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押9778天宣判无罪:失去父亲27年,“杀人犯”张玉环之子未能参军却未恨过他,庆幸自己儿子可以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郭春雨

被羁押9778天后,8月4日下午4点,背负故意杀人罪名近27载,现年53岁的张玉环终于等来了无罪判决。

8月4日下午4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法庭上这个沉默的、苍老的男人,用近乎半生的时间创造了一个沉甸甸的纪录:自1993年10月27日失去自由起,张玉环已被羁押了9778天,是截至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申冤者。

羁押9778天宣判无罪:失去父亲27年,“杀人犯”张玉环之子未能参军却未恨过他,庆幸自己儿子可以了

7月11日,张保刚和奶奶站在老宅门口。新京报

无证之罪

对于张玉环的整个家族而言,命运在1993年彻底改变。

这一年的春天,父亲去世;这一年的秋天,张玉环因为杀害了同村的两个孩子被抓。

张玉环案发生在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1993年10月24日那一天,村里6岁的张龙和4岁的张洋失踪了。25日,两个孩子的尸体在离村子约两公里的下马塘水库里被人们发现,起初人们都说是“淹死了”。但两个孩子的尸体被抬到后山上,准备下葬的时候,村医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席子,主张报案:孩子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两条勒痕沿着张龙嘴角延伸向两侧脸颊。

村医心里起疑:“有可能是他杀。”

报案后,随后赶来的警察经调查确认,两名男童是他杀。经法医鉴定:死者张龙、张洋均为死后抛尸入水,死者张龙系绳套勒致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死者张洋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死亡的时间是10月24日上午11点半。

两天后,村民张玉环被警方锁定为嫌犯,并于1993年10月27日被收容审查,同年12月29日被正式逮捕。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张玉环人很老实,怎么会丧心病狂到连杀两个孩子?但很多人又不得不信,因为在村民心里,警察说了他有罪,警察把他抓起来了,张玉环肯定就是有罪。

张玉环的代理律师之一尚满庆说,警方注意到张玉环,是公安人员夜间在村里潜伏蹲守,发现张玉环家的电灯忽明忽暗,他们认为这是不正常的,这可能代表着嫌疑人某种紧张情绪。就这样,张玉环进入警方视野。

办案民警之后的种种推测都指向了张玉环:张家村本村的人;受害的小孩曾把张玉环家厨房的盐和酱油倒进了水缸,为此,两家还吵过一架,这属于有前期矛盾;询问张玉环时,他看上去神情紧张,不住地搓擦双手,露出了几道红色伤痕,像被人抓过一样;从水塘中捞起的黄麻制的麻袋,大概率是凶手用来抛尸的,在张玉环的身上也提取出了同样的黄麻纤维。

案卷材料显示,张玉环被收审后,有两份笔录承认杀人事实。笔录的时间是1993年11月3日、1993年11月4日。但后来,这两份成为张玉环定罪主要证据的有罪供述,在犯罪时间、地点,以及作案细节上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诸多矛盾。

根据后来的分析,首先,两次有罪供述中的作案地点不一致。张玉环第一次供述是在村北边张建华的菜园旁,第二次则称在哥哥张民强房间内。对作案顺序的供述亦有变化,第一次供述中,张玉环称先用棍子打,然后用绳子勒。而在11月4日的第二次有罪供述中,张称用绳子勒后殴打,顺序发生变化。

羁押9778天宣判无罪:失去父亲27年,“杀人犯”张玉环之子未能参军却未恨过他,庆幸自己儿子可以了

张玉环寄给母亲的家书。据新京报

但这些矛盾点都没有改变结果。

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年3月30日,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在未知的情况下,当地法院并未立刻启动重审,而是继续将张玉环羁押了6年,直到2001年才重新提堂。

2001年7月,在证据并未出现突破的情况下,南昌市中院第二次一审后宣判,仍然判处张玉环死缓。2001年11月,江西省高院作出裁定,维持原判。

据媒体报道,第二次二审甚至没有开庭,也没有让张玉环聘请律师,就给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决。对此,有媒体在报道中评论该判决“吊诡”。

