗普没有故意不作为,而是在2月初果断采取行动,严格关闭社会活动,并持续发出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洗手的信息,专家相信数千名美国人的生命本可以得到挽救。

“愤怒”一书还包括特朗普的许多前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对其总统任期的残酷评估,包括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前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和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

报道援引马蒂斯的话说,特朗普“危险”、“不适合”担任三军统帅。伍德沃德写道,科茨“觉得尽管没有情报证据支持,但是普京和特朗普有特殊的关系,这种感觉不断在增长,而不是减弱,。”伍德沃德继续写道,科茨觉得,“不然怎么解释总统(向普京屈服)的行为?我找不到其他解释。”

这本书还包含了现任官员对总统在应对病毒方面领导能力的严厉评价。

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报道援引美国政府最高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对其他人的话说,特朗普的领导“没有方向感”,特朗普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就像一个负数”。

“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再次当选,”福奇告诉一位同事。

福奇在周三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回应说,他会质疑书中这一说法:“如果你注意到,别人也这么说过。你知道,你应该问别人。我完全不记得了。”他补充说,他“没有任何感觉”特朗普扭曲了疫情的事实。

在录音报道曝光之后,特朗普在白宫的一个活动上回应了伍德沃德的书,为他对疫情大流行的措施进行了辩护,并声称他不想制造恐慌。

特朗普说:“我认为,如果你说这是为了减少恐慌,那也许就是这样。”“事实上,我是这个国家的啦啦队长。我爱我们的国家。我不想让人们感到害怕。正如你所说,我不想制造恐慌,当然我也不会让这个国家或世界陷入疯狂。我们要表现出自信。我们想展示力量。”

伍德沃德披露了特朗普收到了、忽视了疫情的早期警告。

在1月28日的最高机密情报简报中,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就该病毒向特朗普发出了“令人震惊”的警告,他告诉总统这将是总统任期内“对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奥布赖恩的助手马特·波廷格也同意他的看法,他告诉特朗普,这次疫情可能和1918年的流感一样严重。1918年流感在全世界造成大约50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67.5万美国人。波廷格警告特朗普,当时的信息显示50%的感染者没有症状。

那时候,美国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不到12例。

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三天后,特朗普宣布限制来自特定国家的国际航班,这是他听从国家安全团队建议的结果——尽管特朗普后来声称他独自支持旅行限制。

然而,特朗普在其他任何问题上,继续公开淡化新冠病毒的危险。二月里特朗普拒绝采取任何其他措施。伍德沃德认为,特朗普在被告知这是“一生一次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错失了重大的抗击疫情机会。

在1月28日简报会后的几天里,特朗普利用高调露面的机会,将疫情威胁说得很低。伍德沃德写道,“特朗普那时候让公众放心,他们几乎没有面临什么风险。”

今年5月,当被伍德沃德问及是否还记得奥布赖恩1月28日警告称,这种病毒将是他担任总统期间对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时,特朗普含糊其辞。“不,我不确定。”特朗普说。“我相信他说过(病毒是最大威胁的事情)——你知道,我相信他说过。他是个好男人。”

这本书还指出,特朗普总统将自己与疫情大流行有关的行为完全归功于自己,同时拒绝承担任何责任。大流行已经感染了600万美国人,在美国死亡的人数超过18.5万。

“病毒与我无关,”特朗普在7月的最后一次采访中告诉伍德沃德。“这不是我的错。”

2月7日,在特朗普被参议院宣告弹劾罪名不成立两天后,伍德沃德与特朗普进行了交谈,当时他预计会就审判进行长时间的交谈。然而,总统对新冠病毒的关注让他感到惊讶。就在特朗普和他的公共卫生官员说这种病毒是“低风险”的同时,特朗普向伍德沃德透露,“它通过空气传播,”特朗普说:“这总是比触摸传染更难对付。你不需要碰东西。对吧?但是空气,你只是呼吸空气,它就是这样通过的。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它甚至比你剧烈的流感还要致命。”

但特朗普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的公开场合里表示,病毒“非常可控”,美国的病例将“消失”。特朗普在2月25日访问印度时表示,这是“一个将会消失的问题”,第二天他预测,美国的病例数“将在几天内降至接近零”。

3月19日,特朗普告诉伍德沃德,他故意淡化危险,以免造成恐慌,他也承认了这对年轻人的威胁:“就在今天和昨天,一些令人震惊的事实浮出水面。被病毒影响的不仅仅是老人,还有年轻人,很多年轻人。”

然而,在公开场合,特朗普继续坚持相反的观点,就在8月5日,他还表示,儿童“几乎免疫”。

甚至到了今年4月,当美国成为世界上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时,特朗普的公开声明还与他对伍德沃德的对话相矛盾。在4月3日的新型冠状病毒工作小组简报会上,特朗普仍在淡化这种病毒,并表示它会消失。他说:“我说过它正在消失,现在它正在消失。”然而两天后的4月5日,特朗普再次告诉伍德沃德,“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难以置信,”4月13日,他说,“它是如此容易传播,你甚至不会相信它。”

两届普利策奖得主伍德沃德为《狂怒》对第一手证人进行了数百小时的机密背景采访,获得了“笔记、电子邮件、日记、日历和机密文件”,包括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交换的20多封信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特朗普秘密录音曝光:他亲口承认知道病毒凶猛,却故意淡化威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