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召开记者会表明辞职意向。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为避免旧疾恶化,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宣布辞职

这是他第二次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位。2007年9月12日,上任366天的安倍因溃疡性肠炎久治不愈,突然宣布辞职。而这一次,带给日本社会的震动依然清晰:4天前,安倍刚刚创下日本首相连续在位时间最长纪录。但历史,也只能是相似。2020年毕竟不是2007年。看起来,安倍首相难以“功成身退”已成定局。但他转身离去后,日本将何去何从?一切远未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谢幕

下午五点,东京街头,不少行色匆匆的路人驻足在商场的电子大屏幕前,观看一场记者会。这样的场景,在日本社会并不多见。人们知道,这是令和时代日本的一个重要政治时刻——安倍首相,在今天宣布辞职。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日本民众通过商场电子屏幕观看记者会

这样的转身离去,很日本——媒体提前放风爆料,高层紧急会议,首相召开记者会,国民做好心理准备。一身西装、蓝色领带的安倍首相出现在镜头前,没有戴“安倍口罩”,在领口别上了议员徽章。脸色难掩憔悴,并且罕见地没有照本宣科地念稿,但一张口便知道有备而来。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有解释。他说,由于溃疡性肠炎复发,不能像前一次一样突然辞职给大家添麻烦,所以作出决断。有道歉。他就“在新冠疫情当下辞职”表示歉意。有遗憾。他说,志向未酬就放弃首相之位,如断肠之痛。看起来,这多少是一场有计划的辞职,但多少还是有几个“不”让人略感意外:比如,不打算按照政治惯例设置临时代理首相,而是继续任职到选出下一任首相为止;不明确表明心中钟意的首相接班人人选,不介入接下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虽然走下首相之位,但并不像很多“前任”一样从政界隐退,而将继续参选众议员。此前,有日媒列举了“安倍时代”落幕的三种可能性。一是,安倍积极治疗、继续执政。二是,安倍在基本政治布局完毕后主动“引退”。三是,安倍把权力移交给“临时代理首相”,自己专心治病。然而事实证明,安倍选择了第四条道路——离开政治旋涡,但不告别政治江湖。但安倍的选择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回顾政坛经历,便会发现屡屡刷新日本政治记录的他并不是一个会主动退出的角色:2006年9月当选自民党总裁,同月出任首相,成为首位战后出生、战后最年轻的首相。因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和阁僚频曝丑闻,安倍2007年9月辞职,执政不满一年。他2012年9月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同年12月率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赢回执政权并再次出任首相,一路连任,直到今天——时隔多年后宿命般的二度辞职。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2012年9月,安倍晋三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

遗产

虽然两次都是因病辞职,但此时非彼时,安倍的心情可谓大不相同。如果计入他首次执政时间,安倍去年11月已成为累计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对他来说,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半是无奈,一半是不甘。无奈,是显而易见的。当首相的健康问题引发了国民的疑虑和不安,他不得不站出来做出解释,以平息越传越离谱的猜测和在野党的质问。65岁的安倍四天前刚刚创造了一个新纪录:连续执政2799天,成为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终结了日本“走马灯换首相”的政治怪圈,那天本该是他值得庆祝的一天。但一大早,记者们并没有守候在永田町的首相官邸。在政治生涯创纪录的一天,安倍首相却被拍到时隔一周再次入院就医。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安倍晋三被拍到入院就医

