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文章来源: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城市画报(微信号:cityzine)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近日,“B站刑法男神”罗翔点评湖南永州的“踹伤猥亵者”案件视频,在微博播放近千万。这位刑法学人,以“相声式授课”及其创造的“法外狂徒张三”著称,今年3月就引起了“千军万马追罗翔法考”的热潮。(点击回顾罗翔走红始末)

最近,罗翔出版了新书《刑法学讲义》,我们在上海书展上采访了他。视频之外,罗翔始终保持警惕——

他接受命运安排的走红剧本,但也时常提醒自己不被虚荣心俘获;他剖析社会热点,但不愿意消费他人;他站上娱乐舞台,却只愿传播严肃知识;他以幽默逗笑观众,但更希望人们「能够正确认识幽默背后的黑色无奈」。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罗翔,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刑法学研究所所长

主要研究领域为刑法学、刑法哲学、经济刑法、性犯罪

著有法律普及读物《刑法学讲义》,随笔集《圆圈正义》等

被评为“法大最受本科生欢迎的十位老师”之一

创造「法外狂徒」的人

如今,尽管B站粉丝近900万,罗翔对大众来说仍然很神秘。

2019年,有人断断续续将这位爱穿着西装、有轻微湖南口音的中年刑法学老师在培训机构讲法考的视频片段发到网上。“如果熊猫咬我,快咬死了,我能打死熊猫吗?”“张三戴着一块劳力士,我把他杀掉把表拿走,定什么罪?”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视频相当简陋,但罗翔字字珠玑,案件引人入胜。在他的课堂上,张三死去又活来,犯下了堆积如山的案件,偶尔也会充当被害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张三,人性里藏着世界的败坏。”他讲的刑法总能勾起人内心深处对正义的渴求,甚至引发了全网学习刑法的热情。

「所得皆非所配」

2020年3月,罗翔正式入驻B站,两天之内粉丝破百万,被誉为“2020年最速百万粉传说”。走红之后,他与罗永浩对谈,与朱一旦合作视频,就差没上李佳琦直播间了。

不过对于参加活动,罗翔有自己的原则,“我还是看它跟我的使命是不是契合,有没有传输法治的力量。人生有很多的使命,至少这是我工作的使命。”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有时候时间来不及,他甚至会在出差的宾馆里面用手机录视频,因此有些视频背景看上去,相当诡异。

“所得皆非所配”是罗翔很爱用的一句形容自己的话。

他在《刑法学讲义》的序言里就写道:“我一直觉得,自己所得一切皆非所配。很多的荣光不过是草船借箭,众人将我不该有的荣誉投射于我。既然登上普法的舞台,就希望能够演好给定的剧本,并从容接受下场的命运。”

仿佛站在台上这一刻,他就随时准备着灯光熄灭,围观众人离去。

居高不傲,居低不怨

在成为B站UP主之后,罗翔依然没有团队,依然设备简单,但是会看弹幕并且和弹幕互动:“会有受教的心,因为有些学生(网友)会指出你的缺点。”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他从不回避人性的阴暗面,普法的同时尊重人性。

UP主和做大学老师体验完全不一样,但他心态很稳定,并随时警惕着自己的虚荣心。

“居高不傲,居低不怨。人生自己能决定的东西很少,95%不是自己决定的。我去年也没有想过今年要写一本这样的书,也没有想过那么多人要来听刑法。现在既然这样了,就很感恩有这样一个机会,那就抓紧这个剧本,把它演好。但在演好的同时,要保守自己的心,不被这种虚荣给俘获,就不要觉得自己是一个somebody,始终要坚持认为自己本来就是一个nobody。”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CITYZINE x 罗翔

城市画报:你希望看完《刑法学讲义》的人,至少能获得些什么?

罗翔:我觉得有几个层次,第一,当然是关于刑法知识的一些小小的普及。让大家了解自由的边界,哪些事情是不能去做的。因为有很多事情可能老百姓觉得是稀松平常的,其实是犯罪行为。第二就是法治精神的普及,希望大家能够真正地认同法治理念,知道刑法是一种悖论化的存在:一方面刑法要惩罚犯罪,大部分老百姓对刑法的认识就是它是打击犯罪、拿人开刀的;第二,它要限制惩罚犯罪的权力本身,这就叫法治。

第三,是一个更加深的设想,当然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就是对人的思维起到一些纠偏的作用。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偏见的。所以我希望关于刑法知识,刑法法治观的思维能提醒我们,正如刑法在惩罚犯罪的同时,要对这种惩罚犯罪的力量进行限制,我们的任何一种观念也是需要接受反驳、接受批评,甚至接受对立观点。这就是一种多元化的思维,而不是那种一元化的思维。也就是能够像古希腊诗人所说的,不要以刺猬之心观天下,就是不要一根筋看天下。要像狐狸那样,纵观天下事,要有多元主义的思维观,避免一元主义的独断。

城市画报:但要达到第三是很难的。

罗翔:肯定很难,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我在书里(每节结尾)会提供一些问题,会让大家思考。这些问题本身是没有答案的,是开放性的。

城市画报:那我们只达到第一层行吗?

罗翔:只获得第一层就浅了一点,至少要达到第二层吧,对法治观念的认同。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城市画报:你在学校很受欢迎,最初门可罗雀过吗?

罗翔:肯定有,我最初到学校的时候,选课的学生很少,甚至曾有一次因为选课学生少致使有一门课没开成。所以我时常会觉得人生很多东西都是机遇,所得的可能很多时候皆非所配,是因为有些老师刻意给你机会,把你推出来。

城市画报:除了基本功之外,你觉得幽默感对教师来说很重要吗?你认为自己有幽默感吗?

