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因病辞职 争议下的“安倍经济学”会划上句号吗?

每经记者:余佩颖 每经编辑:高涵

“即使任期还有一年,也有很多挑战要面对,但我还是决定卸任首相。”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职。

在8月28日下午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安倍表示,发现旧疾溃疡性大肠炎复发,为避免个人健康状况影响执政,决定辞去日本首相的职务。

安倍是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他在2007年辞职后,安倍晋三于2012年再次当选。此后,安倍晋三一直是日本政治的主导力量,在2017年赢得了第三届压倒性选举,在2019年赢得了第四次压倒性选举。

再次当选后,为了打破日本经济20多年来的低迷,安倍一上任就提出了他的经济振兴政策——“安倍经济学”,射出了“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刺激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这“三支箭”。这些政策在最初阶段曾大获成功。

数据显示,从2013年4月到2015年5月,日元对美元贬值约37%,推行负利率政策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日企恢复出口;自2012年12月至2019年11月22日,日经股指上升147%,带动企业增加设备投资。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大流行几乎抹去了“安倍经济学”以来的所有增长。随着安倍辞任首相一职,“安倍经济学”是否就此落幕了?安倍又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政治遗产)要留给历史和日本人民去评判,”安倍回答记者问题是如此说道。他还表示,将利用自己的经验,作为政治家继续履行职责。“或许我会成为一名立法委员。”

安倍晋三因病辞职 争议下的“安倍经济学”会划上句号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三支箭”效果几何?

2012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就任日本第96代首相,那时的日本经济“内外承压”: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还未彻底消退,日本“3•11”大地震又带来万亿重创,日元剧烈升值导致企业出口受挫,个人收入增长停滞从而消费疲软,投资缺乏动能。

彼时的日本经济急需一剂“救命药”。在就任后的首次记者会上,安倍表示,“新政权肩负的使命首先是恢复强有力的经济”。

“要举整个内阁之力,利用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以及刺激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这三大武器,实施积极的经济政策。”安倍当时强调称。以上三大武器也被称为“三支箭”,而自2012年底上台起,安倍内阁推行的一套经济政策被统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目标是将这个国家从近二十年的停滞和长期通缩中拯救出来。

安倍政府依靠这“三支箭”在上台后的第一个季度里就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据日本内阁2013年5月16日公布的GDP数据:2013年一季度日本GDP年化增长3.5%,为2012年一季度以来最快增速;环比增长0.9%。具体来看,内需拉动GDP增长0.5%,外需贡献率为0.4%,出口带动3.8%的增长。当时日本股市还年内上涨了45%,达到2007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3年10月,就任不到一年之际,安倍曾自信地表示,“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效果已经普及到日本各地的方方面面”。

为了保证“三支箭”能够“快准狠”地命中目标,安倍政府在2013年3月安排了支持超规模量化宽松政策的黑田东彦出任日本央行行长,而被他接替的则是在货币政策问题上极为谨慎的白川方明。

自那之后,安倍政府与日本央行可谓一条心,日本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得以稳步实施,大量的日元通货不断涌入市场之中。2016年,日本央行宣布,货币供应量以每年约80万亿日元的速度持续增加,截至当年6月20日首次突破400万亿日元。

安倍政府上台前的日元升值、股市下跌局面开始得到扭转,日本市场受到了外国投资者的关注。劳动力市场也出现复苏,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2012年8月的有效求人倍率仅为0.83倍,到2019年4月达到1.63倍,刷新了1974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然而,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一场全球大流行几乎抹去日本自“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的所有增长。

“安倍经济学”面前的考验

尽管连续在任时间最长,但日本舆论对安倍的政绩评价却正反不一,部分认为其政治遗产有限。对此,安倍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政治遗产)留给历史和民众去评判。”

日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下滑7.8%,按年率计算为下跌27.8%,这已是日本连续第三个季度经济萎缩。连续三个季度的跌幅,相当于抹去“安倍经济学”以来的大部分增长。

有分析指出,这并不是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失效,而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也有人认为,“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的提振效力似乎并不长久,日本的结构性矛盾日趋突出。

此前,围绕“安倍经济学”成效的看法自其诞生开始就多方拉锯。

“安倍经济学之后,日本经济的表现可能有所改善,但不足以明显改变公众信心,”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分析师新家义贵表示。“受疫情影响,我们可能会看到增长进一步下滑。随着“安倍经济学”的许多遗产被抹去,我们现在知道,日本的长期困境没有灵丹妙药可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曾指出,“安倍经济学”适应日本国情和时代特点,激发民间活力的做法值得借鉴。

而一些日本观察人士认为,旨在重塑日本经济、作为第三支箭的改革已被证明难以实现。日本经济因生产率低、人口迅速老龄化和劳动力市场僵化而步履蹒跚。“结构性改革,即第三支箭,一直是“安倍经济学”的最大败笔,”经济研究咨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首席英国经济学家塞缪尔·托姆斯说道。

对冲基金公司Asian Century Quest的执行合伙人布莱恩·凯利则认为,“安倍经济学”未能给日本创造一个除了依赖外部需求外还能实现更快增长的国内环境。

“日本经济面临的老龄少子化,经济增长活力不足,在新一轮的工业技术革命中,日本企业没有走在前列,而廉价信贷让僵尸企业消耗了大量资源。结构性改革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但至今未见实质性举措。另外,财政金融政策的刺激推动了股市的繁荣,有钱人从股市暴涨中获得了更多财富,而工薪阶层和依靠养老金的老年人则承担着物价上涨的成本。如果实际增长率并不高,那过量货币就无法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只能是改变财富在社会不同阶层中的分配状态。”对于“安倍经济学”,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孙兴杰曾如是评价道。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Shigeto Nagai曾在今年7月警告,“日本的中产阶级正在逐渐消失”,他表示日本国内长期收入的下降跨越所有收入群体,而低收入家庭比例的上升是以牺牲中等收入群体为代价的。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20年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日本的贫困率(家庭收入低于总人口中位数一半的人)达到了15.7%,这意味着在日本,每6人中就有1人属于贫困层。

也有“无功无过”的点评。2019年11月19日,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御厨贵在与日本《东京新闻》专访时曾说过,"安倍政府是依靠经济政策夺回政权的,但安倍经济学有没有取得成功却不清楚。政府似乎是在干些什么事情。不过,也没有太大的失分。”

评价褒贬不一,“安倍经济学”能不能救日本经济也尚未可知。当前摆在日本政府也是安倍继任者面前的是连续三个季度的经济萎缩,尚未得到控制的疫情,还有社会结构性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安倍晋三因病辞职 争议下的“安倍经济学”会划上句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