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访谈」袁弘:带小孩 很崩溃

「星访谈」袁弘:带小孩 很崩溃

偶像加上萌宠萌娃的模式已经圈一大波粉丝。本周六,明星夫妻育儿体验观察记《萌仔萌萌宅》将上线,13日下午在节目录制空挡,芒果TV组织全国主流媒体对袁弘、张歆艺夫妇进行专访,星哥也受邀参与其中。采访中袁弘、张歆艺与星哥分享了节目录制中的苦与乐。

星哥:什么原因打动两位一起参加这个节目呀?

张歆艺:因为我感觉其实现在在我们两个人都觉得,现在至少在我们国内吧,是还没有一个这样的全新的这种,这种内容的真人秀,因为我们所知有很多亲子之类的节目,是会有一些育儿老师或者有一些工作人员会帮着带孩子的,但是这个节目是全新的,真的是24小时全程全天是我跟袁弘两个人亲自带这些孩子,所以我们也想知道一下跟孩子在一起这样的这种亲密接触,到底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我们也比较好奇。

星哥:录到现在感受如何?都做了些什么?

袁弘:这个累真的是,因为带4个孩子,而且是4个我们完全不熟悉的孩子,之前导演组也把保密工作做的很好,没有让我们知道孩子太多的信息和他们的习惯特点,所以基本上我们第一期录一周,第一周的时候,加起来可能睡的时间还没有平时一天睡的时间长,每天就是因为孩子晚上会不停的闹,然后不停的起来,有各种原因,然后白天就是跑着干活。

张歆艺:还要做一天三顿饭。

袁弘:一天三顿饭,洗衣服,给他们洗澡,所以累是真的非常非常累。

「星访谈」袁弘:带小孩 很崩溃

星哥:录制节目中有什么难忘的趣事吗?带孩子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张歆艺:基本上我们俩白天都是跑着干活,然后连叫对方都不再像以前那样轻松,都要拖着累腔,然后像窜天鼠一样在满屋跑,然后这个孩子哭了那个孩子尿了,然后四个孩子年龄又不相同,性格又特别不同,而且都特别有个性,所以基本上到了晚上把他们弄睡着了之后,我们俩已经筋疲力尽了,但还要去手洗他们的内衣裤,那种感觉你们可以体会吗?

袁弘:这次节目组也希望我们有个家庭的氛围,小院子里面把自己的狗带上,但是实际上来说这是个特别大的负担,因为每天你带孩子的时间都不够,你每天陪伴他们的时间都不够,睡觉时间不够,但是每天还要花时间遛狗,

张歆艺:首先第一趴,那7天属于完全是崩溃期,基本上就是前3集,前2集是我们两个崩溃期,然后中间大概缓冲了5天之后,我们得到了彼此,他们每个小孩子父母的联系方式,然后进入了比较深刻的聊天之后,大概知道孩子们,每个孩子的问题和习惯,然后我们就会好一些,那到第二趴的时候就好多了。

星哥:还有哪些困难呢?带小孩有没有特别的感受?

袁弘:其实我们理解孩子对父母的需求,最大的就是陪伴,耐心,一开始我们确实有点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因为你想每天要光你每天做三顿饭,然后给孩子们收捡,他们真的会像炸弹一样的,把所有的东西都炸掉。

张歆艺:对,而且我们其实腰都断了,做完三顿饭之后,基本上每顿饭端上桌子之后,这个孩子说这个我不吃,那个我不吃,这个我是绝对不会吃的,我才不要吃呢,就是那个时候你。

袁弘:很崩溃。

张歆艺:很崩溃,所以我们前7天基本上都是在搞定这个孩子吃和睡觉的问题。

袁弘:所以其实前7天我们有点顾此失彼,估不上陪他们玩,因为我们都在干活,全部在撅着屁股干活。

袁弘:所以后来跟他们父母联系之后,他们父母都跟我们说同一句话,“饿一顿没问题”,然后我们现在就比较大胆。

星哥:张歆艺的声音很沙哑,是不是生病了?

袁弘:歆艺其实第一次录制期间,第5天就已经彻底声音说不出来了。

张歆艺:我是失声了,我失声了,所以你们看头三集还是头四集的时候,基本上听到是另外一个人在录节目,然后我那么喜欢小泡芙,耕宏带小泡芙来,我跟小泡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就怕我说出来的声音吓到小泡芙。

「星访谈」袁弘:带小孩 很崩溃

星哥:你们应该是以一次带小孩,现在优生优育,小孩子的吃也讲究,你们怎么解决?

