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暌违五年,《超级女声》重新启动。对比五年前万人空巷的情景,今年的《超女》除了有几个“奇葩”选手的视频在网上传得比较热闹之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什么大动静。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从2004年第一届《超女》开始,选秀节目经历了井喷时的盛况、下坡时的挣扎,到如今淹没在扎堆的综艺娱乐节目中难以冒头。这不禁让小编感慨,草根一夜成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在这个每个人都火上15分钟的互联网时代里,选秀已经不再是一条容易的成名捷径。

这不,《超女》没火起来,网上一个吐槽《超女》的小视频却在短短4天时间里转发超过了2万。男主角拍了这个视频以后,就被《超女》导演组请去当了评委。

这个视频的内容,基本上就是一个满脸褶子的蜀黍窝在沙发上,一边蹂躏人畜无害的小狗,一边吐槽节目……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除了吐槽有点好笑,小狗比较呆萌,看完之后“嘛呐”二字余音绕梁不绝于耳之外,这个视频真的就是一个蜀黍在吐槽电视节目……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为什么这个视频会被《超女》的导演组注意到呢?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是的,视频背后这位蜀黍的身份和故事才是真正让小编感兴趣的地方。

臧鸿飞,国内最资深键盘手之一,音乐家兼制作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你极有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你有可能听过他弹的琴。他合作过的歌手,许巍、郑钧、谢天笑、田原等,唱摇滚的、流行的、爵士的,啥都有。他是龙神道乐队、艾斯卡尔与灰狼乐队、子曰乐队的键盘手,经常活跃于国内各大音乐节的舞台上以及《我是歌手》等音乐电视节目里。今年他还登上了猴年春晚上——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没找到?谭维维的这个节目中舞台最后被“直播”二字挡了脸的,就是他。喏,有粉丝给他圈出来了——)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无论是作为乐手还是音乐人,臧鸿飞都算是第一梯队里冒尖的人物。但和一般摇滚明星或者专业乐手不同的是,他在网络世界是一个有着滚圈纪委”之称的段子手,还准备在吐槽《超女》的小视频之后,推出自己的脱口秀视频节目《大王说》。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为什么一个已经在事业上有了自己一席之地的音乐人,一个原本桀骜不驯的摇滚老炮儿,到了不惑之年,要选择通过网络来发声,要去尝试视频脱口秀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全新的领域呢?

小编找到臧鸿飞,决定跟他聊一聊,找找答案。

臧鸿飞是地道北京人,和做纹身师的女朋友一起租住在四环里的一个小套间里。一室一厅一个阳台,工作台上两台电脑一堆配件,地上摆放着几样包裹在乐器袋里的设备,桌子下面三个塑料大筐里满满的黑色电线,展现着他工作的繁忙。

臧鸿飞1976年出生在音乐家庭,母亲是钢琴老师,3岁起便开始接触古典音乐。然而10岁时臧鸿飞第一次听到唐朝乐队,才觉得第一次感受到了“音乐的自由”。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摇滚乐的黄金时代,大江南北的年轻人前赴后继背上吉他、远走他乡。1993年臧鸿飞组乐队出道,从此踏上摇滚之路。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和很多摇滚乐手一样,臧鸿飞年轻时倔强、叛逆、成绩不好。受到摇滚乐的感召,在追逐自由的路上,他练琴、跑演出、编曲子……最潦倒无助的时候也曾住过地下室。如今他是国内最繁忙、最活跃的键盘手了,还是忘不了那段岁月。

“我觉得我可能会在脱口秀里把我记忆中的1990年到2000年的事情给大家回顾一下。比如给大家讲讲迷迪学校的起源,最早的摩登、嚎叫怎么回事,包括比如说魔岩三杰这些比较光辉的时刻,就是回顾一下。”

对摇滚黄金时代满怀眷恋,但同时他也对摇滚乐的现状十分了然于心。2000年后摇滚乐受到流行乐、欧美音乐的冲击,圈内人和乐迷都逐渐处在了相对小众、相对地下的状态。

“摇滚乐大概这两年不会有大的改变,大概也就在社会上是边缘化的角色,除非有大的社会变革,那不知道,如果现在这个情况下,摇滚几乎就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就是比较地下的情况。”

而随着网络的普及,整个唱片市场的下滑就变得越来越明显。臧鸿飞说现在唱片业已经萎缩到了电影业的五百分之一都不到。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之下,即使做到了顶尖的键盘手,臧鸿飞也还是感到自己想要被社会认同的愿望,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不能实现。

时不我予,应该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2011年臧鸿飞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开始在上面发一些演出和生活日常,由于在生活中是一个比较多话也比较喜欢开玩笑的人,臧鸿飞的微博时不时会有一些自嘲和小幽默。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2014年年底的时候,臧鸿飞突然发现自己的粉丝数比别人都多了。他当时有大概不到10万粉,而他所在的龙神道乐队的主唱国囝现在也只有2万左右的粉丝。摇滚明星端着的架子和生人勿近的神秘感会带给圈外人疏离感,臧鸿飞觉察到了这一点。加上机缘巧合之下,他认识了“休闲璐”、“李铁根”(粉丝376万+),网络段子手这片新大陆,让憋了一肚子话的臧鸿飞找到了一个主战场,可以跟这个世界聊聊。

