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同情,是一个人最大的温柔和善良。

文 | 伽蓝 编辑 | 沈小山

又一则剧情反转的消息:

6月17日深夜,货车司机刘师傅发现的「半个多月徒步近千里,从安徽走到浙江」的老汉,在网络上牵动广大网友情绪数天后,被证实是坐火车到浙江的。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相比于提醒大家面对新闻事件时,要保持辨别度和敏感性之外,这件事儿还有另一个同样值得讨论的地方,那就是在事件反转之前,牵动广大网友情绪、博得大家同情核心点:这位六旬老人,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人手必备的「健康码」。

俗话说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这里却成了「健康码难倒老大爷」。

人们关心的点,在于科技越发便捷的当下,实际上存在着制造困难的尴尬。而且类似这样的事情尽管荒谬,却不是个案。

类似还有前段时间,在豆瓣刷屏的名为《被公共汽车抛下的人》的日志:因支付宝和微信账户出现问题,一对外来务工的爷俩被公交车拒载——即便有好心人也不能代替付款,因为疫情期间,所有人都要用支付宝来实名制乘车。就像日志作者感叹的那样:

这让人有种被高科技给侮辱了的感觉。

没有电子支付享受不了折扣,不会操作APP点不到饭,只靠挥手打不到车,以及没有智能手机就没有健康码,也就坐不了公交……互联网给人们带来便利生活的同时,却让一些老人感到有些困惑和无奈,他们不会扫码支付、不会用手机约车……对他们而言,「科技改变生活」很可能是个陷阱,他们遇到的障碍,很可能比享受到的便利要多得多。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图源:Pixabay

我们当然不是质疑健康码,更不是要反科技。而是要在这群零余人被社会进步给拒绝的时候提出疑问:依凭于智能手机的「健康码」,作为相对有效的防疫措施,在最初的设计理念里,是否把这群并不具备操作器材或技能的老年人,考虑在内?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更决绝的提问方式:

当追求高效、便捷的高科技越发不近人情,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组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到2019年,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高达2.54亿;而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微信用户,合计只有6100万——反差极大的数字背后,遮盖的是他们被越发便捷的社会,给抛在脑后的沉默和无助。

他们就像文章开头的「无码老人」,尽管没能赶上时代高速前进的列车,却依旧要执拗地奔波在当下,最终沦落成先进和落后里的「夹缝者、零余人、弱势群体」。

也就是说,这并不只是一部智能手机,或是一个健康码的问题。它暴露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否在狂飙突进的时候,以更具人文关怀的视野,考量过那些因年龄、身体、经济或文化限制,而没办法跟上时代步伐的人?或者我们可以把问题变得更具象化一些:

社会狂飙突进,是否考量过以「无码老人」为代表的弱势群体?

时代高速前行,是否剥夺了这个弱势群体本应该具备的话语权?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著名日本导演今村昌平的代表作《楢山节考》:「步行老人」这群人,像极了电影里那个被送上山去等死,为下一代节约生存资源的老母亲——时代进步在便利世人的同时,也进一步剥夺了他们发声的权利,让他们的渺小和微弱,显现出心甘情愿被抛弃、被虐待的姿势。

面对这种以牺牲弱势群体为代价的进步方式,今村昌平是愤怒的。他用电影的方式,摹刻出被遗弃的老母亲身上,生存欲望的连绵不绝。而且因为这种愤怒,他放弃了人道主义关怀的视角,把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堕落、人性与兽性搅在一起,以此控诉社会需求进步时的冷酷、无情和残忍。

这是今村昌平用艺术的手法,来表达自己反感、控诉和同情的方式。

我们中的大多数,并非艺术家。我们更接近货车司机刘师傅,和借助网络传递祝福的网友——尽管我们不像今村昌平那样,用更艺术的手法和眼光去处理情绪。但那些纷至沓来的同情感,却以最朴素的方式,倾诉着「人间自有真情在」的人本关怀。

