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

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姚瑶

编辑:和佳

部分资料来自环球网

“7年又8个月,为了出成绩我倾尽全力,但仍然存在不少的问题。尽管还有很多的政策还未实现,但不能让我个人的健康状况和治疗耽误政治决策,对于辞任一事,我对国民致以诚挚的歉意。”当地时间8月28日傍晚5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准时步入了首相官邸的新闻发布会现场,正式宣布了自己辞任的消息,安倍的任期原定于2021年9月结束。

辞任的原因是旧病复发,安倍表示在今年6月定期体检时,发现了旧病复发的征兆;后在8月上旬确诊为溃疡性大肠炎复发。

安倍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安倍在发布会上表示,从上个月中旬开始,自己就感到体力被耗尽,身体状况出现异常。对于辞职这一决定,安倍则表示,这对他来说就像一种“断肠之痛”。

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

环球网新闻截图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28日报道,安倍在会上表示:“今年6月我进行了定期检查,发现我的老毛病溃疡性大肠炎有复发的征兆,此后我一边用药一边全力工作。但从上个月中旬开始,我的身体状况发生了异常,感到体力被耗尽。本月上旬,检查出(大肠炎)复发。”

而对于今后的治疗,安倍表示:“除了进行现有的药物治疗以外,我还决定用一些新药,在本周24日的复查中,已经就新药确认了效果,但仍需要基于后续的处方,无法预判后续的治疗情况。”

随后,安倍正式宣布辞去首相一职。他说道:“在政治上,结果是最重要的。在患病和治病的过程中,我的体力不能做到像以往那样万无一失,可能会在这种痛苦中不能做出正确的政治判断,这种情况是不能发生的。我已经不能处在一个能够自信地回应人民托付的状态,因此不应再继续担任首相一职。我决定辞去首相的职务。”

据报道,针对在新冠疫情期间辞职一事,安倍表示,日本在7月以后的感染情况已经转为减少的倾向,同时,政府也制定了一些在冬天应对新冠的措施,安倍表示,虽然“会感到烦恼”,但“要向新体制转变,只有现在这个时机”。

报道称,安倍也就辞职一事向日本民众致歉。他还表示,在许多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离职对他来说“是一种断肠之痛”。

最后,安倍称,在下一任新首相继任前,自己将继续处理首相相关公务,履行首相职责。

7月曾吐血

安倍的健康状况近来备受关注。一家日本媒体曾报道,安倍7月吐血。安倍本月17日在医院“体检”7个多小时,24日赴同一家医院听取结果并接受更多检查。

环球网原因共同社此前报道,在安倍第一次内阁期间,他曾因溃疡性大肠炎病情恶化而辞职。此后随着药物治疗效果较好,安倍从2012年12月组建第二次内阁后一直承担着繁重的工作。此前,日本“Daliy新潮”杂志社也曾猜测称,安倍17日入院可能与他的“老毛病”溃疡性大肠炎有关。

引发资本市场波动

“辞任的消息已有传闻,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AGI)副所长兼研究部长戴二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消息有点突然,在日本资本市场也引发了不小的波动。在盘中消息传出后,日经225指数直线跳水,跌幅一度扩大至2.5%,美元兑日元短线下挫60个基点,刷新日内新低106.11。

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

而就在四天前,安倍刚迎来了自己政治生涯中的历史性时刻,他凭借连续在任达2799天成为日本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突破了前首相佐藤荣作创下的纪录。

而这一纪录的保持者佐藤荣作正是他的外叔公,1954年安倍出生于一个显赫的政治世家,家中高官频出,除了外叔公外,其父安倍晋太郎在20世纪80年代曾担任日本外务大臣。

“安倍经济学”将日本拉回成长的轨道

在暌违政坛六年多后,安倍再次问鼎日本政坛最高位,于2012年年末出任日本第96代首相。这次他带来了“安倍经济学”,希望让日本经济摆脱“通缩心态”,重回增长的轨道。

第一阶段的“安倍经济学”(2013年-2015年)分为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积极灵活的财政政策和放宽管制、促进民间投资的成长战略。直接效果是日元两年内贬值20%,汽车等出口型企业业绩显著好转,众多出口企业占据的日经225指数也显著上涨,日经225指数从2012年的万点以下一路上升,目前已重返两万点上方。

