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在过去的几年中,吃播行业中涌现了大量头部网红,以“能吃、量大”为标签的大胃王们一度是绝对的明星,他们用号称的“巨胃”装下越来越多的东西——除了海量的食物,还有平台的流量、商家的销售额和粉丝们的热情。

当然,他们中的不少人也因此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根据广告公司透露的数据,新晋主播浪胃仙仅在抖音的粉丝就接近4000万,在推广平台的广告报价高达60多万元一条。而大胃王密子君平均每条影片播放量都超过250万,其发布一条时长1秒至20秒的广告报价为32万元。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但是很快来自官方的禁令打破了这场美梦。

8月12日,央视新闻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称全球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粮食被损耗和浪费,同时批评大胃王吃播秀,误导消费,浪费严重。

8月23日,央视新闻第二次发声,再批畸形吃播为博流量胡吃海塞。

目前,中国国家网信办已对大胃王一类的吃播进行了精准监管,抖音、快手、微博、斗鱼等平台相继开始自检自控,删除和大胃王相关的内容,甚至封禁一些相关账号,并表示会继续严格抵制浪费粮食的行为。

一经发现有违规行为,会严肃处理。现在,在用户搜索吃播等内容时,不少平台会跳出“珍惜粮食、拒绝浪费”等字样。

对大胃王的管控是近日中国政府号召节约粮食活动的第一部分,在此之前,武汉政府下达政令,要求餐馆向顾客倡议“N-1点餐模式”,即有顾客吃饭点菜的数量需为“人数-1”。

继性欲之后,食欲这一人们最原始和朴素的欲望,第一次被政府纳入一种系统性的管理之中。

吃什么、吃多少、怎么吃成为了需要被再三审视和监控的内容。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有趣的是,这两种管控迎来了完全不同的回应:网友们对“N-1”模式大加嘲讽,但对大胃王的封禁却非常支持。

不久前,中新经纬发起相关投票,询问网民对大胃王吃播的看法,35.1万微博网民参与了投票。

其中,53.8%的网友认为可以接受吃播,但反对大胃王浪费粮食,还有34.2%的网友认为难以理解吃播的意义是什么。

同时,昔日顶流的大胃王发的视频要么被删除,一些没有被删除的昔日视频也被新留言和弹幕攻陷,其中大多是批评甚至谩骂。大胃王们彻底迎来了行业发展中的至暗时刻。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暴食与浪费,大胃王的原罪?

在被“围剿”之前,大胃王们正膨胀成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产业。

2009年,日本女孩木下在当地大胃王比赛中凭借过人食量和可爱外形出圈,成为大众偶像,年收入一度高达1.2亿日元(约人民币700余万元);

2014年,韩国开始出现直播吃饭的吃播,如奔驰小哥等一批全职大胃王吃播随之涌现。

日韩大胃王的视频传到国内后,迅速成为中国主播们的模仿对象。创作者们开始意识到,在平平无奇的吃播中,大胃可能是最能吸引观众眼球的标签。

2016年,名为“挑战木下,速食10桶火鸡面用时16分钟20秒!”的视频走红B站,播放量突破170万。该视频的拍摄者密子君被称为中国初代大胃王,随后阿伦、浪胃仙等吃播也先后以大胃王模式走红。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与此同时,吃播产业本身也在极速发展,直播带货的兴起直接打通了从美食内容到美食卖货的商业闭环,引发了全民看吃的风潮。

在李佳琦、薇娅等主播得到直播间可以经常看到他们一边试吃食物一边讲解口味特点,随即货架上的美食秒光。

根据《2019快手直播生态报告》,美食类直播是快手直播中人均点赞数最多的领域。

2020年4月发布的《2020抖音直播数据图谱》则显示,印上关于美食类直播的分享次数单月环比增长283%。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作为吃播产业中最标志性的类型,大胃王自然也在2019—2020年成为一片红海,诸多主播纷纷加入,为了吸引注意力,他们吃得越来越多——吞食20斤肥肉、 50斤的龙虾、比普通分量大100倍的章鱼烧、888块大牛排等等视频都出现在2019年。