粉丝逐步壮大的过程中,臧鸿飞的微博变得更具有可读性,个人风格越来越明显,内容构成也越来越固定。他开始知道网友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了。

“你搞笑过多,人家不认同你摇滚乐手的身份了,或者说你太端着自己摇滚明星的架子,你不够有意思,可能就达不到现在这个效果。我可能就是把摇滚明星的劲和自嘲精神,达到了一个平衡。”

现在他的微博内容大致分由这么几个部分组成:

工作日常——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爱犬日常——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对一些时事新闻、社会现象表达一下意见——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根据日常编几个搞笑段子——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还有一些针对音乐圈人和事的吐槽——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因为吐槽音乐圈,有人开始管臧鸿飞叫“摇滚圈纪委”。他吐槽过很多圈内人,对自己吐槽的要求是客观公正,对事不对人,不侮辱和污蔑别人,不会对别人的工作和家庭造成影响。毕竟,臧鸿飞毕竟还是和职业段子手不同。别的段子手是躲在一个微博ID背后的普通人,“飞飞是大王”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艺术家、圈内人。

他曾批大张伟歌俗、人也俗,但后来了解了大张伟的故事,会发微博跟大张伟道歉。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他不认识赵雷,吐槽他是觉得他的某一首歌很造作、很矫情。但其他赵雷的歌臧鸿飞表示都不错。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他以前还老吐槽郎朗,但是看到郎朗对黑他的人报以幽默感之后,又对郎朗个人非常欣赏,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和郎朗合作前夕还“表了个白”……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跟许多微博知名段子手相比,“滚圈纪委”的吐槽显然还是不够犀利、不够毒舌,煽动不了情绪,代言不了话题。臧鸿飞觉得网络文字只是他表达自己的一个出口,忠于真实自我的表达才是最重要的。然而事实是,“飞飞是大王”35万的粉丝数,还是和很多微博大号相距甚远,这对于臧鸿飞来说,当然还是远远不够。

“这一两年,我特别渴望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渴望被别人认识,想实现这个价值,非常非常强烈。你也不能粗暴地把它划分为我就想出名。比如说我现在作为一个评委出去的时候,人家来接我,说‘臧鸿飞老师,我是来接你的’。而不是举了一个牌子,接某某歌手的键盘手,或者你是什么乐队的谁谁,我就会觉得特别高兴。”

2015年,臧鸿飞开始动手筹划脱口秀视频节目《大王说》,前《屌丝男士》编剧等网络剧脱口秀的业内人士逐渐加入到他的工作室中来。2016年年初宣传片上线,目前《大王说》正处于和合作伙伴、投资人的商谈股权等前期筹备问题的阶段。

臧鸿飞会在微博上对《大王说》对进度时不时会做一下汇报,加上现在他吐槽《超女》的视频火了。很多人开始拿他和一些做视频的网红做比较,说他是“男版papi酱”。

“你知道papi酱吗?”

“我是因为做的视频出来以后,好多人说她,我才知道的,但是我没看过她的东西。”

在臧鸿飞看来,《大王说》的价值核心,在于他自己的观点:“我应该几乎是今年摇滚圈最大的IP了吧。”而《大王说》的内容,也是围绕他这四十余载,在音乐和生活中积累下来的“个人魅力”。

“那你觉得你和papi酱哪里不一样呢?”

“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比性,人家是漂亮小姑娘,我都这样了……而且我觉得二十岁当然可以没有观点,但是男人做视频,不管是高晓松,还是《罗辑思维》,你肯定得有你成熟的观点才行。我四十岁了要再没有观点,不是挺可笑的吗?”

“《大王说》会和那些成熟男人的脱口秀,有什么不同?”

“《大王说》是一个摇滚脱口秀,可能会更混一点,线条更粗一点,不会像他们那么文艺,也没有那么学院派。其实我觉得不管是谁的脱口秀,他们都是拿自己的世界观套这个世界。从哲学的角度来讲,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对或者真的错,那就是说看谁的角度更有意思,谁的观点更有趣。所以我也是,不管是音乐、足球、旅行还是一切,就拿我的这套价值观体系来解构它,就是这样。中国有十三亿人,只要我够真诚,用比较有趣或者科学的把我对生活的理解表达出来,就能找到喜欢我的那部分人。”

四十岁的臧鸿飞对唱片业不抱期待,对做段子手这事儿觉得“还算成功”,对自己的脱口秀非常有信心。我们看到行业精英实现不了自我价值,选秀节目收视率下降,段子手越来越多,周围很多人开始用手机软件直播生活。

《大王说》还没有上线,喜欢臧鸿飞的那部分人有多少,我们还不得而知。就像我们不知道下一个能让每个红上15分钟的软件是什么,不过有一件事臧鸿飞说对了——

“人参加选秀节目,其实最大的渴望就是钱。很多人谈得太正面了,在选秀的时候说梦想、热爱、艺术什么的,其实赚钱这事一点都不丢人。就像人家问我,你为什么要独立出来当评委,或者编段子、发广告,我就是为了赚钱,你想让自己过得好,让家人过得好,这一点都不丢人,努力让自己生活得好,是人的天性。”

《Vista看天下》团队出品

做最好看的新闻故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看天下”添加关注

商务合作请联系QQ:3310806586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摇滚圈纪委”臧鸿飞:我就是想赚钱,这一点都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