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宿舍厕所蹲坑长出辣椒树:据说蹲着辣椒比人还高

我不关心他们拉屎的姿势,只想知道辣椒树归谁?

一株貌不惊人的辣椒树占据了今天的微博热搜。

辣椒不稀罕,稀罕的是辣椒长的地方,它不偏不倚,正长在了学生宿舍厕所蹲坑边缘和瓷砖的缝隙里。不仅长了,长势还特别喜人,绿油油的一株,上面挂着红艳艳的几颗辣椒,厕所使用者一蹲下去,发现这辣椒比人还高。

学生宿舍厕所蹲坑长出辣椒树:据说蹲着辣椒比人还高

原来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因为疫情,时隔八个月才返校,给了辣椒旺盛生长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这长的位置太过巧妙,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微博上吃瓜群众一边对该宿舍播种学生的肠胃表达了深切关怀,一边饶有兴致地探讨,用什么样的姿势方便才能让辣椒在蹲坑的缝隙里生根发芽。

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李大并不关心播种时的场面是飞溅三尺还是有鱼漏网,也不想知道事发当天肇事者的肠胃经过了怎样的剧烈运动,作为爱辣椒人士,眼睁睁看着诱人的辣椒被生生拔出,实在痛心疾首:那几个火苗似的小辣椒,洗干净炒炒,味道一定不差。

现在李大只关心两个问题:辣椒树归谁,谁有权处置这株辣椒树?

很多网友表示:谁播种谁收获。

按照这个逻辑,如果能证明当天谁没控制住喷薄而出的排泄物,谁就理所当然地拥有这株辣椒树的所有权,同时也就有权处置这株辣椒树。

如果无法证明,则根据公平原则,宿舍成员都是该辣椒树的所有权人,根据《物权法》第103条的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因此,宿舍的全体成员按份共有这株辣椒树。根据《物权法》第97条的规定,处分共有的动产,应当经占份额2/3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人同意。所以这种情况下,需要宿舍2/3的成员同意,才能将该辣椒树拔除。

但事情没这么简单。

如果这株辣椒长在出租屋或者他人的住宅内,辣椒树的所有权按照“谁播种谁收获谁处置”的逻辑来定分止争自然没什么毛病。别说长在厕所里,就算是长在墙上,所有权归属都非常明晰。

问题在于,学生虽然向学校按年交住宿费,并居住在宿舍内,但学生宿舍的性质并非出租屋或者住宅。

在刑法上,学生宿舍不属于“户”,如果小偷进入宿舍盗窃,不属于“入户盗窃”的范畴。

在管理上,学校有权进入宿舍内部实施正常的管理(检查宿舍卫生和违章电器的使用,是否有其他人留宿,是否按时熄灯睡觉等等)。

在民事关系上,学生与学校之间,并非承租人与出租人的关系,宿舍的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仍归属于学校。

换句话说,这株辣椒,长在了使用权和管理权均归属于学校的宿舍厕所内。

我们来分析分析,这种特殊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辣椒树,应如何确定归属。

首先,床位和桌位的使用权分别属于该床位和该桌位的学生,该区域内物品的归属权非常明确,如果有学生在桌上种植一盆辣椒,毫无疑问该学生拥有辣椒的所有权。

其次,除床位与桌位外,如果有学生在阳台上用花盆种辣椒,则所有权也归属于该学生。

不巧的是,这株植物既没有生长在床位和桌位,也没有生长阳台的花盆里,而是生长在了作为公共区域的厕所地板里。生长的位置还非常尴尬,如果有人三急,正好可以感受辣椒摸脸的快乐。学生有权在宿舍内种植绿色植物,但其种植不应影响其他人对宿舍的正常使用。由于辣椒生长的位置影响宿舍成员正常使用厕所,学校作为学生宿舍的管理者,有权也有义务拔除该辣椒,排除学生上厕所的妨碍。

那么问题来了,顺利拔除后,这株辣椒归谁?

如果辣椒归播种的学生所有,即使学校有权将该辣椒拔除,也应当将辣椒归还学生。

李大个人认为,该辣椒的所有权应归学校。我国《土地管理法》确实有类似“谁播种谁受益”的规定,但该规定针对的是荒地,即“谁开垦谁受益”,并不适用于其他土地和土地上的建筑。

厕所虽然处于宿舍内部,但不同于床位和桌位,厕所属于公共区域,并不归宿舍的某一特定成员使用。

本质上,除了因职能原因导致的私密性和空间原因导致的受众较少外,其与学校宿舍的走廊楼梯等,并无区别。

通俗地说,学校虽将宿舍厕所交给学生使用,但厕所仍然是学校的地盘。不管该辣椒是人播种鸟播种还是风播种,它在学校的地盘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就应归学校所有。

一棵小小的辣椒树,虽然来历奇特,因其价值有限,自然无人关心它的归属。但如果这株辣椒树成为众人追捧的网红辣椒树,身价不菲,或许就有人抢破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学生宿舍厕所蹲坑长出辣椒树:据说蹲着辣椒比人还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