到了2020年,整个圈子已然空前膨大,各大自媒体平台美食区推荐页几乎都被吃播所占领,而其中绝大部分是大胃王。

市场上还出现了专门打造大胃王的公司,其中最著名的瘾食文化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300万,打造了大胃王朵一、大胃王余多多等多个网红。

其总经理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专注于孵化网红,其公司打造的20余个网红短视频IP全网粉丝量超1亿,播放量超过200亿。

正是因为视频内容的逐步夸大以及产业规模的迅速膨胀,大胃王消耗食物的属性太过明显,在被官方盖章后也没有遭到质疑。

大众广泛认可大胃王是消耗食物的重大元凶,倡导着暴饮暴食的不良的价值观。在仍有近7亿人在面对饥饿的今天,这种暴食显然是一种原罪。

同时,由于大胃王吃播中存在着种种富有争议的造假情况,许多食物可能并没有被吃下去,而是直接浪费掉了,又无疑为大胃王“罪加一等”。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然而,一个大多数人并不熟知的事实是,抵制大胃王几乎不会对缓解中国粮食消费产生任何效果。

中国的粮食消费大头是在饲料和工业,饲料用粮占粮食消费总量的50%,工业用粮(酒精、药品等)占25%以上。如果要减少消费,需要解决的是饲养和工业用粮的使用效率问题。

在粮食浪费问题上,根据《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统计,中国餐饮业人均食物浪费量是平均每人每餐93克,浪费率11.7%。然而其中大型聚会浪费高达38%,学生餐饮则高达33%左右。可见这两种浪费并不主要是由普通人暴饮暴食所造成的,而更多的是和社会风气(讲究排场,公款吃喝等)、政策性问题(学校食堂普遍有关系户承包,饭菜质量不高)以及客观存在的技术问题(餐饮业在批量生产时无法准确把控生产量)相关。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总而言之,中国粮食的消费和浪费更多是由于产业结构和社会机制导致的,和普通人吃饭关系不大。而官方对粮食浪费的斥责和管理,与其说是一个经济概念,不如说是一种政治概念。

有民间猜测认为,这种冠冕堂皇的节俭宣传只是为粮食安全问题爆发所作出的铺垫——中国的重要粮作物大豆和玉米长期依赖美国进口,但近两年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导致其进口充满着不稳定的因素。

在粮食产量和工业效率短时间是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官方希望能够靠引导和改变消费结构来作出一定的准备,而大胃王恰好是其中显眼的典型。

从珍惜粮食的角度来看,大胃王或许的确死得冤枉,实际上,这个看似风头无两的产业背后更深的原罪,指向的是身体规训与折磨。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只吃不胖的神话?

如果多看一些大胃王视频,就可以发现,播主吃的大都不是什么健康食物,而是高碳水化合物、高糖、高脂肪的垃圾食品,如炸鸡、汉堡、烤肉、年糕、拉面等等。

吃播届的开山鼻祖木下还曾经因为接到猪油的商单,直接在视频里表演了喝猪油。

与许多充满小清新滤镜的烹饪节目相比,大胃王吃播就像是一股泥石流,代替观众们宣泄着心底最深处对食物的疯狂渴望。

但爱看吃垃圾食品,并不意味着人们愿意看到由此的后果——发胖。

目前业内大部分大胃王都是年轻、清秀、苗条的女性。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对于爱看大胃王吃播的观众来说,外表显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在B站的弹幕和评论中,常常看到粉丝对大胃王的外表进行评论,如“很可爱,吃这么多还这么漂亮”之类。

