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导读:女团无标准,女性无桎梏。《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夏天的启示是:姿态比结果更重要。

文 | 黎河

姐姐成团了,但与姐姐有关的这个夏天结束了。

在节目开播前,许多人带着戏谑的眼光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不相信它会真正选出一个团。但另一种说法是,它就是要以“反女团”的姿态做一个完全不同的女团。

结果显而易见,在这份成团名单中,《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的每个人都是独特又真实的存在。这样一个在年龄、形象、风格都迥异,多元且包容的成团阵容正在打破主流意识中“中国女团”的审美标准。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去标准的女团阵容

真的有“无限可能”吗?

其实哪怕成团的不是这七个人,我们把时间倒回到一百天前,从30位姐姐中任意选出7位来,这个团都是成立的。因为无论哪一次公演,几乎都有经典的表演留在观众记忆中。

从《兰花草》到《花样年华》《女孩四重奏》,再到总决赛公演中李斯丹妮组的《潇洒走一回》《我期待》加入放克、钢管舞等多种元素……这些表演都很难找到工业化的痕迹,几乎每一个表演都被贴上了姐姐们的特质,融入她们故事的新解释。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甚至是一些具有明显异质特色的姐姐,舞台上也给了足够的讨论空间。

从阿朵首场个人秀中的《扯谎哥》融入了苗族水腔、土家族打溜子元素,再到《缘分一道桥》时的反手拿麦,一开嗓便惊艳到观众,网友表示“起一身鸡皮疙瘩,是值得回看的舞台”。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最开始当阿朵表演完之后,所有的导师都表示了担忧。赵兆认为,“成团的话可能会对你的特点有所损失,这个你能接受吗?”杜华也表示,“大家在组这个团可能会比较辛苦一点,大家得以你为核心,然后再来搭你的成员。”

但后来,所有的表演也都证明了,团里的每个人都能成为一道光。

现在回看阿朵当时的解释也仿佛成了一个预言:“不是要以我为C位,一定是一个团体要谁在不同的部分,最能展现谁,便去凸显谁。”

能够看到,节目本身对女团本身“去标准”的讨论是延续的。杜华一开始按照“标准女团人选”定义姐姐们,到总决赛公演舞台上,杜华看到张雨绮的表演,大大赞赏了她具有无限可能,并坦言“是我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乘风破浪的姐姐》带领大家进入到成团前那种高压的状态,当看到宁静都说“到这儿来,要接受很多人的评判,然后自己再接受一次‘你行还是不行’的洗刷过程”时,每个人也都重新开始认识那些“边边角角”的自己。

所以《乘风破浪的姐姐》绝不是一味地宣扬女性具有莽劲的冲,而是从更细腻柔软的角度重新发现自己。这个独特的女团,未来要做的,也绝不是要在各种数据上霸榜,它有自己更为独特的历史与使命。

去标准的30+女性中

有最丰富的情感景观

在一整季节目中,不仅是舞台上的唱跳实力被呈现,很多篇幅也旨在每位姐姐的性格魅力,这在一开始甚至构成了节目的主线。

选出来的人有强大的自驱力,她们在节目中总是表现得很有主见,不管是对公演歌曲改编的想法,还是对姐妹相处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她们不再是传统女团一样被认为是“流水线工业品”,而是一件自由生长的“艺术品”。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这种饱满、青春、颜色各异的身体,充满生命力,跟当下滤镜中流行的白瘦幼的审美相比,你也会感叹,这种美也很好啊。对于曾经被忽视的30+以上女性的关照,让她们有机会能在视听节目中产生共情,并将理想化的自我投射在她们身上。

在主流意识里,女团成员要肤白貌美,能唱会跳,但节目偏要逆转这种单一审美标准,向更多女性传递争取“做自己”的权利。不管是努力的蓝盈莹,睿智的阿朵,还是直爽的张雨绮,火辣的宁静等,虽然这些女性个性天差地别,但观众都能从节目集体式的再现中找到不同的共情路径。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当我们审视自己,眼睛定格在一瞬间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某个切片。

很显然,这些切片构成的低维投影,都无法替代高维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发现自己:既自信,又自卑;既外向,又内向;既害怕孤独,又享受安静;既无所畏惧,又胆小懦弱。节目中最自信的姐姐们都会陷入到这样复杂的心理状态。

