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大家新年好,开年第一篇文章,想给大家讲一个大逃亡的故事。

比较熟悉汽车行业的人应该已经听说了,日产-雷诺的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日本警方的严密监控下,竟然躲过重重检查从日本出逃到了黎巴嫩。据说整个行动堪比现实版的特工谍战片,更要命的是,一直等到他的飞机在在黎巴嫩落地,他本人的声明发表的时候,日本警方才知道这位汽车行业的奇才早已逃出生天了!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谁是卡洛斯·戈恩?

激进的改革者,狂飙突进的企业家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被逮捕之前,戈恩拥有很多头衔,他分别在雷诺、日产和三菱都拥有社长、CEO 或董事长头衔。他为何能同时执掌这么多著名汽车公司的大权?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戈恩是黎巴嫩裔,父母都是移居到巴西的黎巴嫩人。他从高中起在法国读书,也因为这样的经历,他同时拥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三国的护照(这个很重要,后面会讲)。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学生时代的戈恩

从大学毕业之后,他入职米其林(就是轮胎和美食的那个米其林),12 年后他升任为米其林工业轮胎部门的研发负责人,仅一年后,他就被指派去负责当时已积重难返的米其林南美洲业务。在那里他第一次大展拳脚,实行大刀阔斧的激进改革(请注意这些定语),南美洲业务在两年内扭亏为盈,他随即升任北美地区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1996 年,在供职米其林 18 年后,戈恩进入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他激进的管理风格再一次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当时正值濒临危机的雷诺重新私有化的过程,戈恩的领导在雷诺的重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重组后的雷诺各种指标向好,于是在日本汽车巨头之一日产汽车陷入财务危机时大量购买股份,这使得雷诺拥有了日产汽车的控制权。在日本政府的干预下,日产和雷诺组成了所谓联盟性质的集团,一手主导购买股份的戈恩被委任为这个联盟的负责人。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能够成功运营一家行业巨头就已经殊为不易,而戈恩有一度是同时担任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 CEO 的人,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强人领导了。但这还没有完,2016 年,日产汽车成为三菱汽车的最大股东,这个联盟集团由此变更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戈恩担任了三菱汽车公司的董事长,由此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创建了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仅次于丰田、大众和通用汽车,戈恩本人也成为汽车行业的传奇人物。

这一切权势和荣耀直到他被抓捕为止。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为什么要抓捕戈恩?

事实上,逮捕戈恩发生了不是 1 次,而是 4 次。

2018 年 11 月 19 日,东京地区检察官在戈恩入境日本时将其逮捕,理由是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就在逮捕发生当天,日产就迅速召开了发布会,指控戈恩少报薪酬、为私人目的支出投资资金和为私人目的支出经费三大罪状。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日产总裁西川广人

速度之快,让人很难不联想这里面有一些事先预设好的「安排」,事实上,日产也没有隐瞒,总裁西川广人在记者会上公开说,公司内部针对戈恩的秘密调查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了,逮捕行为则直接源于日产公司内部员工的举报。作为对以上行动的回应,戈恩没有行使所谓缄默权,而是对检方否定了所有指控,并且公开喊话,自己的被捕源于日产内部的「阴谋」和「叛变」,旨在阻止日产与雷诺两家公司的进一步整合。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平心而论,戈恩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事实上,在戈恩被逮捕后,拘押和监禁的期限被警方通过实行再次逮捕等方法反复延长,而他提交的保释申请则被一直拒绝。甚至他对外界喊话的采访都是在东京看守所进行的。

直到 2019 年 3 月 6 日,在被拘 108 天后,戈恩缴纳保释保证金 1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6000 万元)后出狱,然而在 4 月 4 日,东京检方第四次逮捕了戈恩,这次逮捕距上次释放不足一个月,而且恰恰在戈恩刚刚放话要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真相的第二天。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虽然在 25 日,戈恩以再度交保 5 亿日元为代价被释放,但可以合理推测,戈恩心中早已埋下了对日本相关法律、保释制度以及司法机关的极度不满,作为一个激进风格的强人领导者,很难想象戈恩会对这种不公平的对待无动于衷,或许从那时起,圣诞大逃亡就已经在策划之中。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激进主义的成功

戈恩最擅长的好像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复盘这次圣诞大逃亡之前,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是什么导致了戈恩的下台?这得从我们刚刚提到的他激进的领导风格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说起。

事实上,正是戈恩主导了当年雷诺对日产汽车的收购。彼时的日产汽车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长达 7 年的亏损让这家日本老牌汽车企业(日产汽车是日本第一家专门生产汽车的企业,成立于 1912 年,与劳斯莱斯和通用汽车属于同一时代)的负债高达 2 万亿日元,这种换了别人都会绕道而走的烫手山芋被擅长绝地反击的戈恩毫不犹豫地接下。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1999 年 10 月,戈恩公布了日产复兴计划,宣布到 2002 财政年度结束时,利润率应超过销售额的 4.5%,而债务水平要降低一半,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戈恩将会辞职。

与目标同样激进的是戈恩的改革方案,计划实施期间日产裁员超过 21000 人,日产航空航天等与汽车主业无关的部门被卖掉,效益不佳的工厂则被果断关闭。

如此激进的改革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复兴计划实行的第一年,日产就实现了扭亏为盈,三年后,日产利润率超过 9%,成为全行业最赚钱的车企之一。复兴计划取得了完全的成功。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再接再厉的戈恩继续提出了「日产 180」计划,「1」代表日产汽车的销售量要达到 100 万辆,「8」代表日产的利润率要始终维持在 8% 以上,「0」则是日产将会最终完全消除其负债。最终这些目标也在戈恩的领导下顺利完成。

