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呆住了:随口说的一句玩笑,居然能够变成现实。

小说:小伙呆住了:随口说的一句玩笑,居然能够变成现实。

这声音很通透,就像是戴了一副高质量的耳机听到的那样。

这声音又像是发自脑海之中。

杜文平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四周空无一人。

这是什么地方?我究竟在哪里?杜文平一脸的懵逼。

他写过许多穿越的书,要么是主角一觉睡下之后,就到了另一个世界,要么就是摔了一跤,昏迷之后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当然,还有就是重生了。在这个世界因为某种原因死了,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中,活成了另外的一个自己。

虽然剧情看起来很扯,但经不住读者爱看啊。

但很明显,他的脑洞没有别人的大,虽然也各种穿越,却没有人买他的账。

这一瞬间,杜文平的第一反应是,“靠~不会我也穿越了吧?”

“这里会是什么世界?修仙、武侠还是未来世界?”这么想一想之后,杜文平倒是有点小激动了。

不过,作为唯物主义者,他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穿越这样的事,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好吧!

杜文平拍了拍他的脑袋,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梦魇了。

人在疲劳的时候,很容易梦魇。尤其是他已经熬了三个通宵,吃了十几碗泡面,这种情况下,是极容易诱发梦魇的。

对于梦魇,杜文平并不陌生。

因为熬夜多,梦魇是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次。

不过,好的地方在于,有时候,梦中的脑洞还是满大的,会出现各种奇异的世界。这也为他的写作提供了素材。

而这些素材写出来的作品,虽然也扑街,但总体上要比以前自己随意想的脑洞成绩要好了许多。

但是,今天这个梦境,居然是空荡荡的,究竟要搞什么鬼?

这不是他喜欢的梦,所以,他想从梦中醒过来。

对付梦魇,他有一招很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摇头。

所以,现在他就在拼命地摇头——至少在梦中,他是在不停地摇头。

但是,摇了一阵子,却仍然无法从这梦境中醒过来。

“怎么?吃了摇头晃脑丸?停不下来了?”那个声音调侃着说道。

这个声音听不出距离感。

既然醒不过来,杜文平决定,看一看今次这个梦境究竟会发生什么。

“你是谁?有本事站在我的面前。”杜文平对着烟雾的深处问道。

“我就是你啊!”随着声音响起,杜文平的眼前出现了另一个自己。

“这……难道是梦中自己的投影?”看着另一个自己,这让杜文平有点怀疑,他是被自己平时压抑的另一面。

人都是有多重人格的。

只不过,有的人控制得好,终生只显示出一种人格。

而有的人,控制不住,便会显示出二种乃至多重人格——说得通俗一点,那就是精神病了。

这岂不是说,自己有精神病的前兆?难道是现在写的一个一体两面的主角,把自己也写得精神分裂了?

杜文平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千万不能走火入魔啊,要不然,以后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杜文平心中暗暗想着。

他决定,如果从梦中醒过来的话,他就把那本双重人格的书给切了,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别想了,我其实并不是你。”杜文平对面的人笑了笑,忽尔又变成了章亦可。

“我靠,你是神仙吗?”杜文平不由地惊叫道。

“别靠啊靠的,作为一个上过大学的人,讲话能不能有点素质?”

“你总不至于靠着一句‘我靠’行天下吧?我之所以知道你怎么想,是因为我能读懂你的脑子。”“章亦可”不耐烦地教育道。

“切~读懂我的脑子?还不是我的脑子想像出来的你!我要是醒来的话,你还不是得消失。”杜文平也毫不客气地说。

“不过,看到你变成我媳妇,我又怎么愿意醒呢?”杜文平也调笑道。

“来,让我亲亲抱抱举高高!”杜文平张开了双臂迎了上去。

既然醒不过来,那梦中亲热一下也好啊。

杜文平确实抱住了“章亦可”,却没一点感觉,她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你真以为这是你的梦境啊?”“章亦可”傲慢地笑了起来。

一闪,她的影像又跳到了杜文平的不远处。

杜文平呆住了,这与平时的梦确实不一样。

“那这是什么地方?”杜文平现在认真起来,他脸色凝重地问。

“恭喜你!你穿越了!”“章亦可”笑盈盈地说道。

“穿越?这一片灰蒙蒙,算哪门子穿越?”杜文平脑袋上顶着无数个问号问道。

“废话,我直接让你穿越,你不害怕吗?我不要让你心中多少有点数吗?”

“我这随意变身的能力,你还不相信吗?”“章亦可”转了一个圈,骄傲地说道。

“那你就是我的系统了?你有什么能力?”杜文平不得不认真对待自己的“梦境”了。

“系统?”“章亦可”笑了笑,“我可比你书里写的系统高级多了。在你们的世界,我可以称为‘神’了。”

“神?唬谁啊。不过,你别变我媳妇了,我会心神荡漾的。”杜文平一直盯着“章亦可”看,不由地就产生了生物化学反应。

杜文平有点猥琐地笑了。只有单身久了的人,才能明白那种无处安放的心情。

“愚蠢的人类!你们的心中就只有这么点爱好吗?”“章亦可”马上就明白了他心中所想,恨恨地骂道。

“只有三个月了,你就不想想,怎么样去实现你的梦想吗?”“章亦可”嗲声嗲气地说道。

杜文平用又拍了拍脸,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样的嗲声,使他的心神又荡漾了。

“算了,我还是变成小孩子吧,你总不会连孩也不放过吧?”随着声音落下,“章亦可”变成了一个年约6~7岁的小女孩。

“你可以叫我娜娜。”小女孩说道。

“我已经很努力了,读者不认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杜文平沮丧地回答道。

“都是读者的错?你自己就没有反思吗?”

“你的作品,立意虽然还可以,但是代入感不强。凡事都是泛泛而谈,这样的书,哪一个读者会买单呢?”

“你就没有想一想,你的弱点在什么地方吗?”娜娜反问道。

“弱点?我的书,表现张力都很强的,好吧?上次还有一个读者给了我一个长评。”杜文平不示弱地回答道。

“毕业之后,你才工作了多久?社会经验积累了多少?”

“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又怎么能写出身临其境的感觉呢?”

“那写修仙,就真的去修仙?写鬼神,就真的遇到一个鬼神?还不都是靠编的!”杜文平不服气地反驳道。

“那些只是元素,懂不懂。故事!故事才是重点!代入感才是重点!”娜娜的小拳头挥了挥。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把所有的职业都做一遍,然后再来写作吧?哪一个作家的作品,不都是靠自己想像的。”杜文平破罐子破摔地说道。

“文学作品,是现实世界的再加工。你看看那些出名的作家,哪一个不是有一定的生活经验的?”娜娜也不耐烦恼了起来。

“但是,我现在再去打个工,体验生活,也来不及了啊,只有三个月了。”杜文平叹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

“你玩过游戏吗?网络游戏?”娜娜问道。

“废话!这谁没有玩过。”杜文平不知道,玩游戏和体验生活之间有什么关联。

“那你打过副本的吧?我就能给你开启不同的副本,让你体验不同的人生。”娜娜很得意地笑道。

“切!不同的人生?猪生有没有?”作为唯物主义者,杜文平根本不相信这些看似天方夜谭的东西。

“猪生?你够有趣,居然不想体验高富帅的生活?不过,请稍等。”娜娜用孩童的笑声笑着说。

“猪生副本启动倒记时,10…9…8…”

杜文平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说 » 小说:小伙呆住了:随口说的一句玩笑,居然能够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