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网评:贫困县花7.1亿建中学,多少人借机中饱私囊?

4层喷泉“鲤鱼跳龙门”水景,削掉真山建假山瀑布群,北京天坛祈年殿造型的图书馆……这不是大都市的星级酒店,而是“摘帽”不久的陕西深度贫困县商洛市镇安县一所新建的“豪华中学”。有媒体调查发现,镇安县2019年地方财政收入不足2亿元(人民币,下同),而这所中学总投资高达7.1亿元。当地为何要如此大手笔修建这所中学?该县县长称,是为彻底解决城区学校大班额问题,项目的立项和筹资方式均符合政策规定,所有的手续都齐全。

侨报网评:贫困县花7.1亿建中学,多少人借机中饱私囊?

用无人机拍摄的镇安中学多级瀑布群与水池栈道凉亭景观。(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中国,“再穷不能穷教育”是大众共识。教育是百年大计,是国家发展的根本。于此而言,学校大班额问题当然应解决,当地愿意为此拿出真金白银,也值得肯定。但在一个刚刚摘帽的深度贫困县,把学校建设得如同豪华酒店,每一分钱是否都用在了刀刃上呢?解决大额班问题是否需要7亿多元的投资?极尽奢华地大搞削平真山建假山、瀑布群等形象工程,跟解决大额班问题又有多少关系?中国官方早就发文指出,在校园建设上要严禁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严禁超标准建设豪华学校。也就是说,加大教育投入与建设豪华校园,完全是两码事。

根据中国相关规定,县级机关县级副职办公室面积不得超过24平方米。而据媒体报道,这所中学虽仅是一所副县级单位,但是挂有“副书记”门牌的办公室目测面积超过30平方米。正因为如此,不少网民质疑,高达7亿多元的校园建设,到底有多少人在挟带“私货”?在校园建设上有没有暗箱操作?

侨报网评:贫困县花7.1亿建中学,多少人借机中饱私囊?

“鲤鱼跳龙门”水景、行政楼方形拱门与天坛祈年殿造型的图书馆。(图片来源:新华社)

更重要的是,超标投入,在校园内大搞景观工程、为个人修建“安乐窝”,不仅涉嫌违规使用财政资金,还会给地方留下严重的债务负担。据报道,镇安县筹建该校的代价是需连续12年每年向银行还款逾5000万元,如此寅吃卯粮式的办校逻辑,无疑是在透支地方的发展未来。

可见,镇安县7.1亿建豪华中学显然是把“再穷不能穷教育”这本经给念歪了。加大教育投入,从来都不是要建设酒店式高大上校园,而是将有限的资金与力量用在师资队伍建设、改善教学设备、人才培养上。人才是学校的灵魂与核心,是最该加大投入的地方。倘若借建设校园之名,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甚至借机中饱私囊,这其实是教育之悲。(李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侨报网评:贫困县花7.1亿建中学,多少人借机中饱私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