随着日产的成功,戈恩的声望和权力也如日中天,然而盛名之下,阴霾也如影随形,这最终导致了戈恩的锒铛入狱。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反噬来临

颠覆强人

在米其林和雷诺帮助戈恩站稳脚跟,并让日产起死回生的激进风格,产生的副作用最终断送了戈恩。

一个擅长用激进路线让业务起死回生的人,作风果断强硬,乃至于有些专断是可想而知的。戈恩本人也在狱中接受采访时解释: 「一些人把强有力领导解读成专权,以歪曲事实。」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为什么他需要特别解释?这就得从激进风格和日本企业文化的冲撞说起。

作为日本企业的代表,日产的最终负责人却是一个外籍人士,这一点在一开始就成为了某种包袱。更不必说戈恩激进的改革计划导致的连锁反应了。

在日产复兴计划刚刚公布的时候,《华尔街日报》就直言,戈恩很有可能成为日本社会的 target of public outrage,即公众愤怒的目标。

因为改革的措施不仅包括了上面讲过的各种关停改,还包括对日本企业文化的深度改造——戈恩取消了日本长久以来的基于年龄和资历的晋升机制;默认的终身雇佣制被绩效制取而代之; keiretsu——独有的日本式经济组织「 经联会」也被戈恩打破。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简单来说,在 keiretsu 制度下,一个行业的上中下游供应商和所有合作伙伴,都互相保持深度而忠诚的链接——这在戈恩看来实在是太浪费成本了,于是在日产复兴计划中,1300 家供应商最终被砍到只剩下 600 家。经过这些改革,日产的成本缩减了超过 40% 以上,但也深深地得罪了深以自己的传统、工匠精神自豪的日本员工——而他们则构成了日产汽车员工的绝大部分,包括当时戈恩的副手,后来的日产社长西川广人。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在戈恩被捕当天召开的记者会上,西川广人的一些回应几乎是坐实了公司内部对于戈恩专断作风的不满。比如他不厌其烦地对在场记者反复强调:「真正推动日产改革的不是戈恩,而是所有日产的员工」,这次丑闻的根源是「戈恩独揽大权的工作方式」等等。

激进主义的工作作风和讲求传统的日本企业文化的碰撞,很有可能是戈恩折戟东瀛的重要原因。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大逃亡

这一天终于来临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事发后,日本检方进入戈恩位于日本的住所

在经历了反复被逮捕、保释被拒、监禁延长等等之后,4 月 25 日被释放的戈恩在日本警方的严密监视下回到了自己位于东京的家。日方对于戈恩的监控之「严格」听上去都有点匪夷所思,比如,戈恩不能与外界联系,包括自己的妻子。他虽然住回了自己位于东京的豪宅,但同样入驻的还有司法官员。也就是说司法官员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监控着戈恩。这种贴身监控的方式让戈恩大为不满,虽然不能与外界联系,他仍通过自己的律师等不断将自己的状况传递到外界,引发了许多人对于日本人权状况的关注。

时间来到 12 月,经过批准,一支乐队进入了戈恩的豪宅进行演奏,然后,据说戈恩藏身在装乐器的箱子中从警方眼皮子底下被运走。这支其实是由私人安保公司乔装的乐队离开戈恩的藏身地后,驱车前往大阪关西国际机场——那里的安保据信较东京的两个国际机场更宽松,然后戈恩拿着一本假护照成功登机,私人飞机先飞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然后转飞到了黎巴嫩——戈恩的故乡。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黎巴嫩街头声援戈恩的海报

具体的细节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了,因为戈恩和戈恩的家人以及相关方都对细节三缄其口,为的是保护参与这场行动的人员。目前比较清楚的是,这场行动经过了非常严密的筹备:预先准备好的飞机,去往大阪关西机场的交通路线,帮助戈恩通过海关的护照乃至戈恩本人的乔装等(他首度保释时就曾打扮成了一个建筑工人),有这些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搞定。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据信是戈恩位于黎巴嫩的一处物业

没想到已经 2020 年了,这种类似谍战大片的场景居然会在现实世界中出现,更啼笑皆非的是,和电影里差不多,警方总是最后一个赶到的。懵然不知的东京警方直到戈恩发表书面声明的时候才回过味来,这个大活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抵达黎巴嫩后戈恩的个人声明

从法律和技术上来说,戈恩这招真的非常漂亮。拥有三重国籍(包括黎巴嫩籍)的戈恩入境黎巴嫩在法律上没有任何障碍,官方也已经确认了这一点,虽然他入境的国籍可能是假的(因为真的三本国籍都仍扣留在了日本),但由于日本和黎巴嫩没有引渡条约,他再度被抓捕回去的可能性非常低。戈恩已经宣布将召开记者会,和媒体说明自己的情况,看来这幕大戏可能还有续集,我们可以一起拭目以待了。

唯一可惜的可能是那 5 亿日元,不过对于家财万贯的戈恩来说,还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呢?

参考资料、图片来自网络。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

C O N T R I B U T O R S

责编、撰文:Neil

执行:本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汽车 » 从日本到黎巴嫩 | 日产前 CEO 的万里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