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他走了

又有一名曾亲历长征的百岁老红军逝世

江西籍离休长征老红军

王承登同志

因病医治无效,

于2020年8月19日在赣州逝世,

享年106岁。

泪别!他走了

公开资料显示,王承登,江西赣州市兴国县人。

1930年8月参加革命。跟随红一方面军参加长征,长征途中亲历湘江战役、飞夺泸定桥等战役,后又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亲历平型关等战役。

王承登1972年退休,1980年12月离休,从贵州省商业厅回到江西赣州居住后,他跑遍了赣南老区的18个县(市、区),经常到部队、企业、院校作报告。他把这个比作自己人生路上的“新长征”,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激励更多的人。

泪别!他走了

图自中国军网

一步步 坚定前行

一次次 生离死别

一场场 信念之战

去年冬天,

王承登在赣州市人民医院接受采访

回忆了他的过去…

负伤三次,头部中过枪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接受采访的那天,王承登正在做康复锻炼。说起自己的年龄,王老不清楚自己“一百零几岁”。20多年前,王承登用在红军学校学到的一点文化,开始写回忆录:“我出生在一个历代都是农民的家庭,因父母亲去世早,故记不起生日。”

王老不清楚自己的实际年龄,还有一个原因——

“我脑子有毛病,在延安负过伤。当时我在红军学校学习。那天正下雨,我们负责拦截敌人,拖住敌人,好让同志们转移。我怕敌人追上来,就猫着腰观察情况,一个敌人就给我一枪,对着我头打的。”

王老1952年5月7日做过一次体检,医生在体检报告上写道:“负伤三次,残废等级为二等。鼻:中隔中部有一大穿孔(外伤性),右下甲与中隔粘连(外伤性)。左大腿:中外侧中段贯通性枪伤,已愈。头部:颜面贯通枪伤(子弹由左眼下眶进入右耳孔突下出口)。右小腿:外侧子弹擦伤。”“残疾情形”为“右腿稍跛,右耳聋,右眼常出脓”;“既往主要疾病”为“因头部负伤,经常得昏病”,“现在主要疾病”为“经常头昏”。

王老说,作为一个军人,在枪林弹雨中穿来穿去,不死,那是太幸运了。“死神总是和我擦肩而过,把我打伤了3次,成为一个革命残疾军人,正如毛主席的诗词中所说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泪别!他走了

历经磨难的他加入红军

迎来人生新的起点

谈起他为什么参加红军,是因为到了绝望的边缘,王承登3岁丧父,7岁丧母:“丧失双亲将来怎么生活呢?依靠谁?到哪里去投宿?……我和哥哥两人跪在母亲死去的床下,哭得死去活来,大声呼叫‘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母亲走后,7岁的王承登就开始学干农活:拾柴、放牛、割草、做饭、插秧、收割,样样都要干。王老说,一直到14岁,没有穿过棉花夹衣,都是以单衣过冬,冻得发抖。吃的是红薯饭,有上顿没下顿,肚子饿得走不动,就去找一碗凉水来充饥。

1929年3月,是王承登人生新的起点。从这时起,他穿上了“棉花夹衣”,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武装,一年后,这支地方武装和其他地方武装,被改编为红二十军。他说:“从这年3月起,我当上了一名红军勤务员。”

1934年,王承登所在的三军团开始长征。他回忆:“红军是从于都县城出发的,那天晚上,天很黑,还下着小雨,我们在离城不远的地方架浮桥过河……”

也是这一年,王承登在遵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上了红军,加入了共产党,穷苦出身的王承登没有忘根。

王老说,红军长征时,每到一个地方宿营,都要和老乡讲好话,安慰老乡,告诉老乡红军只在这里住上一晚,不会损害老百姓。“老乡也知道我们红军好,都支持红军。”老人说。

回忆长征

雪山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脚印

当问及长征苦不苦时,王老说:“你们想一想苦不苦?好难受!背着枪,背一个包,每天走百把华里路(即100里路左右)。”

在回忆录里,王老记下了有关长征的片段。

“夹金山(即雪山),是海拔数千米高的大山,常年峰顶上都有雪。晚十二点开始上山,要在中午十二点以前赶到山顶,到下午风大,容易封山,所以必须提前过山才行,否则就无法过去。一上一下就有一百多华里路,差不多要用一天半时间,才能走完这座大山。”

在王承登的记忆里,留着自己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还留着许许多多牺牲战友的面孔。

“他们都被冻成了‘石头’……”王承登在一次采访中,这样形容翻越夹金山时的情形。那时,很多战友穿着单衣和草鞋。“有时一阵大风刮来,前面的人就被吹下了山崖,没了踪影,后面的人连拉一把的机会都没有。”

雪山上的夜晚,气温极低。宿营时,大家就靠着唱歌、讲故事支撑精神。有些战士实在支撑不住睡着了,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过来……行走在茫茫雪山,迎面是裹着雪粒子的寒风,脚下是一踩就把脚硌得生疼的冰渣子。很多战士脚板开裂,全是一道道的血口子。王承登干脆把草鞋一脱,赤着脚走在雪地上。双脚被冻得通红,麻木地向前移动。而在那皑皑白雪上,也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脚印……

过草地时,“有三百多华里没有人烟,每人要准备二十几斤粮食;没有粮食,只好吃野菜度日。天黑了,部队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宿营。遇到天气不好,下大雨,就淋着雨水过夜。过草地,每天要走五六十华里,没有道路,逢山过山,逢水过水;没有方向,就对着指北针往北走,走了7天才走完。红军就是这样,用血和汗踏出来一条光明大道。”

“战争在我身上留下了多处永久的印记,同样难以磨灭的,是那些艰难岁月里的坚贞、忠诚和信仰。”王承登说,哪怕风云变幻、岁月漫长,信念从无更改。

泪别!他走了

图自中国军网

他走过长长的路

红军精神已经深深地扎根在心里

如今他虽告别人间

但将永远激励后人继续奋斗!

送别老兵!

致敬!

泪别!他走了

来源:综合客家新闻网、中国军网、江西日报编辑:周震琴

审定:邓芳 核发:杨鸣

泪别!他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泪别!他走了

相关推荐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