关于安倍身体健康状况的传闻一直不断。早在2006年首度执政时,安倍曾因宿疾溃疡性肠炎执政约1年便辞职。但在这个夏天,这些“传闻”更加甚嚣尘上。安倍17日在庆应大学医院待了7个多小时,令外界怀疑他身体抱恙。日本杂志《Flash》8月初报道,安倍7月6日曾在办公室吐血。安倍写在脸上的疲倦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出身政治世家的安倍,看似波澜不惊,却是日本政界的“拼命三郎”。日本外务省公布的文件显示,从2013年1月至2020年1月,安倍出访了80个国家和地区,出访国家的数量超过日本历任首相。在这7年间,安倍出访的飞行距离超过158万千米,相当于绕地球39圈。但今年,让他烦心的事尤其多。由于疫情、洪灾和经济乏力等事项,安倍从1月26日至6月20日,整整147天没有休息。在敏感的日媒镜头里,安倍近来的公开亮相总显得精神不振。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不甘,则更让安倍刻骨铭心。如果一切顺利,这个夏天本来会是安倍的“高光时刻”:东京奥运会将于8月9日顺利闭幕;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等棘手问题也不会存在;他将成为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顺利选出“接班人”继承政治遗产......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此时此刻,经常见诸日本报端的词是——“后安倍时代”。回顾历史,几乎每一任日本首相都十分在意其政治遗产。比如,中曾根康弘实行“国铁民营化”改革,小泉纯一郎引以为豪的是“邮政民营化”。但在不少人眼里,安倍的政治遗产似乎乏善可陈。在任期间,安倍的内政外交饱受争议。第二次执政后推出“安倍经济学”经济刺激政策,但至今难言成效;试图在任内实现日本修改战后和平宪法,遭到大部分民众反对;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并未太大改变日本外交在追求独立自主和“看美国脸色”中摇摆的尴尬处境。安倍一直寄予厚望的对俄、对朝外交均未取得突破,最得意的对美外交也面临很多不确定性。此外,在批评者眼里,长期执政逐渐形成日本政坛“安倍一强”的局面后,他变得十分傲慢,营私舞弊还百般抵赖。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屋漏偏逢连夜雨”。安倍急于在卸任前留下政治遗产,但新冠疫情让前路更加艰难。日本出现的经济复苏因疫情毁于一旦,安倍政府应对疫情的表现受到批评。共同社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为36%,逼近第二次执政后35.8%的最低纪录。

未知

今天,习惯了看“剧场政治”的日本年轻人,很少能理解“政客”和“政治家”的不同。安倍,究竟是政客还是政治家?这个问题,似乎只能留待历史评论。由于政见相近,日本社会经常将安倍与去年去世的前首相中曾根比较。但是,日本学者田弘继说:“这两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中曾根经历过战争,上过真正的战场,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死去……这让他内心谦逊,虽然他经常看起来有些傲慢。”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安倍晋三与前首相中曾根

心未远,身已动。但无论安倍内心有多想“向天再借500年”,日本都不得不面对一个提前到来的“后安倍时代”。可以肯定的是,争夺首相大位的权力博弈已经提前到来。“后安倍时代”的竞争者早已动向频频:20日,安倍与一直器重的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官邸会谈20分钟,外界猜测或有托付政治后事之意;同一天晚上,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与官房长官菅义伟会餐,就今后的政权运营交换了意见;防卫大臣河野太郎频频登上杂志封面,受到舆论关注;安倍的政治宿敌、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也开始积极发声,表达政见......此外,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稻田朋美和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等也被认为“有可能”。另一方面,安倍辞职后,自民党将提前举行总裁选举,新当选总裁将完成安倍剩余首相任期,直至明年秋季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在这样一段空窗期内,日本难免将受到一定冲击,加剧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的不确定性。安倍有意辞职的消息令投资者担忧今后的政治局势变得不透明,导致了股市大幅震荡。日经指数较昨日下跌326.21点,收报22882.65点,跌破23000点关口,创近一周来的新低,跌幅为1.41%。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

可能接任自民党总裁的热门人物之一是麻生太郎

在长期执政带来的“安倍烙印”面前,要断言安倍时代已经彻底远去,为时尚早。只是,无论谁继任首相,日本政局群龙无首的动荡期似乎难以避免。

(文中图片GJ)

撰稿吴宇桢

责编 杜雨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一场有计划的辞职!再度离去的安倍无奈,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