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1 “花和尚”的性格特征

鲁智深是《水浒传》中出场最早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侠义英雄之一。他嫉恶如仇,豪侠仗义,心地厚实。他为金氏父女慷慨解囊,为瓦官寺老僧让粥,在东京相国寺治服算计过他的泼皮,与他们和睦相处。他身上寄托着作者的理想和愿望,豪侠仗义,古道热肠。他的好兄弟史进身陷囹圄,少华山好汉朱武等招待他和武松吃酒,他平日嗜酒如命,这次却滴酒不吃就睡。金圣叹在此句下夹批道:“句句使人洒出热泪,字字使人增长义气。”他率性而行,不拘小节,心有韬略,粗中有细。在救金氏父子时,鲁达几次“寻思”,就表现出了他的精细。他寻思怕店小二拦截金氏父女,自己就在店里坐了两个时辰,约莫金老父女去得远了,方才起身。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拳打镇关西时,用切瘦肉臊子、肥肉臊子、软骨臊子的办法来“消遣”他,激怒郑屠,本来是他来寻打郑屠,反而成了郑屠抢刀来打他。救林冲时,鲁智深看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便生疑心,一路尾随跟踪,料定他们要在野猪林动手,先奔往那里隐藏。当两个公人举棒杀害林冲时,早已等着他们的鲁智深,飞起禅杖,把水火棍丢在了九霄云外。他粗卤莽撞,傲慢托大。鲁智深粗卤莽撞是因为性急,性急使他遇事总是显得粗卤莽撞。在小说里,这样的人物性格会使故事情节跌宕酣畅,读者读来心里叫好,在无形中也为读者树立了一种“榜样”性格,会产生模仿心理,会对读者本身产生一定的影响。而小说人物的精彩之处就在于他丰富复杂的性格,即使鲁智深深受读者喜爱也不能否认其中负面的成分。或许他的粗卤也是他仗义性格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由此看来,他为人爽直大度,鄙弃虚伪猥琐,他的莽撞也许是因为性急,也是因为他暗许自身武艺高强而胆大自大。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2 “花和尚”不花,佛缘深厚

“花和尚”深寓佛性,在于他鲁莽的性格,体现出一个狂禅者所具备的品质。两个禅和子要他学坐禅,鲁智深却道:“洒家自睡,干你甚事?”荣与堂本李贽夹批曰:“佛”,袁无涯眉批曰:“真坐禅”,这是以鲁智深睡觉为禅法佛事;“只在佛殿后拉屎撒尿,遍地都是”,李贽夹批曰“佛”,只是以随地大小便为佛事;鲁智深醉酒“到得禅床边,喉咙里咯咯地响,看着地上便吐。”李贽眉批曰“佛”,这是以喝酒呕吐为佛事;“智深撇了狗肉,提起拳头,去那光脑袋上比比剥剥只顾凿。”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李贽夹批曰:“佛”,这是以打人为禅机佛事。李贽在第四回回末评:“此回文字分明是个成佛作祖图。”在《水浒传》的第一百一十九回,鲁智深大彻大悟,沐浴更衣,写了一篇偈颂,寂然坐化。鲁智深的坐化圆寂,被视为修成正果,得道升天。在梁山英雄们诸种生命归宿中,只有鲁智深“却得清净,证果非凡”。通过种种的自我省悟与他人诱导,在第一百一十九回鲁智深终于正道成佛。而《水浒传》对鲁智深参悟过程的描写穿插于其仗义行侠的经历之间,这种安排暗示对孤贫弱小的扶助,他的人生境界得以升华,渐成人们心中之佛。所以,鲁智深的终成正果,正体现了人们对扶危济困英雄的美好祝愿,反映了人们的愿望。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3 “花和尚”的文学审美价值

在鲁智深身上,既寄托了作者的理想和愿望,又满足了读者对于江湖英雄好汉人物形象的阅读期待。由于当时特定的历史生活背景,百姓对于江湖英雄具有一定的崇拜之情,期望以此来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这就构成了他们对小说的阅读期待。小说人物越是行为古怪,越是不循旧习不受常规,越是豪侠义烈,勇于入世,读者就越是喜欢。《水浒传》中鲁智深身上所表现出率性狂放的“狂禅”性格,正好满足了读者对于特殊有个性的英雄人物的期待。他豪侠仗义,挺然相助,不计后果,即便身死其中,也不言悔。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还有他对于佛门清规戒律的不屑与讽刺,这与他追求自由的个性有关。周作人在《小说的回忆》中评论鲁智深:“他是一个纯乎赤子之心的人,一生打抱不平,都是事不干己的。对女人毫无兴趣,却为了她们一再闹出事来。”鲁智深出身行伍,自由自在,心胸坦荡,这是他“赤子之心”本性使然。《水浒传》中,鲁智深的所作所为无不表现出他强烈的自由生命意识。他身上承载了一种理想的人格范式。通过鲁智深这一人物形象,寄托了人们的愿望与希望,也体现了作者对生命价值的思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浅谈“花和尚”鲁智深的人物形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