罗翔:有些同学说我有幽默感,也不是刻意训练出来的。就不知道为什么就说出这句话了,可能是一上讲台有一些释放。

城市画报:做老师和做UP主,都是需要选择关注热点事件,你如何选择?UP主这个词你听着很陌生吧?

罗翔:现在熟悉了。我其实也不太刻意追捧热点,但是我也不拒绝热点。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很多时候我们追捧热点,人们会觉得我们是在利用别人的痛苦,是在剥削别人。所以我也在深深反思,我们为什么要追热点?追热点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自己更红吗?为了让点击量更多吗?也许有吧。但是更重要的,是能不能传输一些严肃的价值、在这个热点中普及法治精神。

我还是比较认同柏拉图所说的,什么叫做正义,正义就是行为本身是对的,而且通常也能带来好的结果。如果这个视频本身,这个热点本身能够促进法治的普及,那么在这个基础上获得了他人的称赞,我是能够接受的。如果只是为了追求附加的东西,而忽略了它本身的价值,这就是不道德的,这就是在消费别人。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罗翔就近日湖南永州发生的“踹伤猥亵者”事件发表观点。

城市画报:一些词语,比如张三,比如法治之光,因为你的原因,它们变成了好像你的专属名词,你觉得这事很有意思吗?

罗翔:我其实诚惶诚恐,还是觉得它不属于我。讲课比我讲得好的老师很多,比我思想深邃的老师更多。只不过我暂时站在舞台上,吸引了很多聚光灯。但是我知道我的本分。有时候我感到挺好玩的,但有时候也担心。就是担心这种泛娱乐化。希望大家能够正确认识刑法的知识,也能够正确认识幽默背后的黑色无奈。

城市画报:你对虚荣非常警惕?

罗翔:人很容易放纵自己的虚荣,所以我始终对自己有所提醒,要警惕。现在已经比较虚荣,接受了很多采访。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脚踏实地。本来就是一个老师,希望能够做好老师,做好老师该做的事情。

城市画报:你正视人性的阴暗面,你有阴暗面吗?

罗翔:肯定有,肯定比别人都多。我觉得大部分人拥有的弱点我应该都有。虚荣、羡慕、嫉妒、恨、自卑、自负、贪婪等东西我内心都有。我跟很多人说过,人心隐藏着整个世界的败坏,每个人内心中都住着一个张三,因为我自己内心就住着一个张三。只是有时候你的心动没有变成行动,你克制了。但是哪一天道德的阀门打开,如果哪天你觉得这能够满足你瞬间的快乐,又不会被人发现,你是否会释放内心的幽暗呢?所以你始终要提醒自己。所以很多时候,阅读、跟人交谈都是不断提醒自己的方式。

城市画报:但读什么书,不也是你自己的一种选择吗?我看你最近在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罗翔:我一直喜欢读他,经常读。当然最喜欢的是他最经典也是最后一本书,《卡拉马佐夫兄弟》,他写完这本书之后,他觉得自己人生的使命就结束了。那本书能够看到你的内心,看到你内心深处,有卡拉马佐夫兄弟所有的东西。它是对你的提醒。它提醒我们要爱生活,不要爱生活的意义;提醒我们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提醒我们要警惕自己内心的欲望,不要让欲望放大存在。

人在本质上都是爱抽象的人,不爱具体的人,因为具体的人是不可爱的,抽象的人才是可爱的。但是你会发现,至少我的经验提醒我,你越爱抽象的人,你越对身边具体的人充满了指责和论断,这样你过得也不快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你会发现其实你每天都在爱一个具体的人,他有很多很多的缺点,但是你依然会原谅他,依然会爱他,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我经常会原谅我的虚荣,原谅我的贪婪,原谅我一时的放纵。我为什么不能够原谅别人?我为什么不能够在别人身上看到他的美好,而少看他的缺点呢。我始终觉得还是要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

城市画报:所以你很喜欢经典文学作品?

罗翔:所有的文学类作品,它其实都是把一个主人公放在一个我们很少有人能够经历的情境中。在这个情境中主人公做出的一个无限的展开,这些展开通常都提醒我们一件事情:如果顺着内心的幽暗去生活,这种结局是毁灭性的。这是人类的经验,人类经验的总和告诉我们,真正的自由是自律的自由,放纵的自由一定会带来毁灭。

城市画报:生活中有什么事情比较容易触动你吗?

罗翔:那肯定有。你会发现人生充满了苦难,充满了很重的东西。你会在早上5点钟看到蹬三轮、卖早餐的人,那些艰辛的人群。你也会看到有七八十岁老太太在垃圾桶里面捡矿泉水瓶,你会想生活很不容易,要有同理心。

城市画报:你经常接触到一些残酷而极端的案例,你在家里会怎么样?会哭吗?

罗翔:会愤怒。有的时候会流泪,有的时候跟朋友聚会的时候会讨论案件泪流满面。因为我也是人,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孤岛。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讲讲

罗翔的哪句话给你印象最深刻?

评论区来唠!

以上内容节选自

《罗翔:我们登上并非我们所选择的舞台》

更多内容尽在

《城市画报》2020年9月刊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文 / 项斯微

编辑 / 席郁兰

设计 / 孔韵彤

图 / 受访者提供

微信编辑 / 倪仕轩 溏心

实习生 / ChAn

更多信息及杂志购买请关注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城市画报(微信号:cityzi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们和罗翔聊了聊走红后的人生,他仍坚持自己是一个nobody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