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三次元世界里,“中二少年”们最终获得了肯定。

作者丨周矗

编辑丨杨晶

决定从《乐队的夏天2》退赛,超级斩只考虑了两秒。

那两秒里,他们想到了普通人能想到的一切。

退赛的代价,是这支新生乐队即将失去继续晋级的机会,失去他们最好的曝光,以及提升商业价值的机会。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两秒之后,他们还是以超级斩之名做出了决定。

因为在那一刻,没有人在讨论音乐,也没有人在乎他们刚刚的演出。站在舞台上的三个人,感觉自己仿佛不存在,也没有表演过一般。

大部分人在乎的,只有站在他们对面的前辈,野孩子乐队的去留。

“宅核”的奇迹

这是《乐队的夏天》中,首次出现两支乐队争相退赛的情况。

第一次听到野孩子现场演唱阿卡贝拉的《黄河谣》时,超级斩被震撼了。吉他手文件夹说,野孩子的作品已经不是一首简单的音乐,是艺术品。

这也是大多数乐迷心里的野孩子。

改编赛阶段,节目组提供的“中国风”歌单,并没有在野孩子认知的“中国风”之内。于是,他们选择破坏规则,以退赛的代价演唱歌单之外的《竹枝词》。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他们1V1的对手超级斩,则更像是《乐队的夏天》中的“野孩子”。

超级斩的音乐风格,是乐夏33支乐队中最“野”的。这是33支乐队中,唯一一支唱电子核的重型乐队。

但在资历上,他们又是个“孩子”。无论是在场乐队还是观众,没太多人认得他们,参加比赛之前,他们的乐队微博粉丝量只有3000+。

这是一场“新老”乐队之间的比赛,结果却因赢家的放弃而反转。

看到比分落后30分的那一刻,主唱酸马上偏过了头,三个人抱在了一起。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爱奇艺截图

在全场还在为野孩子的离去惋惜时,吉他手文件夹突然宣布,他们也要退出。

“我们在乎的不是赛制,而是我们作为一个输了的人,没有在舞台上留下来的立足点。”酸说。

态度,是乐队的生命。一旦保护不好自己的态度,他们会看不起自己,乐队也会走不下去。

退场之后,三个人马上被拉进了采访间,酸的眼睛还是红肿的。一位导演急匆匆地跑到后台,再次表达了节目组的请求:“留下来”。

这一场录制结束后,超级斩花了五天时间,拼命地想那个能让他们留在舞台上的理由,拼命去想《乐队的夏天2》十强的乐队里,为什么会有他们。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在这个舞台上,有资历很深的,有科班出身的,而超级斩就是一支成立不到五年,需要上班的上班族乐队。”酸说。

但他们最终找到的回到舞台的理由,就是他们的平凡 。

就是这样一支平凡的,非主流的“宅核”乐队,竟然能在主流舞台上走进十强。这是《乐队的夏天》的奇迹,也是属于平凡的奇迹。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HyperSlash_超级斩

节目里,超级斩是评价最为两级分化的乐队。

喜欢他们的人觉得,宅核终于能在“乐夏”里有了一席之地。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他们的音乐聒噪、无灵魂、听不懂,是十强中最“水”的一支乐队。

首场表演后,几乎没有人听懂他们在唱什么。马东兴致勃勃地和周迅一起模仿起了核嗓,只有大张伟乐在其中,全程跟着蹦迪。

相比听懂他们在唱什么,超级斩更在乎大家听完他们的歌之后,有没有记住这种属于超级斩特有的感觉。下一次再听到这种感觉的音乐时,大家可以浮现出一个画面,“这就是超级斩啊!”,这样就足够了。

在超级斩的世界里,只要有气势,就可以做到一切不可能的事。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爱奇艺截图

在他们的表演中,几乎没有重复的段落。女声嘶吼,游戏机中的8-bit音色以及三个人中二、热血的状态,会让在场的人自动跟着他们疯狂。唱到中途,酸甚至还会放下话筒,跳上一段宅舞。

他们执着地相信,质疑他们的人只要去听一次现场,就一定会闭嘴。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_南小宝_BrianNam

用“气势”前行

被野孩子选为PK对象,是超级斩万万没想到的。

回忆起这场比赛,超级斩依然觉得很幸运。“就像在一个游戏里面,你遇到这样的对手,然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赛后,总有人问超级斩和野孩子的关系,这让酸觉得很惊讶,“为什么大家会觉得,我们一定会对野孩子有意见呢?”

下台后,野孩子直接拿了一瓶威士忌,想抚平他们的情绪。两支“老少乐队”还留了微信,约定以后去大理一定要再见面。马赛克也专门跑过去安慰超级斩,还说了一些很可爱的话。

第一次在32支乐队面前亮相时,超级斩双手摆出了魔性的手势,并集体划出了“噗呲”一声的空刀。坐在底下的“老炮们”都被这股“中二之气”可爱到,并争相模仿了起来。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爱奇艺截图

虽然自我介绍的时候很有气势,但坐下之后,他们发现,场内的大部分乐队都是互相认识的老朋友。在这个熟人social的场合里,他们只能安安静静地坐着,就像班里新转来的小朋友一样。

左右乐队,就坐在他们的不远处。

文件夹说,左右乐队是他们的启蒙乐队,每一张专辑他都听过。做了半天心理准备后,三个年轻人怯生生地跑到左右乐队面前,表达了一下喜爱之情,又悄悄地溜了回去。

次元壁,是在他们演唱完那首《Monopoly》后打破的。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左右乐队被他们在舞台上的力量震撼到了。吉他手娄鑫磊说,这帮新一代的年轻人绝对会前途无量。

