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每经记者:丁舟洋 董兴生 每经编辑:宋红

“没想到这么多人对我报考的考古专业感兴趣。”刚刚开通了微博的钟芳蓉写道。

几天前,她以676分的高考成绩,获得了湖南省文科第四名。为了谋生,钟芳蓉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工,她小学6年级起就开始住校。“留守儿童”金榜题名,是村里的大喜事,50多位老师连夜进村报喜,北大、清华招生办的老师也相继上门进行报考志愿咨询。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而引发社会关注的,更在于钟芳蓉的选择。在填志愿时,她选择了相对冷僻的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我从小就喜欢历史和文物,受到樊锦诗先生的影响,所以报考了考古专业。”她说。

82岁的樊锦诗,就像一座精神灯塔。1963年从北大考古学专业毕业后,樊锦诗毅然选择留在敦煌,在莫高窟从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文物保护和研究,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

“我真的不是知道她是怎么喜欢上历史、怎么知道樊锦诗的。”电话的那一头,钟芳蓉的父亲对每经记者说,“我们一年就回家一两次,与她交流得也很少,这方面一直很愧疚。我只知道,父母做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能快乐,只要是她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考古专业是她自己的选择”

得知女儿成绩的那一天,钟爸爸的喜悦溢于言表。钟芳蓉的学习一向不用他操心,从初中到高中,女儿皆考取了当地的好学校。“她不偏科,各科都很好,数学特别好。但没想到高考能那么好,分数结果是她老师通知我的。”

至于钟芳蓉为什么会喜欢历史,钟爸爸坦言,从未和女儿交流过。“我们呆一起的时间少,交流时间也少,一年就回家一两次。”文博、考古,对农村父母而言,更是知之甚少。 “我一个农民,哪能知道这些。”

北京大学招生办老师前来对钟芳蓉的志愿报告做咨询服务时,钟芳蓉与父亲一同参与了。“我当时也在场,老师主要介绍了北大的情况,但是没提专业选择的建议,考古专业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钟芳蓉父亲表示。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图片来源:沸点视频截图

为了养家,钟芳蓉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赴广东打工,留女儿与爷爷奶奶生活在老家。说起她的“留守”,钟爸爸一直心怀愧疚。留守儿童在人生轨迹上出现偏差的先例大有所在,而钟芳蓉却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与勤奋,走出了一条自强的路。

好在凭借自己的双手,夫妻俩也从没让女儿有过“失学”的担忧。“我们都是一线员工,只要肯卖力,赚学费是没问题的。”

疫情给全国造成了突如其来的冲击,2020届毕业的钟芳蓉高考时间推迟了,钟芳蓉爸爸打工的工厂也面临着不景气。

“好多厂都没事做,一线员工没事做就只能休息。我现在事不多,一点点事。”钟爸爸言辞中满是质朴,“9月送不送她去大学,要看情况,如果厂里有事做,我们就去上班。”

熟悉广东工厂情况的人都知道,对工人而言,工厂没有活做,就意味着收入大打折扣。但提起供孩子念大学有没有问题时,钟芳蓉的父亲毫不含糊。“我是一个手艺人,会做木工,又会搞建筑,不怕的,不是问题。”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学校老师连夜上门送喜报 图片来源:沸点视频截图

接通每经记者电话时,钟芳蓉一家人正准备吃午饭,钟爸爸说女儿在自己的房间里,但他婉拒了记者想要采访钟芳蓉的诉求。“她应该不会愿意,这段时间媒体太多了,小孩子有压力,她本来是安安心心学习,突然一下好像全国都知道这回事。”

在父亲眼中,钟芳蓉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除了学习以外,也要看课外书、看电视、玩手机。当女儿决定要报考北大考古专业时,父亲丝毫没有干涉女儿的选择。虽然这是一个需要做冷板凳的专业,与世俗意义上的“功名与财富”相去甚远。“做父母的都想孩子好,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她快乐就好。”钟爸爸说。

因为热爱,所以共鸣

面对未来的就业情况,钟芳蓉表示也有考虑过,她曾告诉南都记者,因为是北大的考古系,未来就业的话基本生活应该能保障。“我个人特别喜欢,我觉得喜欢就够了呀!”对于毕业后的就业方向,她希望当一名老师或是在博物馆工作。

钟芳蓉报考考古专业的消息传开,全国各大博物馆、考古业界专家都送上祝福、寄去礼物,鼓励她笃定信念。有网友评论“被全国考古圈宠起来的小女孩”、“简直是郭襄过生日啊”。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图片来源:考古君微博

而影响钟芳蓉做决定的,不是别人,正是考古界有着“敦煌女儿”之称的樊锦诗。

“看到樊锦诗走来时,总会让人心头一热,这样一个瘦弱的身躯里,怎么会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始于热爱,终于坚守,“敦煌女儿”樊锦诗激起了湖南耒阳的小姑娘钟芳蓉遥远而纯粹的共鸣。

在樊锦诗心中,有着远比追求个人物质享乐更宽广的世界。

“人活的是一种精神,虽然有的人可能觉得这个很虚。”樊锦诗在口述自传里说。她捐出了所有个人所得的奖金,用于敦煌的保护,没有为自己的孩子留下什么物质财富。她不贪恋美食与华服,不留恋金钱与名利。穿衣服只求舒适便可,一件结婚时置办的外套穿了四十多年;吃饭必须餐餐光盘;酸奶喝完了,要用清水把瓶子洗干净,带回去当药瓶继续用;酒店里没用完的小肥皂,必须带到下个地方接着用……

“樊锦诗是过着最质朴的生活的那一类人。” 为樊锦诗撰写口述自传的作者顾春芳这样评价道,“对于这样质朴的人而言,质朴生活源自心灵最深处的自觉。她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不断向世界介绍她心爱的莫高窟,介绍她所从事的莫高窟保护事业,仿佛她人生的全部意义都是在这一件事情上面。能够遇见这样的人,并且与这样的人行路和思考,是一种具有神圣意义的体验。她好像习惯于把每一件事当成人生的最后一件事情去做,时刻履行在有限的人生中的责任,能够完全控制并实现着自己的品质,按照自己的要求去严格地塑造自己,成为自己真正的造物主。”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

图片来源:莫高窟微博

“人都是要死的,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樊锦诗坦然道。但真到有那么一天来临时,樊锦诗可以坦然地说:“我为敦煌尽力了!”这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得知钟芳蓉的选择,樊锦诗为她送去了口述自传,并鼓励她“不忘初心,坚守自己的理想,静下心来好好念书”。收到樊锦诗签名赠书后,钟芳蓉回了一封信,“庆幸自己能在樊先生的影响下确定自己的兴趣,并坚定选择了北大考古专业”。“樊先生选择了敦煌,选择了坚守,成为了‘敦煌的女儿’,也找到了心灵的安顿。我希望能追随您的脚步,去选择北大考古,选择为考古献身,也找到心灵的归处。”

每日经济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对话|“北大考古女孩”钟芳蓉之父:孩子喜欢的事情,就支持她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