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补刑远非正义终点

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刑15年,罪犯却连一天监狱都没进过。在“纸面服刑”15年后,其先后入党、当选嘎查达(村主任),甚至当选旗人大代表。直至因职务犯罪问题东窗事发,这一“纸面服刑”案才真正浮出水面。

显然,这并非什么励志“故事”,而是潜藏着一连串“事故”。

据半月谈报道,1992年5月12日,因发生口角,未满18周岁的巴图孟和刀捅白永春致其死亡。自首的巴图孟和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然而,此后发生的事情,却让这起本不复杂的案件偏离正轨。法院判决生效后,巴图孟和的母亲、姑父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并成为担保人。这份手续上,有数名当地时任政法机关主要负责人的签字。

凭着这份手续,巴图孟和连监狱的门都没进过,1993年直接从看守所“重获自由”。2007年5月13日,即案发15年整,巴图孟和与母亲从看守所拿到了加盖公章的“刑满释放证明书”,就此完成整个刑期。

“巴图孟和一天牢也没坐过!”20多年来,身为受害人母亲的韩杰老人四处奔波在为小儿子白永春讨回公道的路上。

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补刑远非正义终点

2018年6月巴图孟和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受害人母亲持续20多年反映的巴图孟和“纸面服刑”问题,终于引起当地注意。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2年。

法院最新的“数罪并罚”判决,是对“纸面服刑”案件的纠偏,从法理上否决了当年“保外就医”的正当性与合理性,让罪犯终于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这一迟来的正义,是公众尤其是受害人家属乐于看到的。但对于这类罕见案件,不能仅仅止步于纠偏。只要还有待解之谜未得解,待追究之责未追究,就不能抵达正义的终点。

受害人母亲多年坚持申诉,74岁老人弱小而佝偻的身影,击中了多少人内心的善良和泪点。尽管如此,此案未能早日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并及时纠偏,不能不让人们反思。应当说,此案并非受害人家属坚持申诉的天然结果。不妨假设,如若不是被告“自作孽不可活”,因新的贪污罪被查,谁能保证当年的“纸面服刑”旧案能够重查?

这起案件很罕见,性质也很恶劣。杀人不用坐牢,“刑满释放”后还能入党、当选人大代表,背后隐藏着不可捉摸、却又能感觉得到的权力魅影。有关部门对该案存在的问题进行纠偏反正值得点赞,但这绝不是正义的终点。多年来,受害人母亲坚持对真相的追问,事实上也是公众的追问:到底是谁放走了杀人犯?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纸面服刑”案中,巴图孟和的母亲、姑父搞定“保外就医”手续,是影响案件偏离正轨的关键一环,这里面究竟有无暗箱操作?他们是否有公权身份?是否有利用公权或私权影响了司法公正?这些,都是需要继续深入调查并有所交代的内容。

更为重要的是,时任政法机关主要负责人在此案中的作为,是否经得起法律和程序的审视?为何当年的保外就医手续实现了类似“一次开具,终生有效”的效果?为何无人对保外就医的罪犯跟踪管理?为何从未服刑的罪犯还能顺利拿到“刑满释放证明书”?……一系列问题,都有待当地有关部门深挖彻查,给出一个切实的交代。

司法公正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对于走偏的司法案件的反正,不应止于让罪犯受到迟来的惩罚,更加重要的是正本清源,保护司法公正的水源不受到污染。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江隐

编辑 汪垠涛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补刑远非正义终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补刑远非正义终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