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闯无人区,到底有多险?

来源:半月谈

入夏以来,青海可可西里等高原无人区发生多起游客失联失踪,甚至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探秘”无人区不知不觉间已成为极限挑战风气带动下户外爱好者间一项新时髦,只是,对此等莽撞举动可能的风险与难测的代价,许多人似乎还不甚清楚、也不当回事。

擅闯无人区,到底有多险?

1 擅闯频发,悲剧不断

不久前,南京女大学生黄某独自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后失踪,搜救工作进展牵动万千网友的心。经过约20天的搜索,警方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清水河南侧无人区相继发现黄某身份证、学生证等随身物品及遗骸,确认这名花季少女的生命,凋零在可可西里。

黄某的悲剧令人扼腕,今年入夏以来连续发生的多起游客闯入高海拔野外无人区被困事件,也让人不禁冒冷汗。据云南省公安厅通报,两名四川籍游客6月29日擅自离开云南玉龙雪山景区,穿过雪山下原始森林,在海拔4100米高崖壁被困,万幸当晚为民警所救。

青海格尔木市公安局介绍,两名河南籍男性7月上旬在玉珠峰附近走失,救援队伍冒雪在玉珠峰北坡海拔4720米位置找到两名失联男子,连夜送至医院。西藏警方通报,7月26日一名男子在拉萨市郊海拔5080米野外露营,被困10多天,救援人员徒步翻越3座海拔超过4600米山峰,才营救出该男子。

2015年以来,新疆阿尔金山、青海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地多次发布公告,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然而,游客擅闯这些自然保护区、野外无人区的情况仍时有发生。“尽管多次发布公告,但近年来可可西里仍有游客擅闯导致失联求助等情况,多的时候一年会出现10多次。”青海省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谢文淋说。

2 风景美如画,背后凶险大

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巍峨的雪山,碧绿的湖水,别样的生态,藏羚羊等各类野生动物不时出现在视野。恢弘壮阔的无人区美景,对户外爱好者一直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许多户外论坛不惜篇幅介绍可可西里、羌塘等无人区的穿越路线时,还会以“无人区是情感避风港”“到无人区可以找回失落的自我”一类词句大加渲染。

擅闯无人区,到底有多险?

羌塘无人区内的藏羚羊群 觉果 摄

然而,这样的介绍往往忽视了无人区高天旷野之下暗藏的重重风险。具体说来,这样的风险至少有三方面——

一是自然条件极端恶劣。以可可西里无人区为例,这里气候极度恶劣,天气变化无常,“一天四季”;地形环境复杂,地表90%为冻土,沼泽和湿地居多,淡水缺乏,更不必说平均海拔在46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0℃左右,空气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一半。

“就算经过专业训练的队伍,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也很难走出无人区。”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介绍,不少来此探险的年轻人就是因为对极端环境不熟悉,受困野外,常有人出现高原急性症状,甚至高原脑水肿,“轻则挨饿受冻,重则命丧高原”。

二是各类野生猛兽众多。无人区往往野生动物数量极大,狼、秃鹫、豹等食肉猛兽不时出没。仅在阿尔金山地区,就有野生动物359种,其中不乏马熊、兀鹫、豺等杂食类、食肉类动物,这对擅自闯入的游客来说极其危险。资深“驴友”沈浩表示,在野外一旦遇到大型猛兽几乎就等于送命:“曾有‘驴友’在横穿西藏羌塘地区时遭遇狼群,至今尸骨无寻。”

三是搜索救援难度极大。无人区面积广阔,游客一旦失联后往往难觅踪迹。为搜救在可可西里失踪的南京女大学生,无人机搜索范围达1000平方公里,队员在高海拔地区每日徒步距离超过20公里。“虽然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但能够找到遗骸也算是运气。”谢文淋说。

3 莽撞“说走就走”,理应受到规制

近年来,随着越野和探险等户外运动日受追捧,无人区探秘也成为一种拥趸众多的时髦。不过专家严肃指出,擅闯无人区除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还会对无人区的自然生态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

可可西里卓乃湖保护站站长秋培扎西介绍,可可西里、羌塘等无人区都是青藏高原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基因库,具有不可替代的科研价值,再加上高寒地区植被生长困难,生态环境极其脆弱,“这也是多次发布禁止穿越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在可可西里无人区里留下一个脚印,大自然可能需要上千年的时光才能抹平。”龙周才加形象地打了个比方,“任何擅闯行为,都可能给这片‘人间净土’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

侥幸走出无人区,就感受到了心灵的荡涤吗?亲历者的回忆其实是:未必。曾穿越羌塘无人区的杨柳松如此写道:“事实上,走出荒原没有想象的幸福感,或是什么成就感,甚至有一种轻度的抑郁和迷茫。”

专家普遍认为,对擅闯无人区的危害还需要加大宣传,引导人们形成对无人区生态价值和“探秘”风险的正确认识。同时也应加大处罚力度、提高违规成本,让有心尝试者在罚则面前却步。

擅闯无人区,到底有多险?

目前,依《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相关规定,擅闯无人区的处罚过于轻微,与救援可能的高额投入形成巨大反差,这一局面需要尽快扭转。黄山等景区规定,游客擅自进入未开发、未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应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类似“有偿救援”的制度安排,可以为无人区管理所借鉴。

曾带队登顶珠峰的中国地质大学教授董范表示,如果当真有心尝试户外探险,也要合法合规、在向导充分指导下开展,“切勿头脑一热,说走就走,使户外探险变成盲目冒险”。(记者:王浡 解统强 李劲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擅闯无人区,到底有多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