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说唱新时代》播出中,陈近南的一首《来自世界的恶意》引起网友的关注,直白的歌词,句句戳人心,有人说:听着听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这是一首写给那些有着抑郁症、遭受校园暴力、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的孩子,又或者说,是为了帮他们把内心的压抑呐喊出来,给他们一点力量。

没有人关心我是否生病

以为我矫情 吐槽我天生敏感多疑

我只能休学无法和他们一一证明

当吃了药就算是白天也会浑浑噩噩睡去

在夜晚惊醒又开始漫长的哭泣

小编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长大,但在听到这一段歌词时,还是眼泪直流。因为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画面:她的世界是黑色的,外界的喧闹与她无关,她独自待在幽暗的 房间里,寂静的房间是她刻意压低的哭泣声,像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这首歌就像是一幅画,把他们痛苦压抑的那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

你会按时长大成人 会慢慢变老的

生命的每一个过程都会充满乐趣

来自世界的恶意不过是一场闹剧

已经坚持到了现在 你看你有多棒

这不是你的问题,你无需向谁证明

很喜欢这几句温暖的歌词,让人在绝望中看到希望,曾经经历的一切太过于痛苦,但未来会好的,我们要坚信!

一个博主把这首个分享在微博上,点进去,那不是评论,那是一个个在黑暗中求生的故事。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to: 永远忘不了那个好像很普通的夏天,半夜总是惊醒,然后躺在床上哭,每天站在宿舍的天台上往下看。父母因为我情绪崩溃来来回回往返学校很多次,他们也害怕有一天我会莫名其妙消失,我以为我不会好了。但现在,我还是在靠着药物维系着情绪。我当然不是说吃了药就能好,可至少,我能够正面这份不美好了。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to:初中被校园暴力整整三年,初中毕业后我用了八年去逃避,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问题。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to:痛苦的十七岁和十八岁,是我人生最灰暗的两年。无数次希望我的生命就停在那时吧,无数次吃药吃到意识昏沉 手抖到连很轻的东西都拿不稳,逃避面对一切,只想把自己关在黑漆漆的小房间里。后来妈妈为了我的高考,没有问医生,擅自让我停药回到了学校,我一直靠自己熬了过来,幸好我还是好好的长大了。

他们的故事不一样,可是又好像都一样,不一样的经历,同样的被世界隔离。

他们知道自己病了,也努力在直视自己,这个过程的煎熬只有当事人才懂。我们无法去评判,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她们的痛苦。但是其实有的时候,他们的痛苦也来源于我们的不理解,就像歌词里唱的:以为我矫情,吐槽我的敏感多疑,不会担心我是否有病……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是的,他们病了,他们或许是我们身边的朋友,家人,同事,同学,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他们尝试过向世界求救,但是我们都习惯漠然视之,他们得不到理解,得不到帮助,所以他们病得越来越严重。

所幸,在他们一个个的故事下面 是一大群陌生网友的暖心安慰和鼓励。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虽然不曾谋面 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一句句加油,会越快越好的,会变好的……的话时,他们也会有一丝力量。

关爱抑郁症患者和关注校园暴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是令我们难过的事情是,在这个世界上,仍旧有很多人正在夜晚经历着精神崩溃,在校园里经历着校园暴力。

校园暴力不仅是身体侵害,也是精神伤害。由任敏主演的《悲伤逆流成河》让人们的视线转向在校园角落里的暴力,时隔不久,易烊千玺和周冬雨主演的《少年的你》更是让直面校园暴力,把这一话题推向焦点。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小编不曾亲自目睹过,却也曾听闻过。那是小编高中隔壁的一个学校,一名被称之为“大姐”的女生带领着几个跟班,把一位女生堵在校后的角落,拿着衣服蒙住脑袋就是一顿乱打,把那位女生打进医院……

后来调查中询问原因时,只是因为她的其中一位跟班的男朋友喜欢上了那位女生。

多么荒唐的理由,正如她在殴打时候录像时发出的那一声声大笑令人愤怒。她看不到那位女生在面对她们时的恐惧,也忽视在她们殴打时发出的那一声声凄惨的尖叫!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因为是未成年人,最后被判处的结果我们也无从得知,不过小编永远记得她被警察压着时的不屑。

后来,那位受害女生退学了,小编希望,她只是在另一个学校开始了新生活!

时隔多年,小编才恍然那不止是那一位女生的经历,而是很多学生正在经历的痛苦。能够被及时发现的,或许可以拯救,但倘若没有人发现呢?他们该怎么办?

校园暴力是抑郁症的诱因之一,因为每一个生病的孩子,内心都经历着不一样的痛苦。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

记得华晨宇给抑郁症患者写的《好想爱这个世界啊》这首歌时,发布当天,销售额突破记录,那些在网易云的评论下留下的也是一个又一个故事。

小编在写这个故事时,本来想着给那些黑暗中的孩子一些话,或者给读者一些建议,可当下笔时,才觉得,我不能。因为小编不曾正在走进他们内心,不知道什么的帮助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小编只能说,希望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易瑶,也没有第二个胡小蝶。希望那些黑暗中的孩子,早点遇见那个发光的人。也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那一个会发光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来自世界的恶意》:上万条评论里有多少人在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