第一天录完真人秀后,超级斩在后台遇到了Carsick Cars的鼓手李青,李青和他们说了一句,“你们挺逗的”。

他们第二次遇见李青的时候,李青则说:“我好喜欢你们,我甚至想要加入你们。”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爱奇艺截图

李青也成了酸第一个加了微信的人。休息间里,酸看到李青左手拿着一只索尼的马克杯,右手拿着一个Switch,衣服上是《银魂》里的吉祥物伊丽莎白。

那一刻,两个人就像是信物互认一般,确认了眼神,都是自己人。

HAYA乐团(以下简称“HAYA”),则是超级斩玩的最熟的一支乐队。

乐队风格的差异,完全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私下聊天的时候,超级斩还神奇地发现,HAYA原来和他们在听同样的一些小众乐队。

“HAYA是‘乐夏2’中最强的一支乐队。在听他们的演唱时,浑身每个毛孔都会被震撼到。他们的音乐造诣我们很佩服,而且他们没有架子,很愿意教我们一些东西,特别聊得来。”文件夹说。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问到这次来《乐队的夏天2》,加了多少人的微信时,酸几乎把33支乐队的名单都念了一遍。在三次元的世界里,“中二少年”们最终靠自己的气势与实力获得了肯定,交到了朋友。

他们的态度,早已经写在了很多人认为听不懂的歌词里:

“就算命运毫不留情,我们用气势前行。”

“让我们投掷骰子,我们会得到比6更大的数字。”

要中二,要热血

超级斩和最近“大火”的五条人,是《乐队的夏天2》里唯二的两支广东乐队。

得知超级斩也是从广东来的,仁科一下子就把他们当成了“自(ji)己(gei)人”,自然地把手肘搭上了文件夹的肩,讲起了“海丰味”的粤语:“好開心,你哋好犀利,一定要加油。”

讲着讲着,两支乐队发现他们曾经的排练室就在隔壁,是平常会High Five但没怎么聊过的朋友。

“私底下的五条人,就是你们在台上看到的那样。”酸说。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台上的超级斩,同样是他们私底下的样子。

采访前,我在网络上找到了超级斩的乐队介绍:

一支燃烧著的宅核、电子核、另类摇滚乐队。以融合青春、魔性与狂暴的新世代曲风,加上极为狂热的舞台表演,呈现出独一无二的异次元世界观。

采访中,我拿着这些文字,想问超级斩要一个解释。结果文件夹却说,这些令我有些迷惑的文字就是他们的音乐风格。

“宅核是我们在ACG文化中,第一次看到的有形模样。希望能够通过做乐队,把这些世界观变现,让乐迷们也一起拿出气势,和我们战斗到最后。”酸说。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_南小宝_BrianNam

小时候,文件夹的家教特别严。他几乎摸不到电视,也不喜欢运动,唯一的爱好就是看漫画。

2004年,互联网已经十分发达,文件夹完全进入到了二次元的世界,从《老夫子》到《幽游白书》,他每周都在疯狂地追着动漫看。

他最早接触到的音乐,甚至是所有的世界观,都是从动漫和游戏里诞生的。

上大学时,他来到了有“核都”之称的广州,了解到了许多日本的重型乐队,同时也认识了师妹酸与师弟元帅。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主唱:酸 图源:新浪微博@HyperSlash_超级斩

当时,三个人彼此都在做着各自的校园乐队。但文件夹觉得,只有“宅”与“核”才能代表自己。

2016年年末,文件夹和酸离开了之前的一支乐队,叫来了元帅,成立了一支新的“宅核”乐队——超级斩。

舞台上的超级斩,中二而又热血。他们坚信,自己是还未变身的超能力者,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平的使命。

三次元世界里,他们只是平平无奇的上班族。酸和文件夹都是设计师,元帅是项目管理。上班、排练、看动漫,几乎组成了超级斩生活的全部。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提到是否是买手办、上漫展的“老二次元”,酸还有些没底气:“做了乐队之后,就很少花钱在二次元上面了,那些东西还挺贵的。”

但二次元的精神,已经深深地渗入到了他们的血液中。

每次进电梯,都是属于文件夹的“表演时间”。他会很自然地用专属的手势把电梯门启动,心中OS: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都不知道这道门是我用魔法打开的。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吉他手:文件夹 图源:新浪微博@MOONWALK音乐文化

如果电梯里有路人在,文件夹依然会使用同样的手势,只不过会尽量不发出声音。

虽然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但几个人同样有人间的烦恼。

视频采访时,三个人的分工非常明确:酸负责解释,文件夹负责总结,而元帅基本不说话,只会负责把倒下的手机给扶起来。

三个人的相处状态也是如此。酸和文件夹是吵架吵得最多的,甚至会吵到上台前一秒。每次吵架,两个人还会记仇,和好只能靠元帅。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贝斯手:元帅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我们除了做乐队之外,在生活琐碎上是水火不相容的。”酸说。

现在,酸、文件夹和元帅已经辞去了工作,希望能专心做好乐队。已经成为《乐队的夏天2》十强的他们,对于自己未来会不会火,还完全没有想过。

比起人世间的名利,这些可爱又中二的乐队少年们有更高的目标:为了防止这个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二次元的和平。

“这个夏天,和超级斩一起战斗到最后吧!”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乐夏”十强里,需要一支“宅核”乐队 | 专访超级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