除此之外,大胃王一旦发胖,也会引起观众的讨论,如有网友认为密子君近几年胖了一些,颜值也变低了,不喜欢了。

许多大胃王为了获得粉丝的喝彩,都精心打扮上镜,甚至会强调自己的身材。

大胃王甄能吃就主动表明自己身高170,通常体重是94斤,最胖不过99斤,且强调自己的腰很细,屏幕中大胃王播主们之所以能够获得无数粉丝,靠的不仅仅是对着镜头咀嚼,而不顾高脂肪、高热量地放肆吃,却怎么吃都不怕胖,这才是观众热爱观看的美丽梦想。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于是,为了达成观众不切实际的愿望,某些大胃王们不得不开始造假。

目前,大胃王们有几种比较普遍的造假方式:第一种是靠剪辑,通过合适的剪辑卡点,大胃王在吃播的过程中并未真的吃下,只在口中咀嚼,然后直接吐出来,通过剪辑让观众误以为吃下去了;

第二种是直接催吐,在直播/拍视频的过程中大胃王真的吃下去食物,但事后会通过种种人工的催吐方式,将直播过程中吃的食物悉数吐出来;

第三种则是靠吃药腹泻,通过特殊药物刺激肠胃,让食物在还没被消化时排出体外。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然而,造假多了难免会翻车。

近年来,大胃王骗人被揭穿的事件层出不穷:快手博主大牙晨晨曾发布的一条视频自己独自吃完了十碗凉皮、十碟手擀面、十盘炒面,但有网友爆料的视频从另一个拍摄角度看到其佯装吃下食物后,随即吐入身下的垃圾桶中,甚至最后将盘内的饭直接倒入垃圾桶。

事后,这名主播因此段欺骗粉丝的行为而公开致歉。

除了假吃被扒,许多大胃王都深陷催吐风波。如大胃少女kiki酱就一直被观众怀疑其催吐。一开始,Kiki酱坚决不承认,但在重重质疑的声浪和无剪辑直播的要求下,她终于承认催吐并录了视频道歉。

此外,大胃王界的顶流密子君也被网友怀疑催吐。

在讨论催吐的网络社区中,网友扒出了她的账号。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一旦造假被发现,就是大胃王人设崩塌和粉丝消散的时刻。有

网友严厉指出自己觉得密子君脸部浮肿和腮帮子变大是由于催吐导致的后遗症,并且颜值也降低了,不想再看。

况且,就算不考虑翻车的风险,长期不正常饮食也会对大胃王的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

据新闻报道,沈阳一30岁男子大胃王就因长期暴饮暴食种下病根,今年6月23日在一次直播时发病去世。

考虑到身体的压力,在被官方围剿之前,许多大胃王就已经在考虑转型。如密子君早在2018年便开始尝试新的内容方向,包括城市逛吃、探店、零食测评等。

快手上以大食量闻名的顶流女网红猫妹妹也在今年转型为带货主播,但依旧贩卖着吃不胖的人设。在刚结束的一场快手直播中,猫妹妹和明星郑爽合作。当猫妹妹露出甜美的笑容说我吃不胖后,曾为身材疯狂节食的郑爽对她投来了羡慕的眼光。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膨胀的食欲,紧缩的胃口

无论是官方封禁还是自身矛盾,面临重重困难的大胃王也许注定要“死去”。

但人们的渴求永不消逝。关注变少是众多试图转型的大胃王们共同的窘境。

在大胃王被全面抵制后,有不少吃播播主在社交媒体上抱怨,自己停止了暴吃模式,粉丝打赏便一落千丈。尽管有不少网友认为吃得多是浪费,可当大胃王真的减少食量后,一些老粉丝又会在评论区或者弹幕里质问,最近怎么吃得少了?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在现代文明中,食量大与肥胖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耻辱。在集体主义强盛的中日韩等国家文化中,对身材的歧视贯穿在方方面面。

