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欲离职,学校索赔51万元!校方:我们把博士当宝贝

贾女士在校任职期间,其中有三年的时间去进修了博士学位,学校为贾女士报销了学费以及住宿交通等费用,并在贾女士取得博士学位后,与她签订了至少为学校服务5年的协议书。

女博士欲离职,学校索赔51万元!校方:我们把博士当宝贝女博士欲离职,学校索赔51万元!校方:我们把博士当宝贝

在职期间读博

获得学位后签订服务5年协议

贾女士的丈夫王先生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贾女士提出辞职申请至今,学校一直没有批准,所以她目前仍在校任职,“给本科生指导毕业论文”,学校也一直正常给贾女士发放工资。

不过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王先生说,无论如何,贾女士离职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2008年8月,贾女士硕士毕业,开始到忻州师范学院工作。2015年8月,贾女士申请到西北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并于2018年6月取得了博士学位。这期间贾女士与忻州师范学院一直存在人事劳动关系。

王先生说,在贾女士读博的这三年期间,有两年的时间一直往返于两个学校之间,“虽然没有教课,但是仍会为忻州师范学院做一些科研方面的工作。”另有一年贾女士脱产学习。

2018年9月,忻州师范学院与取得博士学位的贾女士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内容主要包括,一是学校给贾女士报销了读博期间的学费、住宿费以及往返车费,共计34612元,并给贾女士发放了脱产学期期间的工资45892元,以及生活补贴5万元,此外还给贾女士提供了科研启动经费15万元。二是要求贾女士在校工作至少5年(从2018年7月1日至2023年6月30日)才可提出调动要求,否则要根据未服务满的年限,以每年5万元的标准补偿学校。

辞职不被批准

申请劳动仲裁并提出45万元赔偿

在工作期间,王先生说贾女士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在不告知贾女士的情况下,学校取消了贾女士的课题。比如2019年学校下发了新的文件,在职教职工读博返校后学校将给安家费,“有几十万元。”王先生说,不过文件是从2019年开始执行,而贾女士取得博士学位的时间是2018年,因此贾女士并不享受这项福利政策。

“这个程序不公平,不透明。既然涉及到博士群体,应该经过博士群体的同意。”王先生说,贾女士曾向学校反映,争取这部分安家费,不过遭到了学校的拒绝。

对这一工作环境不满意,贾女士提出了辞职。“当时院长明确答复,不允许。”王先生说,贾女士还是递交了辞职信,不过此后一直没有收到学校的书面回复。

辞职没有成功,2019年10月23日,贾女士向忻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要求学校支付共计45万元的经济精神损失、生活补贴以及安家费用,并解除劳动人事关系。

忻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在2020年3月25日做出的裁决书显示,裁令自裁决生效之日30日内,学校与贾女士终止劳动合同,并为贾女士办理劳动人事关系转移手续。同时驳回了贾女士的其他仲裁请求。

提前解除合同

需补偿学校51万

忻州师范学院不服上述裁决。王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民事起诉状显示,4月5日,学校向忻州区人民法院起诉,表示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书,贾女士取得博士学位回学校工作,为学校服务满5年(自2018年7月1人至2023年6月30日),方可提出调动要求。如果要提前调离,根据未满的服务年限,以每年5万元的标准向学校缴纳补偿费,并表示因学校为培养贾女士进行了大量的投入。

如果贾女士提前提出解除合同的要求,应该承担至少51.0504万元的补偿费用。因此学校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贾女士存续劳动人事关系,学校不为贾女士办理劳动人事关系转移手续。

此外仲裁书显示,学校表示关于博士安家费一事,相关文件的制定时间为2019年4月30日,并规定“自发布之日起实施”。而贾女士是在2018年取得的博士学位,因此不在实施对象范围内。

学校:索赔金额合法合规

贾女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她愿意承担一部分补偿费用,不过不是学校说的51万。

王先生说,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但是违约金的数额不能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所以他们只愿意退还学校当时报销的八万多元,“况且我爱人已经在学校里工作了一年多了,到现在快两年了,按理说应该再减除这一部分的费用。”

记者拨打忻州师范学院的多部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不过学校一位曹姓工作人员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学校提出的索赔金额要求合法合规,是按照学校发布的《教职工离职管理暂行办法》等条例提出的赔偿。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对博士非常珍视,不过如果贾女士坚持要通过劳动仲裁离职,就应该遵循学校的劳动管理办法,若对此有异议可以继续走法律程序。

律师:用人单位只能要求劳动者赔偿培训费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表示,根据《劳动合同法》,只要劳动者提前30天以书面形式向用人单位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即可。如果劳动者给用人单位造成了损失,用人单位可以举证,然后要求劳动者赔偿。

范辰表示,贾女士与学校签订的协议书中,“根据未满的服务年限,以每年5万元的标准向甲方缴纳补偿款”属于“霸王条款”,学校提出的51万元补偿费,是不合法的。

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亮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的协议,部分受法律保护,但是违反法律强制规定的部分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学校可以规定贾女士的服务年限,但是不能要求服务不满就赔偿,只能要求她赔偿培训费。”

王新亮说,用人单位“不能限制人身自由”。如果用人单位想减少劳动者在培训后离职所带来的损失,可以在协议中提高培训费的金额,“因为现在用人单位可以要求劳动者赔偿的,只有培训费。”

王先生说,最近学校一直在跟他们沟通,希望贾女士能留下来。不过贾女士去意已决,现在她只希望能与学校解除人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对学校进行赔付。

据悉,5月20日下午,忻州市忻州区人民法院将审理此案。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陈晨)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女博士欲离职,学校索赔51万元!校方:我们把博士当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