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我们知道,《红楼梦》是一本女性小说,《西游记》是个猴子小说,《三国演义》是一个权谋小说,而《水浒传》绝对是一本雄性小说。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作者施耐庵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一个直男癌,对女性下笔极为无情,不是母大虫就是淫妇。基本上没有一个可爱的女性。

而里面的男人角色,对女性也是动不动喊打喊杀,少有温情的。而现在小说里,温暖女人的妇女之友备胎男,可以说一个也没有。

金庸里还有一个段誉呢。段誉他老子风流倜傥,生个儿子活该当备胎。

说回水浒,我们举一些例子。比如武松,这个人对女性的看法相当有问题。

当武松第一眼看到孙二娘时,还是把她当女性看,但是以居高临下的角度,觉得这个老板娘一点没老板娘的风情。穿得也土里土气的。

等发现人家的包子有黑黑的毛毛时,还想揍人家孙二娘。

当然,后面大家不打不相识了,而武松再看孙二娘,就跟看孙二哥差不多了。直接把人家雄性化了。

最有特点的是他的嫂嫂潘金莲,武松对她也是一点也不温柔。杀别的人都是一刀解决,偏生杀嫂嫂,要扯开胸衣,露出白花花的胸来,还把人家的心肝五脏掏了出来,又把脑袋割了下来。这太残忍了。

还有玉兰,那个张都监说要嫁给他的人。武松发现自己被骗后,也是直接给搠死了。人家姑娘也是身不由已,人家是丫环啊。这都下得去手?

这是武松,还有其他人。

比如宋江,也是硬刀子进,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而像石秀、李逵等人,杀起女人来,比杀男人还麻利。简直不是人。

胡适说,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这样看来,梁山社会不及格,对小孩是喊打喊杀,比如李逵。对女人也是喊打喊杀。至于闲暇时间,不是喝酒就是砍人喽。

但如果说《水浒传》通篇没有对女人好的,那也不全面,比如有一位可以说是梁山上唯一对女人不错的人。这个人就是鲁智深。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鲁智深没有老婆,估计还是一个处男,他好像双拳走天下,不需要女人。但他的生活中,还是碰到了一些女人。

而他对碰到的这些女人,全部都给予了善意。

比如金翠莲,鲁智深替她出头,而且事情做得滴水漏,不是冲动的马上去打镇关西,而是让金翠莲有了充足的逃走时间,让她逃了之后才出手。就因为这,鲁智深丢掉了军队的工作,背上了杀人之罪,亡命天涯。

他有过一句怨言没有?

完全没有。

而且为女性出头的风格也根本没变。

比如在桃花山,他听说小霸王周通强抢刘太公的女儿为压寨夫人。一怒之下,又为女性抱不平,假装刘太公女儿躲在销金帐,好好把周通揍了一顿。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另一个跟鲁智深关系很深的人,是别人家的老婆。林冲的妻子张贞娘。

认识林冲之时,张贞娘正被高衙内调戏。林冲一看是领导的儿子,还说算了,结果鲁智深就说怕他什么,怼他!

再与林冲重逢,他张口就问:“洒家自与教头别后,无日不念阿嫂,近来有信息否?”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这个话当然是比较唐突的,直接就说想人家老婆,而且用词很大胆:无日不念阿嫂。但从鲁智深嘴里说出来,却没有半点的怪感觉,反而觉得特别的亲切。

想一下,如果换西门庆说这句,林冲肯定要掏刀子了。宋江说,也会让人感觉怪怪的。

只有真性情的鲁智深问出口,让人格外动情。

他这个无牵无挂的人,这个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的人,这个跟佛最有缘的好汉,原来心中还一直挂念着兄弟的妻子是否安全。

所以,金圣叹才说鲁智深是上上人,是梁山的超一流人物,比宋江等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原因之一,就是对女性给予了足够的真性情。

其它的好汉看女人,不是想着跟人家发生关系,就是想,这娘们肯定跟别人发生了关系,弄死她算了!

还有人说鲁智深跟李逵有点像。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

这个……这个我们以后聊吧,这两人虽然有点类似,都是武力爆表的人,从外表看,也是粗枝大叶,但内在却是云泥之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梁山上唯一对女性好的人,不是宋江武松,而是一个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