张玉环哥哥:曾恨弟弟承认自己杀了人

被改变的不只是张玉环一个人的人生。

在被判有罪之前,张玉环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儿子。除了家里的四亩地,还自己承包、拓荒了几亩,种着10亩地,一家人的吃喝没有问题。张玉环勤快,很早离开村子去福建学了木工的手艺,平时就在外做些木匠活,只有秋收的时候才回老家。日子在村里属于中上游。

母亲不识字,妹妹已经出嫁,幼弟只有十几岁。在张玉环出事后,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就成为张家唯一能主事的人,

张民强不相信张玉环会杀人。兄弟俩年纪差了两岁,从小裹着一条铺盖卷睡,张民强对张玉环最多的评价就是“老实,本分”。张民强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包括他自己在内,张玉环是兄弟姊妹四个里最本分的一个人。

“从小都没跟自己家红过脸的一个人,怎么会去杀人呢?”张民强说。

但张民强恨张玉环,恨他承认自己杀了人。

“你没做过的事,你怎么能承认呢?”张玉环说自己是被屈打成招,但张民强恨张玉环把一家人都拖进了“杀人犯”的深渊,“即使被打死了,也不能承认。你承认了,到死也要背着这个罪名,还要连累家里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杀人犯的兄弟姊妹。”

张民强也心疼弟弟。张玉环说,自己是在看守所被打的受不了,“生不如死”。被打的方式有很多种,手铐吊着打、用电击、最惨的是被狗咬。站起来一人高的大狼狗,爪子都像人的胳膊那么粗,追着咬。实在受不了,就说自己杀了人。承认了杀人,又觉得冤枉,就想到了死。自杀了两次,一次用床单绑在窗户上上吊,还有一次用牙刷捅喉咙。两次都被狱友救下来了。

悲惨的不止张玉环一个。作为杀人犯的家属,在牢笼外的张家人也没有好过多少。

张玉环的二儿子张保钢永远忘不了自己童年的惨状。自己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入狱,张保钢的记忆中没有父爱。有的只是作为“杀人犯儿子”无穷的侮辱。

“上学的时候没人跟我们玩。同学们都躲我们远远地,还有一些高年级的大孩子,他们总是欺负我跟哥哥。”张保钢不愿意回忆童年。童年对他来说,几乎全是黑色、眼泪、羞辱和嘲笑。

同样被羞辱、嘲笑的还有张玉环的妻子宋小女。这个瘦小、干枯的江西女人,在带着两个孩子熬了七年后,实在过不下去,改嫁了。

儿媳妇能走,当妈的却走不了。宋小女改嫁后,两个儿子跟着奶奶生活。老人不识字,但一辈子都是个硬气的强人。张民强回忆,以前村里为了盖房子、娶媳妇,有儿子的家庭总会背上债,等儿子娶了媳妇分家,也会一起把债务都分了。但自己家没分家,硬是老人自己还完了欠债。

“俺妈要强了一辈子,这个事对她打击太大了,彻底改变了,她就关上门过日子,不跟村里来往了。”张民强说,母亲从不相信张玉环杀人。哪怕是所有人都动摇的时候,也不相信儿子杀了人。“她就说,我儿没杀人,不会杀人。”

一直坚信在家里能等到儿子回来的老母亲,只动过一次去监狱看张玉环的心思。“当时我妈白内障要手术,怕手术不成功瞎了。瞎了就再也见不到儿子的样了。”张民强说,“想趁着没瞎,能记住儿子的样子。”

奶奶的这种信念,也传递给了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张保钢说,虽然父亲的蒙冤入狱为自己带来了太多的委屈,但自己从来不恨他。“从小我奶奶就说,我爸是冤枉的,让我们好好读书长大了给我爸爸伸冤。”

但张保钢和哥哥还是没能好好读书。因为家里穷,因为在学校被歧视、被羞辱、被欺负,张保钢和哥哥都早早地辍了学。

“小学我也没上完。”张保钢说,“我很想当兵。但是国家哪能要一个杀人犯的儿子呢?想都不用想的。”

