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带娃易陷“暑期焦虑”甜蜜的苦恼如何化解?

“医生啊,我近段时间容易激动发火,失眠,胃口差,血压也一直不稳定……”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医生面前,70岁的钟大伯(化名)皱着眉,诉说暑假带孙女的辛苦。他已陷入“暑期焦虑”。

在浙江省人民医院内科门诊,随机询问30位60岁以上的病人或家属,有12人暑期要帮忙照顾孙辈。他们表示照顾孙辈“压力、责任太大”,最担心一时疏忽,让孩子遇到意外伤害。

高温下的补习班接送员

钟大伯退休前在浙江某县一家事业单位搞行政工作,他原本答应单位返聘,但儿子在杭州娶妻生子后,他便和老伴一起过来照顾孙女。

孙女进入幼儿园后,除早晚接送外,钟大伯和老伴过着平静又规律的生活:早起晨练,上午看报纸和电视,下午午睡后和朋友聚会下棋;老伴晨练后买菜烧饭,下午打麻将,晚上跳广场舞。

但孙女上小学一年级后,他们的生活被彻底打乱。暑假里,孩子爸妈给孙女制定了详细的学习时间表,几乎每天的时间都被排满:周一上午英语,周二上午语文,下午数学,周三……老俩口轮流转两趟车接送孙女上培训班。大热天里,老人和孩子都非常辛苦。

如今,孙女已读五年级。今年因为疫情,刚上2个月课又放暑假。钟大伯有高血压,老伴则患糖尿病。老伴主要负责家务,打扫卫生、买菜、煮饭。钟大伯负责送孩子去培训班。由于从八月开始持续高温,地面温度高达五六十度,孩子上的培训班有时会持续三四个小时,钟大伯只能找个阴凉处休息。回家后一身汗,头晕,脚踩棉花般没力气。

时间长、高温,暑期带孙辈成为老人一年中最辛苦的日子。

两代人之间的观念差异

钟大伯和儿子一家住同一小区,互相只隔几幢楼。暑假为方便照顾,孙女就住在钟大伯那里。朝夕相处间,老人与孩子父母间的矛盾也显现出来。

这些矛盾大多因孩子的学习而起。钟大伯认为孩子是要努力学习,但得劳逸结合;儿子媳妇却是绝对的“狠角色”,学业方面稍不顺意,就对孩子“凶神恶煞”,毫不通融。老人当面无法说服他们,背地则“放水”,被发现后闹得双方都不愉快。

最让老人提心吊胆的,是怕孩子受伤。7月初的一天,钟大伯带孩子去附近的公园玩耍,孙女与其他小朋友发生碰撞。到医院检查后并无问题,只是小腿上的一大块淤青,好长时间才淡去。“虽然儿子儿媳没说什么,脸色却阴沉了好几天。”

如今,再带孙女外出,钟大伯条件反射似地高度紧张,生怕再有什么闪失。伴随着失眠、食欲减退,莫名紧张,老毛病高血压也起伏不定……

“向医生倾诉,疏导后,心里舒服多了。”离开诊室时,钟大伯的脸色好了许多。

关注带娃老人的“甜蜜苦恼”

老人带娃易陷“暑期焦虑”甜蜜的苦恼如何化解?

疫情前,苏衡在接诊病人

“经过评估,钟大伯属于轻度焦虑,需先进行心理疏导,若还不行考虑给他用点抗焦虑的药物,”浙江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苏衡说。像钟大伯这样来到心理门诊“吐槽”的不多,但一到暑假老人成了“全职保姆”的并不在少数。他们喜欢孙辈的到来,但原有的生活节奏却被打乱。盛夏酷暑、压力大等因素,导致其中一部分本身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老人,出现身体与心理问题。

对此,苏衡建议应量力而行,在照顾孙辈遇到困难时,及时向子女反映、沟通,表达自身的难处,并寻求子女的理解。身体不适或出现失眠、坐立不安等焦虑情绪,及时到医院请医生疏导与治疗。

“作为子女要多关怀老人,不要将孩子的生活照料、学习、培训等一股脑儿甩给老人;要体谅老人的辛苦,有空也要多为老人分担一些带孩子的责任,如休息天主动照顾小孩或承担家务活等。”苏衡表示,还要关注父母的身体和情绪变化,根据具体情况,考虑其他照顾孩子的方式,如请钟点工或保姆,或将年休假安排在持续高温的日子等。

或许,随着开学季的到来,带娃老人的“暑期焦虑”会慢慢消散,但明年、后年呢?这些现象应引起社会的关注和重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老人带娃易陷“暑期焦虑”甜蜜的苦恼如何化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