面对不熟悉的项目,张雨绮在排练了几天之后几近崩溃,“我不想练了,我累了”“看不到进步,看不到成果,越跳越迷茫”“我已经没有自信了”“我已经找不到自己了”……怎么去面对光亮瞬间,又怎么去度过至暗时刻,这些姐姐们做表率的样子远比大锅心灵鸡汤更真实丰富。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说到底,任何影视作品,都是大众心理的投射。大家爱看的,不仅是自己的人生,更是自己渴求而不得的人生。如果只是传递焦虑,这档节目断然不会有今天的影响力。尽管30位姐姐姿态各异,但每一种姿态都不曾失色,铆足了劲的人、特立独行的人、热烈的人、温柔的人,都有一个个现成的实体。

所以在“去标准化”的过程中,《乘风破浪的姐姐》最重要的不是掀起女性对年龄焦虑的公共讨论,而是唤醒大众的情感共鸣:你在任何年纪都可以独立地追求想要的东西,虽然要经历各种痛苦与怀疑。

去标准的多元审美

才是对抗社会偏见的法宝

X到底意味着什么?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首播个人solo时,有一个规则是:三位导师在给出建议的时候可以分为vocal和dance组,但还有一个X组。

许多弹幕和网友说,X就是“差”,不管是在舞蹈上还是唱歌上都没有很好,所以被建议分到X组;但反面便是“你有无限可能”“你可以跳舞,也可以唱歌”……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关于X的争论,从一开始就奠定了整个节目的基调,也埋下了伏笔。从最后成团的效果来看,当初这个有意无意的设计,张雨绮那种始终认为自己很优秀的状态,都成为点睛之笔。

从女团到女性,再到单纯的审美认知,《乘风破浪的姐姐》像是进行了一场社会审美多元的社会实验。不管是对于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还是逐渐被媒介边缘化的大龄受众,他们都能在节目中找到支撑自己情感力量的内容。当音乐风格、人物性格、节目品格都呈现出“无限可能”,围绕“去标准化”本身的线索和讨论成为这档节目的亮点之一。

张含韵在最后说,“这一次经历让我觉得,女性的敏锐和细腻,更能够去感知到你所需要呵护的那个小小的伤疤,带给你能量。”事实上,这也是《乘风破浪的姐姐》最神奇的地方,以纯粹的女性的视角去讨论我们应该“承担什么”“面对什么”,它的这种敏锐与细腻也同时关照了社会,原来我们可以尝试用一种更温柔的方式去接纳,以往接纳不了的东西。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年轻人享受多元带来的丰富体验,大龄受众感叹冲破桎梏的自由活法。虽然因为节目长达一整个夏天的热度,让其成为放大镜,一个举动、一个表情、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放大进而被猜想。

但也正是这种用争议对抗争议的方式,反而让人们有机会真正去接纳那些“争议”。

一开始蓝盈莹、伊能静、黄圣依等这些姐姐从节目的片段中被截出来,遭受了来自网络舆论的许多攻击,但正是随着节目的推进,她们的更多面才被看到,也逐渐出现更多声音来支持她们。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乘风破浪的姐姐》一方面契合了观众对于多元价值观的追求,另一方面又在引领观众去探索新的审美界限。在当今的时代里,作为审美趣味、生活方式与成长路径的定义者,一档节目打破传统标准与思维正是其魅力所在,那些“特立独行”的倡导姿态可能才是其最为独特的地方。

“希望大家可以去跳跃沉重的肉身,来感受音乐的快乐。”在表演《光之翼》之前,伊能静的这句提醒仿佛是一个隐喻,我们为什么会感到沉重?因为我们总是用标准在束缚自己,去评判他人。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这些条条框框面前畏手畏脚,单纯地去追求、去体验、去感受,那么人便会快乐很多。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还有人记得节目第一期时那段刷屏的文案吗?其中有一句这样写道:“三十而励,在时光的洗练、时代的铿锵中,我们不断更新,对世界、对生命提问的能力。”

或许寓言早已写好,帷幕落下,《乘风破浪的姐姐》也完成了最开始要打破桎梏的使命。如果说这档节目有什么标准的话,“乘风破浪”的态度便是唯一的标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必须承认“姐姐”的功劳:创造一个“去标准化”的自我很重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