羁押9778天宣判无罪:失去父亲27年,“杀人犯”张玉环之子未能参军却未恨过他,庆幸自己儿子可以了

张民强把弟弟张玉环接到了家里。张玉强摄

张玉环:20多年头一次见到律师,特别激动

张玉环不是没有想过反抗。

监狱里的管教干部告诉他写申诉信有用,张玉环就一封一封的写申诉信。一个星期写一封,把信交给张民强,叫他寄给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检察院。

张玉环只读到小学四年级,起初写的信歪歪扭扭不成句子,张民强就在打印店里给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改。张玉环一次能写上四、五页纸,多的时候2000多字。张民强说,时间久了,张玉环的字都学会了很多。后来还能在信里用成语了。

张玉环一封封的写,张民强一封封的打印、寄出。石沉大海。但张玉环还在写,张民强还在寄。“我就盼着,能有哪个好心的法官,好心的检察官,能看到我们的信,能给我们洗刷了冤屈。”

张民强说,“我是他大哥,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从2001年年底开始写信,写了有几百万字的申诉。反反复复,每一张,都是冤。

不是没想过找律师。2001年终审被判死缓后,张玉环一直想申诉冤案,但他支付不起高昂的代理费。曾经有好心人给张民强介绍了一位有名的律师,“我说我们冤枉的,要能给我们洗清了冤,到时候国家给的赔偿金都给你,我们一分也不要。但是后来对方也没回信。”

直到2017年,律师尚满庆和王飞在朋友那听说了张玉环的案情,看了判决书和他写了20多年的申冤信后,觉得很值得同情,这样的一个案件,对于律师来说也颇有挑战,就跟张民强签下了代理协议。

签下协议的第二天,尚满庆和王飞就到南昌监狱面见了张玉环。

“因为长时间在监狱里,感觉他的表达和沟通都有一些问题。但是人看着很老实。”阅人无数,尚满庆觉得眼前的人并不像一个杀人犯。20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律师的张玉环也特别激动,坐在监室里,隔着玻璃,身体却不住地向前倾,惹得管教干部三番五次叫他坐下。

随后,对于案件的调查正式开始。除了尚满庆和王飞,还有其他6位律师一起为张玉环组成了法律援助团。2018年6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玉环案”启动了立案复查。证据层层抽丝剥茧,穿越了20多年的时间,真相一一浮现: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是前后矛盾的,在作案地点、手段、抛尸时间上都有出入。这些反证都让他信心大增,“这案子必须要翻,而且要冲着绝对无罪去辩”。

张玉环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过去的“聂树斌案”,尚满庆说,两个案件最大的不同,就是“张玉环还活着。”

张玉环之子:27年,不再是杀人犯的儿子了

为了迎接张玉环回来,张民强说,妹妹在家里煮了一大锅的汤圆,寓意着“团团圆圆”。老母亲也在家里等着。虽然时隔27年,好在人都还在。“我觉得我妈能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等张玉环。”

现在,终于沉冤得雪,但和社会脱节了27年,破碎了家庭、错过了孩子成长,张玉环未来的路却依然迷惘。

张保钢对父亲第一次有记忆,是大概八九岁的时候,开庭的时候见到了被法警押着的父亲。父亲几次想要冲过来抱他跟哥哥,都被拦住了。

从那之后,张保钢都是每隔7—8年,才见到一次父亲。

“感觉他一次比一次老了。”张保钢说。

父子中间,有血缘亲情,却没有多少相处相伴的亲情。未来的日子怎么走,张保钢说自己还没考虑那么多。“我从小没爸爸,现在终于有了。”

如今,张保钢和哥哥已经结婚生子,张保钢的大儿子已经5岁。最高兴的是一家人终于摘掉了“杀人犯”的帽子,腰杆终于挺起来了。

“从今天开始,就不是杀人犯的孩子了。以后(我的小孩)长大了,能当兵,能考公务员,不会再有人骂他们。他们的命运改变了。”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海岱新闻】创作,在今日头条和齐鲁晚报网、齐鲁壹点客户端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羁押9778天宣判无罪:失去父亲27年,“杀人犯”张玉环之子未能参军却未恨过他,庆幸自己儿子可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