在2015年9月份,安倍晋三推出了“新三支箭”,包括萌生希望的强劲经济、编织梦想的生育支援及安心的社会保障。“新三支箭”更为重视解决结构性问题,比如女性总和生育率已止跌回升到1.4人左右。有分析指出,“安倍经济学”一定程度上活化了股市和不动产市场,提振了大企业的出口,入境海外游客数量大增,把日本从负增长边缘拉回了成长的轨道,并创出了二战后最长的经济增长纪录。

但日本经济也有很多“安倍经济学”无能为力的问题。

“日本经济有很深刻的结构性问题,比如说老龄化、少子化问题,这单单靠‘安倍经济学’是不能解决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姜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据日本总务省今年4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初步估算,2019年(数据截至2019年10月1日)日本总人口(包括外国人)约为1.26亿,比2018年减少27.6万人,连续9年减少,跌幅为1950年以来最大。

“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其潜在增长也就是1%-2%左右,在经济层面安倍已经尽力了,不算很漂亮的成绩,但也可以算合格了。”戴二彪说。

突如其来的疫情抹去增长

安倍第二任期的前几年算是小有成就,但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几乎抹去日本自“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的所有增长,安倍的支持率也是持续下探。

截至今年二季度,日本经济已连续三个季度负增长;过去四个季度实际GDP的总规模缩水至485万亿日元(约合4.85万亿美元),为2011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意味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在2012年推出的“安倍经济学”的所有增长几乎都被抹去。

日本于4月7日对7个都府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4月16日起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即实施“软封城”的措施,除了维持社会日常运作的必要活动(包括医疗、交通、物流、银行和超市等)不停外,政府要求民众非必要情况避免外出、限制公共场所营业、停课和叫停集体活动等,紧急状态于5月25日解除。

“二季度因为疫情影响经济遭遇停摆,全球的经济数据都很难看,这并非日本经济本身出了问题,只能说是对 ‘安倍经济学’的一个巨大冲击,但不能一笔抹去其成果。”姜跃春说。

在进入三季度后,日本各界寄希望于经济能够尽快重返正轨,但事与愿违的是,日本疫情从6月底、7月初开始持续性地大幅反弹,甚至势头猛过了前期的波峰。

由于抗疫不力,安倍支持率持续下滑。根据8月23日的最新民调,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下滑至36%,是安倍再度执政后第二低的支持率数据。

“从发达国家横向比较来看,日本新冠感染和死亡率是较低的,日本政府的抗疫风格一直以来都比较温和。但还是受到日本社会的批评,尤其是第二波疫情的反弹,民意对于第二波应对决策批评很多。”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面对一团乱麻的政务,更糟糕的是安倍的身体又亮起了红灯,近期频繁拜访医院。8月17日,他前往东京庆应大学医院进行了约七个半小时的体检。8月24日,安倍上午再度入院。

有分析指出,经济大幅萎缩并不是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失效,而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同期美国的GDP环比折年率下降32.9%。面对全球性疫情带来的经济滑坡,“安倍经济学”既负不了责任,同时也很难有所作为。为促进个人消费,日本政府为该国每人派发了10万日元的现金,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此次辞任,安倍可能要留下一大终身遗憾。自安倍执政以来,他一直希望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在今年1月的自民党集会上安倍说“修宪是历史使命”,呼吁举全党之力实现修宪。

据戴二彪分析,提振经济是安倍获取民意支持的一大重要手段,这将为他的修宪目标铺平道路。而眼下随着安倍辞任,这也将可能成为其终身的遗憾。

“安倍的一大政治理想就是修宪,希望日本实现大国外交,也就是 ‘地球仪’外交。日本修宪其实在其本土及国际社会都是较难实现的事情,安倍此次辞任后,难度就更大了。”姜跃春说。

随着安倍的辞任,谁来接替他的位置成为了新焦点,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将在9月举行总裁选举,届时选举出的新党首将成为安倍的接任者,目前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干事长石破茂及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等为有力人选。

“在下一任首相任命之前,我将继续履行我的职责直到最后一刻。”安倍说。

我外交部:中方愿与日方一道继续推动中日关系发展

今天,在我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基本决定辞职一事提问。

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这是日本的内部事务,我们不做评论。中日两国互为近邻,中方愿与日方一道,继续推动中日关系发展。

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安倍突然抽身离去,称辞职如“断肠之痛”! 我外交部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