这是普通民众,面对庞大而冷漠的社会机器时,所能迸发出的最简单,却又是最有力量的抗议。

这就像那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倒在路边;有祭司和利未人路过并看到了,却对之不闻不问;反倒是历来与犹太人不合,甚至通常被视为贬义的撒玛利亚人,不顾隔阂,动了慈心照顾他;并在自己确实需要离开的时候,出钱把那个犹太人送到了旅店。

耶稣讲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告诉众人:鉴别人品行高低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内心。也就是说,在耶稣眼里:

论善要看心,论恶要看行。

同情,既是一个人能展示给世界的最复杂的温柔,也是狂飙突进的时代下,我们拥有的最有力的对抗方式:

说它复杂,是因为这种对陌生人饱含善良的态度里,也裹挟着我们骨子里担心会变成被同情的人的恐慌和戒惧;

说它有对抗性,是因为它不仅反抗时代进步时的无情和残酷,更因为它排斥着我们滑向被同情人的可能和努力。

毕竟,衰老和生死一样,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最公平的。

我们不会永远年轻,不会永远有着这么强的接收高新科技的能力,甚至我们自己家里就有着玩不转智能手机的老人。社会时代的进步,跟高新科技的创新,都会让不断衰老的我们,变得有相对文盲的那一天。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到了那天,我们就开始与他们一样:反应能力变差、认知和学习能力下降,各种兴趣和爱好都明显滑坡,而高新科技的发展却仍不停歇,玩不转的我们身边,全是熟门熟路地快速操作的小年轻,这个时候我们会是什么心情?

这种恐慌和排斥,决定了我们看到诸如「无码老人」时,会情不自禁地生出的辛酸和同情——而这种同情心,也势必能形成反制力量:让我们在预测并发展高新技术时,能更好地考量那些落后于时代和技术的人,以更加精简、干练且更易上手的操作方式,为他们解决遇到的实际难题。

来源|南都周刊

END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同情,是一个人最大的温柔和善良。
文 | 伽蓝 编辑 | 沈小山

又一则剧情反转的消息:

6月17日深夜,货车司机刘师傅发现的「半个多月徒步近千里,从安徽走到浙江」的老汉,在网络上牵动广大网友情绪数天后,被证实是坐火车到浙江的。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相比于提醒大家面对新闻事件时,要保持辨别度和敏感性之外,这件事儿还有另一个同样值得讨论的地方,那就是在事件反转之前,牵动广大网友情绪、博得大家同情核心点:这位六旬老人,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人手必备的「健康码」。

俗话说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这里却成了「健康码难倒老大爷」。

人们关心的点,在于科技越发便捷的当下,实际上存在着制造困难的尴尬。而且类似这样的事情尽管荒谬,却不是个案。

类似还有前段时间,在豆瓣刷屏的名为《被公共汽车抛下的人》的日志:因支付宝和微信账户出现问题,一对外来务工的爷俩被公交车拒载——即便有好心人也不能代替付款,因为疫情期间,所有人都要用支付宝来实名制乘车。就像日志作者感叹的那样:

这让人有种被高科技给侮辱了的感觉。

没有电子支付享受不了折扣,不会操作APP点不到饭,只靠挥手打不到车,以及没有智能手机就没有健康码,也就坐不了公交……互联网给人们带来便利生活的同时,却让一些老人感到有些困惑和无奈,他们不会扫码支付、不会用手机约车……对他们而言,「科技改变生活」很可能是个陷阱,他们遇到的障碍,很可能比享受到的便利要多得多。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图源:Pixabay

我们当然不是质疑健康码,更不是要反科技。而是要在这群零余人被社会进步给拒绝的时候提出疑问:依凭于智能手机的「健康码」,作为相对有效的防疫措施,在最初的设计理念里,是否把这群并不具备操作器材或技能的老年人,考虑在内?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更决绝的提问方式:

当追求高效、便捷的高科技越发不近人情,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组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到2019年,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高达2.54亿;而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微信用户,合计只有6100万——反差极大的数字背后,遮盖的是他们被越发便捷的社会,给抛在脑后的沉默和无助。

他们就像文章开头的「无码老人」,尽管没能赶上时代高速前进的列车,却依旧要执拗地奔波在当下,最终沦落成先进和落后里的「夹缝者、零余人、弱势群体」。

也就是说,这并不只是一部智能手机,或是一个健康码的问题。它暴露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否在狂飙突进的时候,以更具人文关怀的视野,考量过那些因年龄、身体、经济或文化限制,而没办法跟上时代步伐的人?或者我们可以把问题变得更具象化一些:

社会狂飙突进,是否考量过以「无码老人」为代表的弱势群体?

时代高速前行,是否剥夺了这个弱势群体本应该具备的话语权?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著名日本导演今村昌平的代表作《楢山节考》:「步行老人」这群人,像极了电影里那个被送上山去等死,为下一代节约生存资源的老母亲——时代进步在便利世人的同时,也进一步剥夺了他们发声的权利,让他们的渺小和微弱,显现出心甘情愿被抛弃、被虐待的姿势。

面对这种以牺牲弱势群体为代价的进步方式,今村昌平是愤怒的。他用电影的方式,摹刻出被遗弃的老母亲身上,生存欲望的连绵不绝。而且因为这种愤怒,他放弃了人道主义关怀的视角,把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堕落、人性与兽性搅在一起,以此控诉社会需求进步时的冷酷、无情和残忍。

这是今村昌平用艺术的手法,来表达自己反感、控诉和同情的方式。

我们中的大多数,并非艺术家。我们更接近货车司机刘师傅,和借助网络传递祝福的网友——尽管我们不像今村昌平那样,用更艺术的手法和眼光去处理情绪。但那些纷至沓来的同情感,却以最朴素的方式,倾诉着「人间自有真情在」的人本关怀。

这是普通民众,面对庞大而冷漠的社会机器时,所能迸发出的最简单,却又是最有力量的抗议。

这就像那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倒在路边;有祭司和利未人路过并看到了,却对之不闻不问;反倒是历来与犹太人不合,甚至通常被视为贬义的撒玛利亚人,不顾隔阂,动了慈心照顾他;并在自己确实需要离开的时候,出钱把那个犹太人送到了旅店。

耶稣讲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告诉众人:鉴别人品行高低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内心。也就是说,在耶稣眼里:

论善要看心,论恶要看行。

同情,既是一个人能展示给世界的最复杂的温柔,也是狂飙突进的时代下,我们拥有的最有力的对抗方式:

说它复杂,是因为这种对陌生人饱含善良的态度里,也裹挟着我们骨子里担心会变成被同情的人的恐慌和戒惧;

说它有对抗性,是因为它不仅反抗时代进步时的无情和残酷,更因为它排斥着我们滑向被同情人的可能和努力。

毕竟,衰老和生死一样,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最公平的。

我们不会永远年轻,不会永远有着这么强的接收高新科技的能力,甚至我们自己家里就有着玩不转智能手机的老人。社会时代的进步,跟高新科技的创新,都会让不断衰老的我们,变得有相对文盲的那一天。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到了那天,我们就开始与他们一样:反应能力变差、认知和学习能力下降,各种兴趣和爱好都明显滑坡,而高新科技的发展却仍不停歇,玩不转的我们身边,全是熟门熟路地快速操作的小年轻,这个时候我们会是什么心情?

这种恐慌和排斥,决定了我们看到诸如「无码老人」时,会情不自禁地生出的辛酸和同情——而这种同情心,也势必能形成反制力量:让我们在预测并发展高新技术时,能更好地考量那些落后于时代和技术的人,以更加精简、干练且更易上手的操作方式,为他们解决遇到的实际难题。

来源|南都周刊
END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那些不会扫健康码而坐不了车的老人,也许就是将来的我们

相关推荐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