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个有些希望和理想的季节

九月,一个有些希望和理想的季节

九月才是最好的季节,你应该去只身打马过草原。

七八月份学生们四处游荡放浪,哪哪都是人,人便是出去了,看的也不是风景,一样无处安放。

待一人如500只鸭子般的人群倦了归圈,就到了该你释放的时间。

有年假的用了,没年假的可以想起远方三舅母的二姨夫的四姑娘家的狗死了,需要你去发表一下你的悲伤,便非要去的,怎么都去的。

前几日身到内蒙草原,奔袭千里,逢着国中处处暴雨,追着云彩跑,躲着暴晒也躲着雨,似乎一切都可以在车轮下碾压,一切都扔在高速路的两旁,在后视镜里渐行渐远。

九月才是内蒙这般去处最好的季节,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慵懒的牛羊遍山野,一地绿色超过你的目力,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远方的绿色你看不见,便卸一身行装索性躺下,远方的绿色就被你压在身体下面。

再大的理想也不会被天空嘲笑,一生多余的不平也都会岁白云飘走,你去了,你还是你,只不过不是寻常里这般不是那般不讨巧的你,你在天地中是远行的游荡客,所有的景色都为取悦你,让你舒畅得劲儿。

远方不是你遥不可及到不了的地方,远方也不是对照彼岸让当下生活无颜色的地方,远方是你到了,知天地大美,化世间不解,卸下路途的疲累,走得开,还念想的地方。

别说没时间,也别说远方太远。

别说没那钱,也别说哪儿都一样。

青旅客栈一盒烟钱就住下了,或许碰到一群背包客,把盏可言欢,举杯共吹牛,听故事有听故事的享受,星级宾馆比的也只是各自的千秋。

没准还会遇上一个有趣的老板,或者还有一位吧台后面摇曳的老板娘,住的是意思,客栈里处处是典故。

你可以兴起到火车站,随便买一张即将发车的票,上了车,到哪儿算哪,累了或者有了兴致便补票下车,不必规划,更无须安排,倒也有随性里的意思。

你会到一座城,不管俗名大小,只要它有自己的气韵和内在,等你赏脸。

无论是科技为先的现代之都,还是几朝烟雨的历史名城,一时一个样子,你去看它的横断面,你去找它散落各处的吃食,你去看它满经岁月的容颜。

你不要幻想一场艳遇,幻想多了理性会迷路,往往遇着的是油滑的骗子和老练的小偷。

不要幻想一个优雅的酒吧,就如同幻想一个民谣歌手是因为爱你推到你,而不是因为他喝醉了。

但是你可以去找到一个说话的地方,一个说话的人,听一个姑娘的故事,或者看一个依然颠沛男子的眼神。

这不是幻想,这可以实操,艳遇是幼稚,邂逅是现实。

你当然可以在一个得体的地方,和一个得体的陌生人交谈,最好是一个姑娘,无论是来自南方还是北方,南北两方虽然已经被民谣歌手们玩坏了,但是来自哪个地方的人不都是骗子民谣歌手。

畅谈一夜或者两三日都是美丽的邂逅,时间是哒哒哒答的马蹄声催着该赴归程的你。

你决然背包离开,挥手向邂逅道别,你说姑娘这也许就是你的全部,但我还有远方,你走。

在这个八月阴郁的下午,我催你九月出行,心动的人里会有心动后自嘲自己意淫的人,心动的人里会有打点行装网上找个向往的人,人和人的差别很多,比如什么时候该理性的面对意淫,什么时候理性的走走看看。

你可以定居在一座城,欢喜或者憋屈;你也可以用合理的时间和花得起的金钱,活在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里,同时让然定居在一座城。

每个人都有一座城池,一个说话的地方,一个姑娘的故事,不同的是,有的人只有,有的人还有。

九月,一个有些希望和理想的季节,九月即将到来,你何时出发?

九月,一个有些希望和理想的季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旅游 » 九月,一个有些希望和理想的季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