如果说陪伴孤独是吃播的成功元素之一,那么排解节食的压力就是大胃王在现代社会广受欢迎的终极密码。

一个人在卧室对着屏幕观看的私密小视频,既能够满足我们在生物进化过程中自然养成的对暴食高脂高糖高油食物的天然渴望,又能避免进食导致的身体困扰。

大胃王朵一接受采访时说过:现在很多人非常在意身材,想吃但不敢吃,那我就帮他吃,帮他做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韩国主播Rachel Ahn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她的大部分女性观众通过观看吃播来获得一种视觉满足,从而帮助她们继续节食。英国最早一批吃播播主之一Lydie也表示,自己像是在代替观众暴食一样,「我的视频帮助了那些感到孤独、患有暴食症和正在节食的人。

作为国内头部MCN公司的饮食文化也通过研究过吃播的用户画像,发现很多观众是用吃播获得代入感和心理满足,在减肥的同时又能享受食物带来的视觉和音效刺激。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事实上,这种畸形的代偿心理不仅仅带来了大胃王的兴盛。

从2018年开始,在网络平台上陆续出现了代喝奶茶、吃炸鸡、火锅等代吃喝服务,顾客们花钱购买的是一种享受到了美食的一部分,肉长在别人身上的快感。

从种种事实可以看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胃王所能够引发和指向的不是央视新闻所宣称的暴食风潮,反而是与大众的不吃相辅相成。

美丽的身体从未像今天一样重要,在互联网平台上与大胃王几乎同步兴起的健身网红们,他们是现代社会身体规训的一体两面。媒体把大众难以企及的美好体型与食欲的替代品一并推出,帮助人们完成对自己身体的规划。

这一现状映射的是欲望交错的现代社会中充满矛盾的理想躯体,它的一面是不断张开的深渊巨口」,另一面是毫无赘肉的长腿及蜂腰。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配合产出的还有减肥药、轻食食品、代餐和健身房套餐。更妙的是,有时候大胃王会参与这种推销。

如韩国的著名大胃王奔驰小哥就号称自己吃得多且瘦的原因是多健身与吃药,他不仅与大众分享自己的健身心得,同时开设了一个公司贩卖号称有减肥奇效的药品。

现代社会中的身体被塑造成了一个应该被加工、完善的规划,人们被错误地引导认同这样的观念:身体的外观、大小、形体都可以依据身体拥有者的意志改变。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实际上,身体的管理、保养以及外观的修正不仅仅对于很多具有先天性疾病的人来说并无可能,还往往意味着大量的金钱和时间消耗。

但那些去不起健身房也无法每顿吃有机饮食的人,至少还可以选择节食这种最简单最省钱的方式,顺便靠大胃王来拯救自己空虚的食欲。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也许,这就是大胃王死而弥僵的原因。

只要市场需求还在,就依旧有大胃王们苟延馋喘。

在被迫死亡几周之后,一些中小体量,并不处在风口浪尖的大胃王们已经重新开始吃播起来,饭量和过去并无太大区别,只是会在背景里贴上拒绝浪费的海报。而被迫删号改名的大博主们,则继续期待着风波过去。

其中,被央视新闻批评的大胃王mini用微博小号发言称自己从未浪费食物,并表示会继续传递美食给大家,而她的粉丝们则送上了加油的祝福。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简而言之,吃播虽然和食物浪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确确实实是对吃播演员的巨大压榨,而承载吃播的肉体经历催吐、腹泻、假吃被发现的风险背后,却是多点投资对冲风险永远不败的资本。

而只有在中国会发生的、这种驴唇不对马嘴的禁吃播事件,却意外的达到了限制“被奴役的自由”的效果。只是这种“无知者的意外美德”,大概会随一波风浪过去而消失。承担风险更严重的,仍然是肉身入股的劳动者(吃播演员)。真正造成粮食浪费的产业链环节,也完全不可能被赋予任何真正的考量。

这是比较担心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只吃不胖的神话?大胃王之“死”:当中国吃播背上浪费粮食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