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谁也没想到,当初上市牛气哄哄的暴风集团,5年后便终止上市了。

8月28日晚间,深交所官网披露消息显示,由于暴风集团(300431)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被终止上市。当日晚间,暴风集团亦披露称,公司股票将自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暴风集团被终止上市

28日晚间,深交所网站消息,因暴风集团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2020年7月8日起暂停上市。暴风集团在股票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九)项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根据深交所《关于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的通知》,《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13.4.6条的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2020年8月28日,深交所决定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

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做好退市整理期以及终止上市后续有关工作。

昔日“造富神话”

于上一轮牛市登陆资本市场的暴风集团,一上市就吸引了各路资金的高度关注。

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正式登陆创业板(当时名称叫“暴风科技”),发行价为7.14元。一经上市,股价开启连续涨停模式,40个交易日内涨停37次,打破了A股涨停记录,至2015年5月21日,公司股价盘中触及顶峰,达327.01元(未复权),较发行价飙涨近45倍,其市值更是超过400亿元。

2015年5月23日,央视新闻点名暴风科技编题材讲故事,证监会随后开始重点打击操纵市场行为。短短一周内,暴风的股价就从327元/股跌至250元/股(未复权)左右。

在这之后,暴风的股价就开始了持续震荡下跌之旅。

市值跌去99%

不过,公司的大溃败应该要从去年公司董事长被批准逮捕说起。

2019年5月,曾与暴风集团合资成立产业并购基金的光大资本子公司光大浸辉,因收购项目公司MPS持续亏损,且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回购协议,将暴风集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金额达7.5亿元。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对暴风集团财产进行调查后,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随后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也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19年9月,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失去冯鑫,暴风内部顿成散沙一盘,高管开始另谋高就,员工纷纷主动离职或被裁撤。

直到今年上半年,暴风集团已经无法聘请到财务总监和审计机构,连2019年年报也没有能力编写及披露。

自短暂触及股价巅峰后,暴风集团股价便一路狂跌不止,截至目前市值仅剩4.88亿,较历史最高值跌去99%。

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后续暴风集团何去何从呢?

8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8月28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自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2020年9月21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

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间的全天停牌不计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间,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板交易,并不再在创业板行情中揭示。

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另外,根据《关于创业板风险警示股票和退市整理期股票交易制度安排的通知》、《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交易特别规定》,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间,价格涨跌幅限制比例为20%。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第二条的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

请广大投资者注意风险,理性投资。

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风集团股东户数为63526户。

公司仍存5大风险 员工仅剩10余人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目前还面临多项风险。

1、据公司公告,2020年2月10日,暴风集团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及附件,合同履行期间,存在法律、法规、政策、技术、市场等方面不确定性或风险,同时还可能面临突发意外事件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所带来的风险等。

2、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资金紧张,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急剧下滑,应收账款回收困难,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公司现金流紧张,现金流入已经难以支撑日常经营。公司债务负担重,公司面临流动资金短缺导致无法及时偿债的情况。

3、公司对员工的薪酬支付困难,公司人员持续大量流失,除冯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4、公司于2019年6月6日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公司存在由于无法支付上述费用而产生的法律风险。

5、2019年9月4日,公司披露了《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2020年5月20日,公司披露了《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截至目前,上述调查仍在进行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彻底凉凉!曾经暴涨45倍牛股,如今落寞退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