张歆艺:我们两个人因为生活中其实都很爱吃,也很爱做东西吃,结果给孩子做东西呢,我们也想做的色香味俱全,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孩子吃东西特别简单,就是白水煮加点盐,对付他们其实特别简单,但是除了有几个孩子是很喜欢吃那种大鸡腿大鸡肉,但是我做鸡腿鸡肉是做的好吃的,隔三差五做一次,但是平时他们吃的很健康,面条放点肉末,西兰花、胡萝卜、白萝卜,然后小小清清肠放在水里边,白水一煮,吃的香着呢,大白米饭,没有菜,白米饭都能吃一碗。

袁弘:对他们来说简单就是好,我们之前花尽心思给他们做各种料理,结果这个孩子说我不吃萝卜,那个孩子说我不吃茄子,那个孩子说我不吃青菜。

张歆艺:现在好了,把所有青菜在锅里面煮,煮出来之后他们谁爱吃什么吃什么。

袁弘:然后我之前有给他们做像牛油果香蕉奶昔,我费尽心思做好了之后这个不吃牛油果,那个不吃香蕉,那个不喝牛奶,结果最后都不吃,后来发现简单一点,你就把牛油果放在那里他也吃,或者你简单一点牛油果打牛奶他也能够吃,你太费尽心思做的太精致太复杂他反而不喜欢。

星哥:哪个小孩最头疼?

张歆艺:四个孩子其实让我们最头疼的也是现在最新的一个小孩子,叫金宝,就是那个只有2岁多的小女孩儿,第一趴录的时候录了7天,是24小时哭,你们想象不到他哭有多可怕,我估计整个那个监控室的老师、导演都已经崩溃了,就是哭到所有人都想把他给扔出去,他也爱哭,哭的所有小朋友都觉得,都开始不开心。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两个人还是拿出了最大的耐心和包容心,以及观察能力,来解决这个小孩子这个爱哭的这个问题,当然也就是他把我们两个人身体给彻底累垮的,嗓子也是他累哑的,腰也是他抱断的。

星哥:最崩溃的事情是什么?

张歆艺:那次最让我崩溃的事情就是小孩子生病,小孩子只要一生病,我们录节目之前是最怕小孩子生病的,导演问到我们说怕什么,我说就怕小孩子生病。

袁弘:因为不是自己的孩子,这个责任太大了。如果自己的孩子你可能还好一点,他要不吃饭你就不吃就饿着他,不会惯着他,生一点小病也觉得没有太大什么,但是因为别的孩子,真的一生病我们压力特别大,我崩溃了一次,就是那个小石头晚上睡觉吐了,我3点多起来的时候看见他吐的一床,自己睡在自己的呕吐物里面,因为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晚上吃多了会吐,完全不知道这个事,其他三个孩子不好好吃饭只有他好好吃饭,我们就特别开心,结果他把自己撑吐,凌晨3点看到他吐,我真的崩溃了。

星哥:拥有了带娃的体验,两位有没有发现对方的闪光点,或者自己的那些父爱母爱被激发出来了。简单说,你们想不想要小孩?

袁弘:很多朋友想问对我们来说,就是做完这个节目,或者身边有朋友,有孩子,是不是有触动,就是问这个,其实我们一直理解就是孩子是老天给的礼物,他什么时候来或者怎么样,就是随缘就好不用太刻意,我们也没有说刻意不想要,也没有刻意,反正就是随缘了,做完这个节目是会加深我们对孩子的认知,但是也不,起码暂时没有想说,要马上马上要那种心态,目前还没有。

张歆艺:录这个节目,有点想把这几个孩子据为己有。

星哥:你们带小孩是时候,有没有意见分歧,分歧时怎么处理?

袁弘:意见发生分歧,当然会有分歧,但是大多数都是小的分歧,就是其实我们俩来说呢,我会是比较那种严厉一点的家长,就是我要希望他们比较,就是我会坚守一些原则,那歆艺她这个母爱被激发出来的,一泛滥的时候,可能就会失去一些原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星访谈」袁弘:带小孩 很崩溃

相关推荐